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书网 > 灵异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三章 今夜便动手!
    还是那一处再普通不过的小院,经过起初的冲动之后,大家都冷静下来,先前头脑一热所生出的胆气似乎一下子散去了许多。

    御史荀德脸上带着几分后怕之色向着封安、黄淮几人道:“封大人,黄大人,我们……我们是不是再想一想其他的办法?”

    黄淮冷着一张脸,眼底深处带着几分疯狂,低吼道:“其他办法?如果有其他办法可想的话,我们还用得着聚在这里吗?”

    说着黄淮一把推开这名御史带着几分鄙夷之色盯着荀德道:“荀大人如果怕了的话,尽管离去便是!”

    几名恨不得将楚毅给碎尸万段的官员死死的盯着荀德,荀德等几名心中生出悔意的官员则是低头不敢去看这几人。

    心中一番挣扎,荀德拱手一礼道:“楚毅他不可能屠空朝堂所有人,在下……在下就赌楚毅他不会斩尽杀绝!”

    封安面露不屑冷笑一声,指着大门道:“一群无胆鼠辈,滚!”

    荀德面色泛红看了封安、黄淮几人一眼道:“在下祝诸位马到功成,成功围杀楚毅!”

    说着荀德还有几名心生惧意不敢参与其中的官员匆匆离开了那小院。

    这几人离去之后,整个院子当中差不多还剩下五名官员,其中就有都御史封安,兵部侍郎黄淮,五军都督府右都督黄奎,工部侍郎马云章、兵部下属库部主事白兵。

    其中右都督黄奎乃是腾襄四卫营指挥使黄战之叔父,同样也是一位清贵高官,马云章、白兵在文武百官当中,要么一品大员,要么大权在握。

    别看走了一部分人,但是剩下的这些人如果同心协力的话,真的能够闹出大乱子来。

    其中有兵部、五军都督府、库部几个部门,至少调兵这一点就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只听得兵部侍郎黄淮阴沉着一张脸道:“本官族弟于三千营执掌一营,可抽调人马三千人。”

    黄奎捋着胡须道:“老夫可以自京营抽调一千兵马悄然入城。”

    库部主事白兵握紧拳头咬牙道:“我可以自库中调出三百劲弩!实在不行,本官还可以抽调一批火器,攻戎炮、车载炮、叶公神铳车炮等!”

    工部侍郎马云章眼中流露出肉痛之色道:“老夫可以出赏银二十万两以鼓舞士气!”

    其他几人闻言均是颔首不已,谁不知道工部侍郎马云章在工部几大工程当中贪墨银钱无数,真的论及身家的话,他们之中,任何人都比不过马云章。

    想要士卒为之效命,那么必须拿银钱去砸,这世上多的是亡命之徒,更何况是一群为了填饱肚子而选择当兵的军汉,数十上百两白花花的银子砸下去,就不信这些士卒不用命。

    二十万两啊,如果说按照黄奎、黄淮他们所抽调出来的兵马,加起来差不多就有四千人,平均到每个人身上的话,那就是五十两纹银了。

    如果说是让这些士卒跟着他们去造反,可能会大半中途退出,但是如果只是让这些士卒跟着他们去对付楚毅的话,他们敢保证,只要有白花花的银子,绝对不会有人后退。

    天色渐渐昏暗下来,蒋冕、费宏离去足足有一个多时辰了,直到现在还没有归来。

    小院之中,已经谋划好接下来一切的黄淮、封安几人稳稳的坐在那里,热茶渐渐凉去,一直等到天色彻底昏暗下来。

    几人之中,黄奎捋着胡须一声轻叹道:“诸位,看来几位阁老也是没有什么办法!”

    先前蒋冕、费宏离去,这一个多时辰过去了,如果说杨廷和那里真的有什么办法的话,那么这会儿蒋冕、费宏他们肯定已经回来见他们了。

    毕竟费宏当时一力阻止他们,但凡是有办法,费宏肯定不会有丝毫耽搁,然而一直等到了现在,他们都没有等到费宏,这意味着什么,在场几人心中再明白不过了。

    黄淮冷笑一声道:“几位阁老终究是太保守了一些,他们只想着阴谋算计楚毅,却不知楚毅根本就不同他们玩什么阴谋诡计,上来便大杀特杀。”

    封安神色阴戾道:“他们不敢,我们敢!”

    工部侍郎马云章咬牙道:“老夫已经收到消息,楚毅那阉贼已经在命令东厂悄悄收集本官的罪证,若是等到楚毅动手,老夫只有死路一条。”

    说着马云章双目闪烁杀机低吼道:“既然他不给老夫一条活路,老夫就算是搭上这一条性命也要拉着他去死!”

    白兵点头道:“不错,尚书大人已经被拿下,楚毅已经盯上了本官,他不仁,就不要怪本官不义!”

    黄奎目光从几人脸上一一扫过,缓缓道:“诸位,如今我们就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须得同心协力,只要能够斩杀了楚毅,相信几位阁老那里一定能够帮我们摆平这次的事情。”

    差不多又是大半个时辰过去,可以确定费宏、蒋冕他们不会再来,黄淮、黄奎、白兵几人缓缓起身,然后对视一眼道:“准备一下,今夜便动手,以免夜长梦多!”

    京营最出名的三大营之一,三千营一处营房之中,黄淮的身影出现在一座营房当中,在其面前,一名面色凶戾的汉子在黄淮面前却显得极为温驯。

    黄淮盯着黄遵道:“九弟,为兄有一件天大的事情要拜托于你!”

    黄遵沉声道:“三哥尽管吩咐便是,只要九弟能做到的,刀山火海,绝不皱一皱眉头!”

    黄淮微微点头,对于黄遵这般的反应,黄淮一点都不奇怪,当下这个时代,宗族利益至上,而黄淮做为他们这一支的顶梁柱,可以说但凡是这一支族人,尽皆以黄淮为主。

    只听黄淮将他们要对付楚毅的计划一一道来,而听了黄淮的话,黄遵好歹也是一营之主事,手下足有三千余人,神色微微一变低声道:“兄长,真的要对付楚毅吗?”

    黄淮看着黄遵道:“怎么?你不愿意?”

    黄遵连连摇头道:“自然不是,只是听说那楚毅被天子封为御马监总管,执掌腾襄四卫,而腾襄四卫足足有上万人之多,我手下这点人……”

    黄淮冷笑一声道:“他是御马监总管执掌腾襄四卫不假,可是他总不可能天天住在军营之中吧。”

    说着黄淮神色凝重看着黄遵道:“九弟,不怕实话告诉你,楚毅已经准备对三哥我动手了,为今之计,唯有先下手为强,否则的话,不只是为兄,便是九弟你也难逃楚毅之毒手。”

    一抹凶光自黄遵眼中闪过,他能够有今日,一切皆是因为有兵部侍郎黄淮的缘故,否则的话,他如何能有今日之地位。

    甚至他这一支许多族人也都托了黄淮之福,很多人都有官身,可是一旦黄淮倒了的话,那就意味着可以庇护他们的一棵参天大树倒了,到时他们这些依附于黄淮的族人皆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一想到这些,黄遵杀机凛然拍着胸膛道:“三哥就说什么时候动手吧,就算是拼了这条性命,九弟也要为三哥除掉楚毅这阉狗。”

    黄淮点头道:“为兄已经与几位大人约定,未防夜长梦多,今日便动手。”

    这边黄淮与黄遵调动兵马,而五军都督府右都督黄奎这会儿也召集了自己于军中的心腹手下,秘密抽调了一千精兵强将悄然出了军营。

    距离东厂数里外的一条长街之上,一队队的人马悄然聚集,四周已经被封锁,所以别看数千人聚集,即便是惊动了一些人,但是也没有人能够猜到这一支队伍到底想要做什么。

    工部侍郎马云章亲自带领心腹家丁押送二十万两纹银前来,足足几个大箱子,在火把照耀下,一箱箱的纹银摆在那里,看在眼中让人禁不住呼吸急促起来。

    马云章看着这些白花花的银子,自然是肉痛不已,不过只要能够收买这些士卒杀了楚毅,那么他也认了。

    只要将楚毅杀了,摆脱了自己眼下的危机,将来有的是机会将损失的银子弥补回来。

    五军都督府右都督黄奎、兵部侍郎身份最贵,二人站在那里,火把噼里啪啦作响,下方一众士卒的目光落在站在那里的几人身上。

    黄奎看了一众士卒一眼,拍着那白花花的银子道:“众将士,阉贼楚毅当道,蒙蔽天子,一手遮天,大肆屠戮朝中大臣,实为大大之祸患。今日本督召集大家乃是为了除阉宦,清君侧,还我大明朗朗乾坤,请诸君助我!”

    顿时一众士卒为之哗然,他们迷迷糊糊之间被带出了军营,直到这会儿才明白自家将军带他们来做什么。

    楚毅之凶名,即便是这些士卒也有所耳闻,如今听得黄奎喊出清君侧的口号,不少人心中有些发慌。

    所谓的清君侧说的好听,实则就是造反啊,换谁突然之间闻知要去行如此大逆不道之事,心中不慌才怪。

    【嗯,努力码字,争取再来三更,求月票哈。】( 诸天最强大佬 http://www.kenshuxs.com/4_4598/ 移动版阅读m.kensh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