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书网 > 都市小说 > 天龙之挽救失足的慕容少年 > 无家何为国
    “娘,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去w-w-w.7-k-ankan.c-o-m。我也知道我责任重大。”慕容复开口了。王语嫣精神一凛,仔细侧耳听着。

    “只是,我们家在庙堂之上无人居以高位,军队之中无人握以重权;论富裕比不过商贾之家,论名望只是在武林之内。母亲对于具体怎么行事,可有什么计划?”

    慕容夫人也静默了一会儿,语气里少了一份底气:“你说,又待如何?”

    “倾国之计,只能徐徐图之。我必须先正告母亲,有可能这要需要几辈人,甚至更久的时间。我相信,换成父亲也是这么说,否则他就不会给我这样的期许。”慕容复冷静道来,“譬如,如果我慕容家开宗立派,广招弟子,能否成为武林之主,号令天下?”

    慕容夫人马上明白过来:“所以你教他们,是在考量成立门派是否可行?”

    “不错。”

    慕容夫人急忙问:“如何?”

    不知不觉中,慕容复此刻已经掌控了谈话中的主导地位,很是从容:“以我之见,我们慕容家的武功并不适合广招弟子,而是适合因材施教。”

    根据对这帮孩子的教学情况,慕容复认为,能够根据习武者体质的特点来选择修习的武功,进行精英式的培养,这是慕容家最大的优势,但也蕴含着无法大规模扩张门派的弊端。而从古至今,武林当中数一数二、振臂高呼有无数英雄响应的门派,便是像丐帮、少林以及武当一样,武功精妙、历史悠久纵然重要,但是他们庞大的组织以及门人数量才是最关键的一点。

    所以,慕容复认为,开创门派,若是在武林当中发展会十分有前途,离“号令天下,莫敢不从”还是有点距离的。但如果有足够的耐心及毅力,也不失为可以选择的方案。

    慕容夫人不再一个劲儿地追问了,似是认可了慕容复的看法。她幽幽叹了一口气:“复儿,你长大了。我收回刚才说的那些话。过几天我要出趟远门,你在家里……总之,不能忘记你身上所负的重任。”

    “还装睡?”王语嫣感觉自己的鼻子被轻轻地捏了一下。她哼了一声,转到另一个方向。

    慕容复柔声道:“我娘已经走了。你还不起来,小心躺得头疼。”

    王语嫣一个骨碌翻身坐起来,气呼呼地鼓起脸:“你管我头疼干什么?反正你教我们几个武功,也只是为了拿我们做试验!你还是想复国当什么臭皇帝!”

    刚才慕容复侃侃而谈,虽然听得出他比原著中有头脑了很多,她的努力没有白费。但是听到慕容复以他们作为例子,来给慕容夫人讲解创立门派的利弊,她觉得心里特别憋闷。

    作为一个汉人,她无法理解少数民族皇族的心理;作为一个穿越者,她更不能理解对皇权的追逐争夺。以慕容家和王家的情况,虽算不上呼风唤雨,但锦衣玉食完全没问题,而且因为博采众长,武林中人都是怀着忌惮和尊敬。

    在她眼里看来,慕容家的复国梦想完全就是无稽之谈。这个世界上有大宋,有辽,有大理,有西夏,但是“燕”这个国家只是存在于故纸堆中,既无国土,更无子民。说是“皇家贵胄”,其实慕容家早被汉化了,非得去恢复几百年前的一个小国,有什么意义呢?

    “嫣儿。”慕容复笑着伸手来拍她的背,被她赌气避过了:“讨厌,别碰我!”

    可能是当小孩子太久了,被宠太久了,不知不觉没有之前那么谨慎,喜怒好恶都直接地表达了出来。

    王语嫣本来是想一点点影响慕容复,让他放弃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但无奈她一直是个小孩子,不能太留痕迹地和他讨论复国相关的话题。今天看来,这个空想还是深植在他的脑子里,失望之下,她一时间热血上涌,直接表达了对复国的不屑与反感。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冲突。慕容复会生气吗?他会觉得“道不同,不与为谋”,还是认为“你太小,什么都不懂”?

    ……他还是那个唐僧哥哥吗?

    王语嫣突然有点控制不住地泪意上涌,眼圈儿发酸。她紧紧咬住嘴唇,全身绷得紧紧的。

    “嫣儿,你听我说。”慕容复锲而不舍地伸手过来,再次被她躲过。两人无声地拆了几招,最终王语嫣毕竟还是火候差得太远,被他用单手轻巧地把双手握住,拉进怀里大力揉了几下头发。“先别忙着生气,听话。”

    慕容复检查了一下,确定没有把她抓疼之后,把下巴在她头顶上蹭了蹭,带着笑意开了口:“装睡偷听了一会儿,起来就给我安了两项罪名,就不怕冤死我?”

    王语嫣没有说话,还在小幅度地挣扎。慕容复自顾自地说下去:“第一项罪名,拿你们做试验。在教了你们一段时间之后,我的确以此推断了一下慕容家今后可能的发展,但这并不是我教你们武功的初衷。嫣儿,你因果倒置了。还记得是谁让我把你们几个拢到一块儿教的?我原来只想教她一个人来着。”

    “谁呀……”王语嫣抽抽鼻子,气焰弱了些许。

    “我也不记得是谁了,恩。”慕容复低声地笑了。即使背对着他,王语嫣也能感受到他的愉悦,不禁又哼了一声。

    “第二项罪名,想当臭皇帝。这就更冤了,我什么时候要当臭皇帝了?”

    “就是你要当,你们全家人都要你当!”一提这个,王语嫣就悲从中来,她与他的命运搏斗了这么久,还是这个结果,她能不炸毛嘛!

    “我爹娘是想恢复大燕国,作为他们唯一的儿子,我不能拂逆他们……”话音未落,王语嫣又激愤地挣扎起来,“说来说去还是要当……”

    她的反抗再次被慕容复轻松地镇压了:“让你听话,先别急。我不忍拂逆他们的心思,并不代表我会完全去执行他们的意思。别说臭皇帝,香皇帝我也不做,我还没有昏头到那个地步,你放心。”

    王语嫣忧心忡忡:“表哥,皇帝真的不好玩的。要是做明君,活得比谁都累;要是做暴君,死得比谁都惨。”

    慕容复乐了,把她扳过来正对着自己:“所以你为我好,舍不得我活得太累、死得太惨?”

    王语嫣理所当然地点头。

    “嫣儿,男儿有很多种实现抱负的方式,开创霸业是其中一种,你觉得不好玩,有很多人却趋之若鹜。”慕容复一点点替她理着凌乱的小辫子,“我并不认为自己适合当皇帝,我此生的目标是增强慕容家的实力,如果我的子孙后代有宏图之志,可以有比较好的基础,要是他们没有这方面的想法,也可以过上比较舒适的生活。”

    王语嫣若有所思地仰头看他:“你不骗我?真的是这么想的?”

    “你现在明白冤枉我了吧?来,亲哥哥一口,弥补一下?”

    “滚啦!”

    就这样,王语嫣(在天龙世界中的)一生里与慕容复的第一次冲突,被慕容复不费吹灰之力地消弥了。

    “最是无情帝王家……”王语嫣把手里的书拍在桌子上,揪起了一旁的慕容复的衣角。“表哥,真的,当皇帝没意思,当皇帝的都是坏人。”

    慕容复这几天已经习惯了她在耳边时刻唠叨当皇帝的坏处,头也不抬地问:“又看到什么让你生气的故事了?”

    “就是那个刘秀啊!还是个老百姓的时候,说什么‘仕宦当做执金吾,娶妻当娶阴丽华’,结果一造反呢,就把阴丽华抛到脑后好几年,再娶了个家里有背景的女人,当上皇帝之后,还把那个女的立为皇后。”

    “可是是阴丽华自己坚辞不受的,他后来也弥补了阴丽华,她还是做了皇后呀。”慕容复想了想,放下手中的书卷。

    “你这是男人的思维,纯粹的男人的思维!”王语嫣鄙视地瞟了他一眼,“那个郭皇后家里有权有势,为了夫君的皇位,阴丽华能要这个凤冠吗?十六年后刘秀才弥补她的!阴丽华这十六年岂不是苦死了?”

    “这么一说也是。”慕容复从善如流,“为了成大事忍辱负重,不得不依靠结姻,刘秀也够憋屈的。”

    “阴氏也算是当地的名门望族,嫁给当时的刘秀已经便宜他了,还要受这几十年的气。”王语嫣义愤填膺,最后下了结案陈词:“像这种平民出身,还想登上龙位的野心男子,做他的结发妻子,是绝对当不上开国皇后的,付出再多,也是为他人作嫁衣!”

    房门处传来物品坠地的一声,慕容复和王语嫣同时回头,只见慕容夫人脸色惨白地立在那里。

    “娘,不是说要出门一个月么,这就回来了,也不用信鸽告知孩儿一下。”慕容复起身便要去迎,王语嫣也站起来行了个礼,唤道:“姑妈!”

    慕容夫人竟像是充耳不闻一般,脸上除了疲倦也看不出任何情绪,只是一分一分地变得更加苍白,缓缓抬手捂住心口,紧接着“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来。( 天龙之挽救失足的慕容少年 http://www.kenshuxs.com/10_10575/ 移动版阅读m.kensh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