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书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剑刃舞者 > 正文 第一千八百九十五章,挖坟
    到底是林铮先喜欢上凡妮莎,还是凡妮莎先喜欢上林铮,在听完林铮讲述的经过之后,所有人都茫然了,这个问题,就算是世界上最为睿智的人,也难以说清楚其中的因果。 但众人笃信,这段感情,不论放在谁身上,都足以成为一段传奇!不过,这放在林铮身上,就生出来很多的后遗症,所以,当林铮再次出现在凡妮莎面前的时候,脸上多少就留下了一些后遗症造成的痕迹。

    看着模样滑稽的林铮,凡妮莎不由得捂嘴一笑,这才上前摩挲其林铮的脸,似乎这样可以缓解一下林铮脸上的疼痛。

    “五十年了,我一直都在等我的一平哥哥,却没想到,我的一平哥哥,竟然是来自五十年后的世界!”凡妮莎摸着林铮的脸喃喃说道。

    “莉莉!”林铮抓住脸上的脸上的手,“我是不是自私了一点儿?”

    “唔——”凡妮莎一阵摇头,露出笑容道:“至少对此时的我来说,你做的一点儿都没错,如果你不去五十年前让我喜欢上你,我一定会恨你一辈子的!”

    “不去的话,就不会认识你了,哪来还恨我一辈子的可能?!”林铮哑然一笑,而后便抱紧了凡妮莎,不管如何,历史已经是决定了的事情,况且,就算历史再重演一遍。林铮觉得自己恐怕依然会选择这种结局,凡妮莎为他的付出,他不能当做没发生过!

    凡妮莎靠在林铮肩膀上,不知不觉的,眼泪便流了出来,“一平哥哥,我好想你!”

    话一出,林铮的鼻子便酸了起来,有多少人能一等就是五十年,荒废了最美好的年华,就为了等待一个不知道会不会回来的男人,在感情上,林铮亏欠凡妮莎太多太多了!

    好不容易按捺住落泪的冲动,林铮挤出笑容,拍着凡妮莎道:“五十年了,我都没你大,还叫一平哥哥,你就怕别人笑话吗?”

    凡妮莎破涕而笑,却抱得更紧,撒娇一般地说道:“你这是嫌弃我老了是吧?”

    “胡说八道,我家莉莉现在可是女人最漂亮最有魅力的时候!宝贝还来不急呢,谁有功夫嫌弃啊!”

    “那不就行了!”

    虽然林铮很想说这根本就不是一码事儿,但是么,本来就是想要让凡妮莎开心起来的,既然现在她的心情不错,那就是了。不过,林铮觉得另一件事肯定能让凡妮莎更加的高兴。

    “走吧!我有份礼物送给你!”

    “不会又是死人头吧?!”她可还记得呢,五十年前林铮离开的时候送了一份所谓的礼物,结果却是拉莫的一颗死人头。

    林铮闻言便是一笑,“这次不是了!走吧!”说完,林铮拉上凡妮莎便飞出了利维坦皇宫,半空中停顿了一下之后,便朝皇宫的西方飞了过去。

    没过多久,林铮便带着凡妮莎落到地面上,凡妮莎好奇地四下张望了一番,这就惊诧地说道:“利维坦陵园?!”

    “是啊!”林铮点头道,这利维坦陵园,说白了就是利维坦家专属的皇家陵园,埋葬在这里的,都是利维坦家历代的家族成员。

    凡妮莎闻言,猛地便转过身,顿时便看到了紧挨在一起的两块墓碑,这里就是她双亲的葬身之处,尽管已经过去很多年,可一旦来到这里,凡妮莎依然感到一阵心酸,“你是想要将爸爸妈妈复活吗?没用的一平哥哥,他们已经死了很久,早就已经轮回去了!”

    转过身,凡妮莎感伤的脸上挤出一抹笑意,“不过,一平哥哥有这种心意,莉莉还是非常感谢你!”

    林铮抹掉了凡妮莎眼角的泪珠,说道:“我是你男人,咱们之间用不着客气什么!而且,我也没想着将他们复活!”

    凡妮莎微微一愣,“那是?”

    “他们本来就没死啊!”林铮笑道,说完,林铮这就拿出来一颗菠萝炸弹,随手就是一丢,在凡妮莎一声惊呼中,炸弹落到了两座陵墓中间,只听“轰——”地一声巨响,两座陵墓这就被炸开了,露出了被埋葬在地下的两副华丽的棺木。作为利维坦的皇帝和皇后,他们的棺材质量当然不是一般的好,估计就算再过上个千百年,这两副棺木也不会有任何腐烂的迹象。

    “什么人?!竟然在这里破坏陵墓!?”一阵暴怒的大吼声猛然响起,而后便有几个老头子猛地冲了出来,他们是利维坦家的宿老,职责便是守护利维坦家的陵园,现在陵墓被炸,可是让他们气得不轻!

    “几位老祖宗,等下,是我!莉莉!”凡妮莎赶紧表明了身份,免得这些不明情况的老祖宗发难。

    “莉莉?!”为首的老头子猛地停了下来,定眼一看,还真是凡妮莎这妮子!顿时眉头便是一皱,“你这丫头跑到这边来做什么?祭祖的日子还没到呢!而且,你这都干了什么?!竟然把你父亲母亲的陵墓都给炸了!有你这么当女儿的吗?!”

    凡妮莎被老头子骂得有些讪讪,而后便硬着头皮说道:“我是带一平哥哥过来见下爸爸妈妈的,不过一平哥哥说了,爸爸妈妈还没有死,所以……”

    “一平?!”老头子们这就朝林铮望了过去,脸上露出了惊诧之色,“这就是你魂牵梦绕的那个一平?竟然是个人族的小子,而且看上去顶多也就是二十来岁,你确定你没有坑我们几个老头子?!”

    “当然是真的!”凡妮莎一脸认真地说道。

    “好吧!我们几个老头子姑且相信一下!”说着老头子便朝林铮望去,“那么小子,你说迪恩和爱伦没有死,这是怎么回事儿?!”

    闻言,林铮这就露出了笑容,“这个的话,打开他们的棺木之后自然就清楚了!”

    老头子一阵摇头:“惊扰死者,可是非常不敬的行为,尤其是迪恩夫妇,他们生前乃是我利维坦家族的族长夫妇,若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们几个老头子可不能让你们打开棺木!”

    林铮对老头子的话也没有什么意见,他们是看守陵园的守墓人,更是利维坦家的宿老,要是随随便便就让人打开族长的棺木,那才叫奇怪呢!不过,要说服他们的话,还是非常简单的!当下,林铮这就将神识扫了出去,在发现棺木中处于假死状态的老丈人夫妇之后,林铮嘿嘿一笑,直接便用神识对两人展开了攻击,两道神识刀朝他们两个斩下,立刻便将他们从假死状态中给打醒,并且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大叫。

    陵墓前,除了林铮之外,所有人都给这忽然响起的叫声给吓了一跳,而后目光便落到了墓碑后的两个棺木上。就在这时,棺木传来一阵急促的敲打声,这是当然的,这两个棺木被埋在地下不知道多久了,里面就剩下一些浊气,假死状态的话倒无所谓,现在活过来,谁都吃不消。

    凡妮莎很快便回过神来,赶紧叫道:“快!快把棺木打开!”

    不过没等众人动手,迪恩的棺木便“嘭——”地一声炸开了,却是棺木里面的迪恩忍耐不住,一拳轰烂了这棺材盖。

    “爸——!”凡妮莎激动得泪水盈眶,越过墓碑便朝迪恩冲了过去。才越过墓碑,又是“嘭——”地一声响起,却是爱伦一脚踹飞了棺材盖,而后大口喘着气冲棺材里面爬了出来。

    “憋死我了!”从棺材里面爬起来的爱伦舒坦地吐了口气,才睁开眼睛,凡妮莎便已经扑上前搂住了她,“妈——!”

    爱伦愣了愣,低头便看了下和自己足有八分像的凡妮莎,半饷了才回过神来,吃惊地大叫:“莉莉?!”

    “恩!恩!”凡妮莎又笑又哭地点着头,“是我!妈!我是你的莉莉!”

    “这到底怎么回事儿?!”一旁的迪恩有些头疼地皱着眉头说道,在他的记忆中,自己应该是受到了提特家的刺客暗算,最后毒发身亡才是,所以,对于自己被放在棺材里面,迪恩一点儿也不感觉奇怪,可是自己又活过来了,这就不对劲了!

    “老公!!”爱伦看着死而复生的迪恩,顿时便激动得泪流满面,迪恩见状,也顾不得纳闷了,上前便拥住了自己的妻子,在安抚了爱伦一阵之后,便将目光落到了守墓的宿老身上。

    “别盯着我们,这事儿我们也是莫名其妙,要想知道原因,我看你还是问下你这女婿比较清楚!”说着,老头子便指了指一旁的林铮。

    “女婿?!”迪恩夫妻俩同时发出惊奇的叫声,这就朝林铮望了过去。

    见两人往来,林铮这就笑道:“爸!妈!你们好!”

    “等等!你先等等!”迪恩捂着脑门叫了一阵,而爱伦已经盯着女儿说道:“莉莉,你不是一直等着那个一平么?就算等不下去要找个男人了,可是这个人族小子也太年轻了!”

    “您这是嫌女儿老了吗!?”

    爱伦立刻大叫:“瞎说!我女儿现在可是花一样的年纪!”但马上话锋一转,“不过这小子看着实在是太年轻了,妈倒是不反对你找个年轻的丈夫,就怕这小子不是个正经人!”

    “小子,你到底是什么来头?!”迪恩眼神很是危险地盯着林铮,如果这小子只是个欺骗凡妮莎准备吃软饭的骗子,他不介意立马就把这小子给宰了,哪怕因此招来女儿的怨恨!

    林铮其实挺高兴的,这才从棺材里面爬出来,两人最关心的却依然是凡妮莎的终身大事,就冲两人对凡妮莎的这份关爱,林铮就难以产生什么不满的情绪。

    “莉莉啊!”爱伦一脸担心地看了下林铮,“这小子不会是傻子吧?怎么一直在傻笑!”

    “一平哥哥怎么可能是傻子?!”凡妮莎撅着嘴说道,在母亲的面前,她似乎一下就回到了少女时代,整个人的心性都小了许多。

    “还哥哥呢!这不害臊的傻丫头,这小子才……你说什么?这就是那个一平?!”顿时间,爱伦和迪恩便瞪大了眼睛朝林铮望去,难道是看走眼了,这是个不老不死的老小子?!

    在陵园里面实在不是个说话的好地方,更何况,爱伦和迪恩在棺材里面呆了几十年,虽然没烂掉,但身上的味道肯定不怎么好。是以,一行人这就返回了利维坦皇宫,当守护皇宫的侍卫看到迪恩夫妇出现,一个个都震惊地瞪大了眼珠子,这些侍卫大多都是从迪恩那个时代就干到现在,对迪恩他们夫妇的模样,那是非常的熟悉,如今见到两个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人又跑出来,不吃惊那就奇怪了!

    一番换洗之后,一家人便在坐在一件小型的会客厅中交谈了起来,多是林铮在讲,而其他人在听,就算是凡妮莎,也很好奇,他的一平哥哥到底是怎么把爸爸妈妈给救活过来的!在林铮将其中的经过和缘由给讲清楚之后,凡妮莎这就感动地扑到了林铮怀里娇气,有这么一个处处为她着想的男人,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幸福!

    迪恩在听完之后,眉头终于是舒展开了,虽然对林铮没有事先告知他们有点儿怨言,不过,他到底是救了自己夫妻俩的命,可以说,他们这一家的性命,都是林铮救回来的,更何况,这就是莉莉等了五十年的男人,不论如何,他们都么有理由反对!

    “小子!”迪恩一出声,林铮两人的目光便落到了他身上,看着两人默契的模样,迪恩嘴角微微地弯了起来,“你对我们利维坦家有大恩,不过,你要明白,我们不是因为这点,才将莉莉交托给你的,你虽然有恩于我利维坦家,但以后你要是敢欺负了莉莉,可别怪我们夫妻俩翻脸了!”

    这个……也不知道多娶几个老婆算不算,总而言之,这时候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您二老放心,我绝对不会让莉莉伤心的!”

    听到林铮的话,迪恩夫妇这就满意地点了点头,他们觉得这小子的话还是比较靠谱的,这时爱伦忽然想到了什么,惊呼一声:“对了,柯迪!柯迪呢?!”

    这一说到凡妮莎那个坑姐的弟弟,林铮便有点儿头大,这坑姐坑出新高度的小舅子,似乎还把里尔那货当成自己的姐夫,也不知道这忽然换了个姐夫他会是个什么反应。这说曹操曹操就到,爱伦的话音才落下,穿着一身华丽服饰的柯迪便跑了进来,口中嚷嚷着:“姐姐!姐姐!我听说爸爸妈妈回来了,你可得小心了,他们一定是骗子!”

    说着,柯迪的目光便落到了父母身上,还难得地露出一丝鄙夷之色,“你们这两个骗子,有我在,你们休想骗了我姐姐!”

    迪恩闻言,气得鼻子都歪了,这小王八蛋,竟然敢说他老子是个骗子!?爱伦也是一阵哭笑不得,这被儿子当成骗子的经历,实在是难得!但凡妮莎的脸色却不是很好看,叹了口气之后,便对柯迪说道:“柯迪,刚才厨房那边说,今天有金莓布丁呢!”

    “真的吗?!”柯迪双眼立刻便是一亮,拔腿便朝门口溜了过去,在跑出去之后,又停下来钻回脑袋:“姐姐,你可得小心这些骗子!”

    “知道了!”凡妮莎没好气地说道,但在柯迪离开之后,这就无奈地又叹了口气,而后对脸色不是很对劲的双亲说道:“柯迪他,一直都是这样,心智就好像完全长不大一样,总是一副小孩子的心性,很多事情他都没办法判断。”

    “怎么可能?!”爱伦吃惊地大呼一声,幼年时期的柯迪,是多么机灵的一个小家伙,爱伦如何能接受,自己可爱的孩子,怎么会是一个白痴!?

    迪恩的脸黑了下去,沉声问道:“是不是提特家下的手?!”迪恩也认为,自己的儿子不可能天生就是个白痴,所以第一个反应,便怀疑提特家下了黑手!

    “不知道!”凡妮莎一阵摇头,“我请了无数的医生,但没有一个能在柯迪身上找出一点儿人为的症状,所有医生都认定,柯迪这种状态,是先天形成的!”

    “不可能!”迪恩恼怒地一拳砸烂了桌子,“那些庸医,找不出病症就胡说八道,可恨!!”

    “可是爸!所有医生都这么说!”

    “那他们就全都是庸医!”

    这理直气壮的胡说八道,还真是让林铮服气,一阵哭笑不得之后,林铮这就说道:“既然你们都觉得柯迪是受到了别人的暗算,那就让我带他去看下医生吧!有没有问题,看过就知道了!”

    闻言,迪恩三人这就狐疑地朝林铮望去,“你确定那个医生可靠?”

    “如果说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人敢自称是最好的医生,除了她之外,不论是谁,我都敢喷他一脸口水!”

    听林铮说得这么自信,凡妮莎他们也就信了林铮这一回,没办法,迪恩虽然嘴上说得硬气,但心里也是一阵颓然,如果真有问题,这么多年来,凡妮莎早就发现了,总之,就当是死马当成活马医吧!

    柯迪这小子相当的倔强,死活不承认林铮是他的姐夫,更不愿意跟着林铮走,没办法,林铮只好把他给绑成了粽子,在给他嘴里面塞上一团麻布,而后提着这家伙去找永琳。

    看着林铮绑架一样地提着个人回来,药房里的永琳和铃仙不由得一阵惊奇。

    “这是从哪儿绑回来的?”

    “不是绑架,是我小舅子!”林铮将柯迪给放在地上站好了,转过脸便对永琳说道:“都说这小子是给人暗算了,导致现在心智不开,总是长不大,但他们找了很多的医生都没有看出来什么问题,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有毛病!”

    “是么?我看看!”对于病人,永琳还是很有耐心的,这就走上前,伸手朝柯迪的额头一弹,这一直扭动的小子一下便老实了。而后永琳便伸手点在了柯迪的眉心,并观察起他的眼睛,片刻之后,永琳松开手,盯着柯迪笑道:“还真是聪明的小子!”( 网游之剑刃舞者 http://www.kenshuxs.com/3_3588/ 移动版阅读m.kensh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