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书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我只想种田 > 正文 第2389章 女人好苦
    “能量总体虽不如姜帝他们,可灵魂力量这么强,也是走灵魂道的?至少隐藏了三四成实力啊,啧,女人就是虚伪啊。”

    秦鱼其实消耗不小,脸色都有些白了,但没有对付姜帝那么吃力,可见这两人是有差距的,她逼逼叨叨吐槽,浑然忘记把自己也骂进去了,“对了,这个咒印只能维持二十分钟,我得赶紧做下一步。”

    秦鱼把白风华安置好后,就悄然原样离开了这跟大天池,然后追踪到了姜帝。

    话说姜帝正在找秦鱼呢,他已然猜到那小胖妞十有八九奔着天池来了,可他寻了一圈,愣是没察觉到半点蛛丝马迹。

    这果然是一个相当可怕又让他杀意凛然的对手。

    话说,他现在下身还隐隐作痛。

    其实血肉伤害早已恢复完美,但心灵上首创,以及自尊心....

    别让他抓到那个死胖妞。

    片刻,姜帝忽然看到了什么似的,挑眉,“竟有如此扎实纯粹的剑气?”

    作为第一剑痴的姜帝猎奇心起,左右现在找不到秦鱼,就暂且按落剑头,落在一小宫殿上空,居高临下俯视问:“你是近些年四神庭中风传的那个剑道天才?”

    大帝开口,原本没察觉到对方存在,此时也觉察到了,下面池中练剑的女修转过身来,看到了姜帝后微惊讶,但面色不显,抬手执剑行礼。“见过姜帝陛下。”

    她留意到姜帝是双手抵着剑,将剑插在亭子瓦顶上的,说明他此前是提剑而来。

    能让剑道大帝提剑,就是为了动手...大昆仑里面混入了什么危险人物么?

    莫非邪选?

    姜帝见她没应自己的剑道天才之说,微挑眉,也不在意,只道:“你的剑道天赋不错,可愿入我门下?”

    “晚辈已有师门。”

    “剑道之上,没有一个师门比我姜元厉害。“

    这话相当霸气侧漏。

    他没提及自己名下的剑道宗门,因为他不是代宗门收徒,而是自己要收。

    就好像姜苦是他徒弟,这个身份的含金量高于他是剑宗门下弟子。

    不过他都这么说了,没看到这个年轻女修有多少动容欣喜,反而有些失神,眼底似波澜了些许黯然,很快回他道:“多谢陛下看重,但师门有约。”

    大概是第一次被拒绝,尤其是被一个尊级都还没到的女修。

    他皱眉,威压渐来。

    年轻女修也皱眉了,但一动不动,哪怕浑身骨骼脆响,血色从后背弥漫而出...

    美,这个女人极美,风韵气度天成。

    而尽心于剑道的女修,自比其他所有女修都要出色——这是所有男剑客的极端心态。

    姜帝看了她好一会,忽然道:“修行不到千年,半步尊级,灵魂变异,剑道本心大成,能顶我剑道威压,你很优秀,比我那徒弟也不差,希望来日你能有跟我一战的实力。”

    然后他撤了可怕的威压,御光而起,消失不见。

    威压一走,年轻女修浅浅一呼吸,盘腿坐了下来,抱剑进入顿悟状态,而她身体周遭竟很快凝起剑型云雾。

    “嗯?”

    虚空中,姜帝忽然停下飞行,转身看向远方的那个小天池,“顿悟突破了?”

    他目光微闪,暗想:“比我判断的还优秀,加上她是灵魂变异体,看起来似乎有灵魂剑道的趋势,倒是可以直接带回去先认了徒弟....”

    他专心剑道,虽有逆天灵魂天赋,却不爱走,但这不意味着他不知道这条路何等恐怖,他不走,可以让徒弟走啊。

    姜苦没有灵魂方面资质,但这个女的有。

    一个可靠的徒弟可比什么亲朋更重要一些,修行岁月太久,后者根本陪伴不了多久,只有能跟上自己大道的人才能走到最后。

    你看禅师那个善于伪装的女人不也为了抢秦鱼当徒弟不择手段。

    可见其中好处。

    一门两大帝三大帝...何等威势!

    姜帝是一个说干就干的人,直接欲回头拐一个绝美女徒弟,忽感觉后脑勺有点凉,不好!!

    姜帝银瞳一闪,洞察横扫整个环境,捕捉到那一缕云气的时候,正要拔剑。

    快,太快。

    姜帝只觉得眼前一黑,全身所有能量体全部冻结似的。

    然后脑门柔软...啪!

    晕了,他晕了。

    “这个人渣有灵魂天赋,灵魂比那个白风华还强了好多好多,我得多打几下。”

    然后就啪啪啪!!好几个巴掌打下,姜帝也就在眩晕中活生生挨了好几个咒印,整个脸上都是印记。

    云雾将散开的时候,秦鱼闪出,拖着姜帝的脚进入水下,很快,她把人带到了白风华所在的大天池。

    她却不知在她如此行事的时候,某个小天池中正在突破尊级的人在天道之力的感应下,灵魂变异威能与之契合,那一瞬间,仿佛感觉到了远处的“暴行”,那位年轻女修转头看了一眼。

    若有所思。

    啪嗒!把人放在白风华身边后,秦鱼蹲下来,伸手出来,麻溜把姜帝的衣服给扒了....只剩下一条裤子,白风华嘛,裙子也扒了。

    光了?

    没,她把两个人衣服给换了...是的,换了。

    一边哼哧哼哧脱衣服换衣服,她一边自言自语,对昏迷的白风华说:“阿姨你好,我不是那么卑鄙无耻下流的人,我就是自保,你看我都没给你们光身子,就是搞点气氛,别人怎么想就不怪我了,尤其是你相公,嗯,我就是想看你们以后怎么联手。”

    那个风帝信不信无所谓,反正横着这档子事儿,以她对姜帝以及那个虚伪算计的风帝性格判断,他们就不可能联手对付自己。

    十有八九还会结仇。

    她又对昏迷的姜帝说:“你个瘪三人渣,看着练剑的是个超漂亮的大姐姐就把我忘了,屁颠屁颠过去套近乎,威逼利诱,看人家不顺从你就放威压,后面还欲擒故纵故意厉害想逼人家自己送上门来,结果人家争气突破了,你心有不甘恼羞成怒想要回去霸王硬上弓,可巧你分心没注意让我得手了吧!”

    秦鱼怕被姜帝发现,就没刺探姜帝两人在里面谈话,但她远距离观望,分分钟脑补一出大戏,可义愤填膺了。

    欸,这年头女人好苦。

    她苦,那个大姐姐也苦。

    外在环境完成了,接下来搞内部环境。

    “提前醒来就不好了,得等我快离开了再醒来。”

    她这么打算着,一边把眩晕咒印弄成时间接替触发似的,再加上她算过距离,天池境内,她的印记威能都可以奏效。

    只要她在天池,这两个人就别想醒来!

    做了诸多算计跟准备,秦鱼看着眼前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的俩大帝深深叹息:“欸,为母则刚为母则刚...真是太辛苦我了。”

    不知道为什么,做完这些事,她感觉自己越来越厉害了,好像熟练了很多能力,但反而有一种奇怪的空虚感。

    “感觉....是缺一个夸我或者嘲讽我的人?也许缺两个。”

    她莫名感伤。

    如此优秀,空虚寂寞冷。

    ————————

    秦鱼悄然离开了大天池,前往能通前世今生的特殊天池,却发现那里已经有人了。( 快穿:我只想种田 http://www.kenshuxs.com/1_1991/ 移动版阅读m.kensh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