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书网 > 灵异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 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逼宫【8更求月票】
    朱厚照抓起边上的茶杯将其中温茶一饮而尽,咣当一声茶杯丢在茶几之上,看着跪在地上的刘瑾气呼呼的抬脚冲着刘瑾又是一脚下去。

    刘瑾则是身子一倒口中求饶道:“陛下恕罪,陛下恕罪啊……”

    不过朱厚照到底性情敦厚之人,对待身边的亲近之人从来都是和颜悦色,很少见其发火。

    这次朱厚照却是真的怒了,能够让朱厚照这般发火,可想而知。不过对于亲近之人,朱厚照就算是有火气大多都是立刻发泄出来,过去就没事了,真要是没什么反应,那才是动了真怒。

    而刘瑾正是清楚朱厚照的性情,所以在朱厚照踹他的时候,刘瑾心中便松了一口气,配合着让朱厚照撒火。

    边上的张永、谷大用见状只是冷眼旁观,无论是谷大用还是张永,同刘瑾之间那都是明争暗斗,若是刘瑾真的激怒了朱厚照的话,他们只会暗地里欢喜,可是看到朱厚照踹刘瑾的那一幕,他们就知道,这次的事情在朱厚照这里已经过去了。

    踹了几下,朱厚照看着倒在地上一副狼狈无比模样的刘瑾,想到对方陪在自己身边那么年,心中一叹转身坐在座椅之上冲着刘瑾道:“老东西,别装了,朕还不知道你吗,给朕老实交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瑾一咕噜爬了起来,躬着身子向着朱厚照道:“陛下,老奴一切皆是按照朝廷法度办事,谁曾想那些人竟然非要置老奴于死地!”

    一看到那地上一片的奏章,几乎全部都是弹劾他的,刘瑾就气的直咬牙,朱寘鐇造反关他什么事情啊,凭什么将一切都推到他身上。

    因为朱寘鐇造反之事,刘瑾这几日可以说日子非常难过,本以为不过是一场普通的反王造反罢了。

    区区一介边地郡王而已,根本就不可能掀起什么风浪,如果不是对方所发布的造反檄文当中提出要清君侧,除阉宦,目标直指他和楚毅二人的话,刘瑾根本就不会将其放在心上。

    好歹也辅助朱厚照打理朝政数年了,刘瑾又不是傻子,对于这大明天下之大势多多少少还是有所了解的。

    朱寘鐇造反甚至都出不了宁夏一阵,可谓芥棘之藓,朝廷大军随时都可以扑灭。

    为此刘瑾甚至抛弃前嫌举荐了昔日得罪他的杨一清负责剿灭安化王造反一事。

    本以为待到朱寘鐇被剿灭,这也就没什么事情了。

    但是事情的发展却是超乎了刘瑾的想象,那些文臣乃至一些武将一个个的不知道发什么疯,竟然联合起来上了一封又一封的奏折。

    楚毅出京,这些人自然将矛头对准了刘瑾,刘瑾也只能将奏章压下几天,今天他也压不下此事了,只能带着其中一部分奏章前来面见天子。

    所以才有了朱厚照发飙的那一幕。

    朱厚照揉了揉额头,看了刘瑾一眼,做为弘治帝唯一的儿子,可以说朱厚照自小便受到良好的教育,虽然性子有些跳脱,但是对于国家大事,朱厚照其实心中相当通透。

    若非如此的话,朱厚照又怎么可能会一手将刘瑾推上司礼监总管太监之位,执掌批红用印之权,甚至坐看刘瑾培植党羽,大肆打击朝中文武。

    昔日弘治朝,谢迁、刘健这等赫赫有名的阁臣一个个都被刘瑾打压赶出了朝廷,唯独留下了一个骑墙派的李东阳执掌内阁牵制刘瑾。

    可以说这一切都在朱厚照的掌控当中,从始至终,刘瑾的一切都没有逃脱朱厚照的掌控,所以后来朱厚照在迫于压力之下才会那么轻松的便将权倾一时的刘瑾给拿下,甚至都没有造成一点的动荡。

    偷偷的看了朱厚照一眼,刘瑾一脸委屈的道:“陛下,你看看这些人,他们居心何等险恶,竟然将朱寘鐇造反之事安在老奴身上,老奴实在是冤枉啊!”

    朱厚照瞥了刘瑾一眼安抚刘瑾道:“刘大伴,朕知道,朱寘鐇造反自然不可能是大伴你逼反的。”

    刘瑾闻言一脸感激道:“陛下圣明,老奴殚心竭虑,一心辅助陛下,为了收税,却是得罪了一大批人,没想到这些人却是对老奴落井下石!”

    这边刘瑾前往豹房求见朱厚照,而京师之中,一处庭院当中,十几道身影聚集一堂,如果说有朝中文武看到的话定然会心中一惊。

    这庭院当中至少聚集了朝中三省六部八成以上的重臣,其中一道身影最为醒目,赫然是大名鼎鼎的杨廷和。

    杨廷和如今乃是内阁一员,虽然说权势不如内阁首辅李东阳,可是随着李东阳被文官集团渐渐抛弃,在内阁当中,杨廷和的话语权却是越来越重,甚至已经超过了李东阳的影响力。

    能够让朝中如此之多重臣聚集在一起,可见他们所为之事非同一般,然而这么多重臣当中却是没有李东阳的身影。

    杨廷和目光扫过众人,微微一笑道:“诸位,刘瑾已经前往豹房去了,他显然已经扛不住我们给他施加的压力,已然慌了!”

    众人闻言脸上皆是露出笑意,刘瑾虽然权势鼎盛,可是这又如何,只要他们齐心协力联合起来,无论是内阁还是内廷,他们都能掀起一股风浪。

    做为内阁一员,毛纪捋着胡须道:“如今京城之中群情沸沸,我等当一鼓作气,趁机将刘瑾拿下,否则的话势必遭受其反噬。”

    工部尚书毕亨颔首道:“不错,打蛇不死反受其害,若是不能趁着这次机会将刘瑾拿下的话,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才有更好的几乎了。”

    可以说在场代表了朝中大半文武意志的重臣一个个统一了意见,打定了主意要将刘瑾给拿下,一旦满朝文武联合起来,纵然是天子都要屈服。

    一名头发花白的胡明乃是老臣,捋着花白的胡须站起身来道:“诸位,我们一起前往豹房面见陛下,为万民请命,恳请陛下拿下祸国乱政之阉贼刘瑾,否则我等便长跪不起。”

    做为几朝老臣,胡明在朝中官职虽不高,然则身为御史,却是影响力不小。

    “对,陛下若是不答应,我等便长跪不起!”

    杨廷和微微颔首道:“诸位,此时须得请得首辅大人以及一些大人一同前去方可!”

    其他人闻言顿时恍然点头道:“杨阁老所言甚是,首辅大人随同,再加上诸位大人,我等携万民之大义,陛下若是不答应,那便是违背民意非是明君所为!”

    李东阳府上,做为天子钦点的首辅,李东阳可谓位高权重,然则这会儿这位堪称大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外相却是一脸的黯然之色。

    其子李兆蕃看到李东阳的神色不禁低声道:“父亲何故如此忧愁!”

    李东阳抬头看了李兆蕃一眼,虽然李兆蕃非是其亲子,然则长子、此子早夭,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所以李东阳便过继了李兆蕃为三子,视为己出,带在身边教导。

    “为父乞请天子恩准致仕,然则天子又一次驳回并赐下赏赐,为父心中甚为傀之!”

    李兆蕃安慰李东阳道:“父亲乃是陛下亲信之股肱,陛下对父亲一向优容有加,父亲几番乞骸骨陛下皆不准,正是陛下对父亲信任的体现。”

    李东阳苦笑摇头道:“正是如此,为父方才觉得愧对陛下,身为内阁首辅却是无法助陛下署理内阁,实为失职矣!”

    微微一顿,李兆蕃如何不知道如今李东阳在朝中的处境,看似李东阳高高在上,身为内阁首辅,然则那些文官却隐隐对其排斥,尤其是前番李东阳立场不够坚定,再加上这几年又隐隐屈从于刘瑾之权势,使得李东阳威望渐失,这内阁首辅早已名副其实。

    只听得李兆蕃带着几分怒容道:“父亲大人何必在意那些人的态度,父亲又没有做错什么,难道要父亲大人一切皆依他们的意思行事不成?”

    父子叙话之间,就见府中管家匆匆而来道:“老爷,御史胡明大人前来拜见!”

    微微一愣,李东阳不禁心中生出几分好奇来,这位御史比起他来资格还老,但是这几年却是对他眉毛不是眉毛,眼睛不是眼睛,两人之间几乎没有什么来往。

    不过心中虽然疑惑,李东阳还是起身出了书房,远远的便看到一身长袍,身形略显佝偻的胡明站在那里。

    胡明看到李东阳的时候,拱手一礼道:“见过李大人!”

    李东阳连忙道:“老御史客气了,难得老御史驾临,不如入客厅喝茶叙话!”

    胡明摇了摇头道:“喝茶就不必来,老夫却是希望首辅大人能够为百官之表率,随我等前去豹房叩见天子!”

    心中一突,李东阳神色不变道:“莫非朝中出了什么大事不成,为何李某却不知晓?”

    胡明捋着胡须道:“朱寘鐇造反,刘瑾祸乱朝政,这是不是大事,我等已经同杨廷和大人、毛纪大人等人商议好,大家一同前往豹房,恳请陛下为天下万民,为朝中文武计,下旨拿下刘瑾这祸国阉贼!”

    一旁的李兆蕃闻言顿时神色大变,脸上露出几分怒容,朱寘鐇造反,自己父亲与刘瑾、楚毅一同出现在那檄文之上,均是朱寘鐇请君泽的对象,现在胡明直言刘瑾祸国殃民,那么又置其父亲于何地,难不成自己父亲也是祸国殃民之奸贼不成?

    【嗯,继续码字,第八更送上,今天至少还有三更送上,没话说,大家看看还有月票没,有的话给砸一下啊,第一的位置眼看不保了,呜呜呜……】( 诸天最强大佬 http://www.kenshuxs.com/4_4598/ 移动版阅读m.kensh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