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书网 > 历史小说 > 少年大将军 >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蒙厥来拜营
    刀身上有血槽,刀背是棱型,与大甘军刀相差甚远,不过更善于骑兵作战。

    刀光扬起,映得李落的眉有些白。李落的眉扬了扬,这一刀很凌厉,或许是马上的骑士故意示威,这一刀是李落见过的最快的刀。

    刀光起,白芒中带着鲜红颜色,一颗大好的头颅冲天而起,滚落到李落身前几步外。这一切快的连眨眼都来不及,方才还在耀武扬威的蒙厥将士做梦也没想到这一刀会落在自己头上,不过就算他想到了,也一样躲不过。

    “不遵军令,擅自离营,当斩。”来人低沉冷叱一声,接道,“即刻回营,每人自领五十军棍。”

    战马轻嘶,快如闪电,但静的更快,突然间就定在当场,一静一动没有半点勉强,显得异乎寻常的从容。

    李落眼神微微一收,这等操控战马的骑术已趋化境,牧天狼中也许只有呼察靖才能做到。

    男子翻身下马,马刀入鞘,没有理会灰头土脸返回军营的蒙厥将士,走到李落身前站定,和声说道:“蒙厥斛律封寒,定天王,幸会。”

    李落没有说话,打量了斛律封寒一眼,又垂首看了看身首异处的蒙厥将士,随即将目光投到斛律封寒的刀上。

    “大甘与我草海诸部一战在即,定天王不会等不及吧。”

    “我等你。”李落淡淡回了一句,转身便走。

    斛律封寒看着李落远去的背影,手指微微一动,不过并没有异动,洒然一笑,转身返回大营。

    这里离大甘军营不远,只是每一步李落都走的很吃力,肩头朱智的尸体似乎重于崇山,压的李落透不上气来。

    营中奔出数将,关悦和太叔古都在其中,两名偏将上前要接过朱智的尸身,李落轻轻说道:“不用了,我再和他走一程。”

    诸将神色一黯,没有多说,静静的跟在李落身后。刚到营门前,一名年长的士卒嘶声吼道:“起兵棺!”

    “起兵棺!”一声起,众声应。眨眼间一座兵棺就出现在李落眼前,李落愣了愣神,轻轻将朱智放在兵棺上。

    “送牧天狼朱智回营!”

    “迎牧天狼朱智回营!”几乎就在前一声刚起的同时,第二声就接踵而至,连绵不绝,悠扬的传了出去。

    李落轻轻咳嗽起来,谢兵之礼再好,可这绝非是李落想看到的,也许李落唯一想看见的就是有朝一日只有自己被众将士这样抬回军营,定天台封将,一句我带你们回来到底负了多少人。

    人群中姑苏小娘静静的看着李落,没有上前,往后藏了藏身,随即悄悄的退到了不知哪里去了。

    数天之内连起两次谢兵之礼,这在大甘沙场上也不多见。军营里弥漫着一股悲伤愤懑的气息,有同是大甘袍泽战死沙场的伤心,也有堂堂大甘殿下为求手足性命跪地的愤慨,仇既已深,唯有用血来偿还。

    回营之后,关悦厉兵秣马,整点各部将士,军心可用,眼下就等涧北城的将令了。

    中军大帐。

    关悦调兵遣将,布置各营的排兵布阵。如今大甘与草海三部的军队只有十余里之遥,箭在弦上,一触即发。众将士俱是弓在手,马上鞍,没有丝毫松懈。

    李落话语不多,偶有指点,每每都能直指要害。关悦心悦诚服,神态上更见恭敬,只在此刻,大帐上下的将领皆是同仇敌忾,不分你我。

    突然,有军中将士帐外急报:“报,王爷,将军,蒙厥来人拜营。”

    关悦怒拍桌案,喝道:“好大的胆子,好一个目中无人。”说罢望向李落,等候李落发令。

    李落点了点头,示意关悦自行决断。

    “带他们进来。”关悦压下心头怒意,冷冷喝道。

    帐外传声:“带蒙厥来使入帐。”

    半柱香的工夫,帐外走进来一群人,其中只有三个是蒙厥将士,一个是刚刚才和李落见过一面的斛律封寒,还有两人一身黑衣,是李落在秀同城见过的蒙厥鹰爪侍卫。在这三人之后,是四个步履蹒跚,浑身血迹斑斑的大甘中人。

    帐中诸将错愕不解,不知道蒙厥将士带这四人拜营有什么居心。

    “蒙厥斛律封寒,前来拜营。”斛律封寒不卑不亢,抱拳一礼,朗声说道。

    关悦冷哼一声,语含杀气,漠然说道:“所为何事?”

    “奉蒙厥拨汗之命,特来应诺。”

    “稀罕,我大甘与你蒙厥仇深似海,蒙厥拨汗应的什么诺。”关悦冷笑道。

    斛律封寒淡淡一笑,环目一扫,望着神色冷幽莫测的李落,清朗回道:“应我蒙厥将士与大甘定天王一诺。”

    关悦脸色一寒,前脚辱大甘殿下,后脚便来拜营,蒙厥欺人太甚。帐中诸将脸色都不甚好看,不少人已握住兵刃,如果李落和关悦示意,就要将蒙厥来人乱刀分尸。

    斛律封寒面不改色,平声接道:“我营中将士违令出营,自有军中律法惩处,不过漠北草海没有食言而肥之辈,既然我营中将士曾答应了定天王,不论生死,蒙厥就一定会办到。这四位就是王爷身陷秀同城的属下,我送他们回来。蒙厥行事,公私分明,这点气度还是有的。王爷曾对我蒙厥拨汗大人有救命之恩,这也算是回报王爷恩义,异日再战,你我沙场上一决高下。”

    两名黑衣侍卫左右一分,让出身后四人,帐中诸将不认得,李落却认得,鸱吻钱义,穷奇侯西来,勾陈金屈卮,诸怀应峰,除了已经身死的腾蛇朱智,只是不见了蛊雕尚黎。

    李落缓缓起身,看着钱义四人,和颜一笑道:“回来就好。”

    “大将军。”钱义愧疚唤了一声,牵动身上的伤口,疼的冷汗直冒。

    四个人浑身上下处处染血,斛律封寒似乎也没有存心遮掩,钱义几人这些日子囚禁在蒙厥大营受尽折磨,比起朱智身上的伤痕稍稍好一些,不过也好不到哪里去。

    “尚黎何在?”

    “大将军,尚将军已经不在了。”( 少年大将军 http://www.kenshuxs.com/3_3266/ 移动版阅读m.kensh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