啃书网 > 玄幻小说 > 牧师大作战 > 第1章 还能更惨吗
    周小和只记得正被传送阵的白光包围,突然眼前一黑,下一刻就变成了自由落体!她尖叫着从半空中直直摔倒地面,整个人呈大字形拍下来,好巧不巧白嫩的脸蛋正砸在草地上。

    “我的脸蛋啊啊啊!”

    不等她起身,一声巨响,狂暴的气浪把她吹得在空中翻滚好几圈,最后背摔在一个小土坡上,直撞得七荤八素,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感觉脊椎骨都要断了!

    耳边爆炸的轰鸣声隆隆作响,狂风裹着火热的气浪一袭来,周围的风火元素正在兴奋地呼啸而过。这明显是——有人在打架!而且至少是高级!

    要了亲命了!我只是个小小的初级牧师啊,这种级别的战斗万一被波及,马上就会成为一招未发就被地图炮a死的酱油党……

    她咬着牙,手脚并用爬到小土坡的后面躲好。这一动,才觉得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尤其后背,疼得她嘶嘶倒吸凉气。

    “上帝啊圣母玛利亚太上老君玉皇大帝佛祖大爷保佑啊,千万别让前面打架的神仙注意到我这个小鬼……”周小和趴着动也不敢动,双手牢牢抱着头,像只受惊的鸵鸟恨不得把头也塞到土堆里。

    不知道是不是被她念叨的佛祖们显灵,前面的战斗忽然停顿了一下,就听一个低沉的声音说:“交出来!”

    “想都别想!”少年人的清澈嗓音回答。

    光听声音,周小和的脑海中就自动配上了一幕满脸络腮胡提着金环大刀的恶霸拦路抢劫柔弱富家少爷的戏码……

    “少爷啊他要什么您快给他吧,要不咱俩都要完蛋啊 欢迎阅读 欢迎阅读33200大丧失全文阅读</a>!失节事小生命为大啊!”她内心止不住地狂喊。

    可惜,那位少爷明显听不到她的心声,两人又乒乒乓乓地战到一起。

    可怜的小牧师只好继续当鸵鸟,甚至都不敢动用效果明显的回复法术,生怕被发现。

    她不知道已经坚持了多久,浑身痛得瑟瑟发抖,狂暴的元素强行从身体中穿过,让她感觉自己像个破筛子,法力和热量都从无数的筛眼里慢慢流走。

    这还是周小和第一次体验到被暴风尾巴扫到的感觉。她最是怕麻烦,以往的试炼中总是会尽量避开这类直接暴力对轰的场面,远离一切危险。按她的话说就是,我只是一个小牧师啊,只要跟在哀木踢后面刷刷血就好了啊!暴力强拆这么艰巨的任务就交给地皮艾斯们了!

    每当听到她的论调,师父老头子都会恨铁不成钢地猛敲她脑袋,边嚷嚷着惫懒!太惫懒!把你爸妈的脸都丢尽了。

    周小和对此嗤之以鼻。

    她那个牛拜得不得了的幽冥族大领主、圣级刺客老爸,教给她的第一堂理论课就是:“趋吉避凶,是一名合格牧师必备的优良品质。”

    可惜这次她终于栽了个大跟头。

    “老爸,师父,火星好可怕55555我要回地球5555555……”

    ……

    过了像有一个世纪那么长,前方终于不再有激烈的打斗声,元素也渐渐安静下来。周小和这才长长舒了口气,自己的小命应该是保住了。她又伏在地上半天,不是不想动,是趴着时间太长,从脖子到腰到腿都又酸又痛,动都动不了。

    于是,她就保持着一个滑稽的鸵鸟姿势,看到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双脚。

    “妈妈咪呀!断脚鬼呀!”这下反倒吓得她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

    一个低沉磁性的声音从头上传来。

    她抬起头,眼前似有一道红光划过:帅哥!超级帅哥!

    面前这人一袭火红色长袍,同样火红色的长发随意披散在肩头,散发着无比的嚣张与肆意。刀削斧凿般深刻的轮廓,还有紧抿的嘴角,令他看起来高傲又冷酷。他的一侧脸颊上隐隐浮现出黑色的火焰般的纹路,从脖子一直蔓延到眼角,不显狰狞,却有种诡异的美。周小和一时看呆了。

    而他也正低头看她,火红的长发随风飘向脑后,像一头视察领地的雄狮,而她就是一只闯进狮子领地的小白兔!

    狮子好看的眉微微蹙起,于是周小和注意到他的眼睛。那是什么样的眼神啊,比最黑暗的夜晚还要黑,冰冷、深邃、毫无感情。周小和突地抖了抖,慌忙高举双手:“狮子先生饶命!我不是有意闯进来的,我这就走人!”

    “回去!”狮子冷冰冰地命令。

    周小和如蒙大赦,连滚带爬地向旁边跑去。她错了,在狮子眼里她连小白兔都不是,分明只是一只蝼蚁,她能感到他一根手指头就能碾死她。还好,还好狮子还不屑于对一只蝼蚁出手。

    她不分方向只顾低头猛跑,直到胸腔里的空气都被耗光了,这才停下脚,听着自己如擂鼓的心跳声,不知是累得还是吓得。帅哥虽好,小命第一!

    狮子并未追来,她心有余悸地大口喘气。

    这里应该是一座森林,高大的树木郁郁葱葱。但是不远处的一片区域就像被一大群恐龙踩过一样,大树断裂歪倒,地上坑坑洼洼,显然是刚才的战斗造成的。

    周小和看了看,脸色又白了几分,她忽然想到什么,抬手在脖子里摸了半天拽出来一条银色的皮绳,绳子上系着一块白玉牌。

    她双手捧着寸长的白玉牌,急切地吟唱,试图激活这块玉符与师父联系。然而情况不妙,无论她怎么吟唱激发,玉符都毫无反应!

    原来,经过那场战斗的洗礼,这附近的元素被搅得紊乱不堪,整个空间都在激荡颤抖。这种环境下她根本没办法利用玉符中的符阵与地球联系!

    要不要更惨啊!她站起身,低头看着自己已经破破烂烂的衣服:“妈蛋我的今秋新款小香啊!”

    周小和藏到一棵两人合抱那么粗的大树后,从空间戒指里往外掏衣服——饼干、巧克力、望远镜、哆啦a梦创可贴甚至还有一包卫生巾……她自个看着这堆东西默默汗了个,干脆直接把戒指里的东西一股脑倒了出来,终于在一堆乱七八糟里翻出了快揉成梅干菜的运动服。

    周小和手忙脚乱地把身上破烂的布条往下脱。就在她给自己扒得只剩小内内时,突然脚踝一凉!她低头一看,一只惨白的手正抓在她脚踝上!

    啊啊啊啊啊——她本能地惊声尖叫,手忙脚乱踢掉那只手,又手忙脚乱给自己罩上防护罩,什么恢复术治愈术驱散术一股脑往身上招呼,刚回复了点的法力立马又见底,透支的眩晕感一阵阵袭来,她几乎站不住了。

    退了几步,最初的慌乱过去,她见那只手半天没动终于恢复了几分理智。胡乱把衣服套上,周小和这才咬咬牙,顺着手臂的方向,扒开半人高的草丛看过去。( 牧师大作战 http://www.kenshuxs.com/10_10571/ 移动版阅读m.kensh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