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书网 > 灵异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 正文 第二百零二 章 华山的消息
    虽然说楚毅极少来这里,但是并不代表楚毅对这一处所在不关注啊。

    甚至可以说为了这些匠人,楚毅连东厂的渠道都动用了,否则的话,也不可能一下子聚集如此之多的大匠。

    哪怕是这些匠人地位并不高,但是在一些人眼中,却一个个都是宝贝,于工部登记在列的许多大匠都被不少人悄悄的动用关系给弄走,可想而知楚毅能够搜刮到这些人,那已经是相当的不容易了。

    显然楚毅下了这么大的功夫,此刻总算是看到了成果。

    在那一片被挖掘出来的占地有几亩方圆的大湖之中,一艘艘丈长的各种船只模型却是稳稳的浮在上面。

    这些船只只要是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绝对是按照一只舰队来做的,其中有明显体型庞大的舰船,也有辅助船只,甚至还有一些战船。

    也就是楚毅,其他人若是没有允许的话,根本就别想进入到这一片院子当中,当楚毅身影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已经有人通秉给了王政。

    王政匆忙从一间房间当中快步走了过来,看到楚毅,上前冲着楚毅一礼道:“拜见督主。”

    楚毅的目光从那些船只上面收回,看了王政一眼,微微颔首道:“王政,让你准备的东西,都如何了?”

    王政精神一震,胸膛挺直看着楚毅道:“回督主,一切皆已准备妥当,经过这段时间大家的努力,足足一个简单的船队模型全部做了出来,尤其是这些模型解释按照真实的郑和宝船缩小而来,许多船只甚至只需要按照模型进行一定比例的扩大,便可以成功的造出大船来。”

    听到王政这么说,楚毅不由眼睛一亮,他先前只是吩咐王政带领这些工匠做出郑和宝船的一些主要船只的模型出来,没想到对方竟然完全按照郑和宝船来建造。

    看向那些忙碌的匠工们,楚毅眼中不禁流露出钦佩之色,华西自古以来就不缺少能工巧匠,甚至许多古老的技艺,哪怕是上千年之后,都令人为之惊叹不已。

    在王政的引领之下,楚毅行至那大湖边上,看得出王政这段时间在这里带领这些大匠,不管是自学也罢还是受到这些匠师的影响耳濡目染也罢,王政对于湖中十几二十种各类船只那是如数家珍,一个个的指给楚毅看,并且将这些船只的用途以及优缺点一一道来。

    足足盏茶功夫,通过王政的介绍,即便是楚毅也大致对这些船只模型所代表的船只性能有了一定的了解。

    看了王政一眼,楚毅微微点了点头道:“没想到你竟然对这些船只如此之了解。”

    王政连忙道:“蒙督主厚爱,奴婢自然不敢怠慢,不过也多亏了这些匠人,若非是他们教导的话,奴婢也不可能了解如此之多。”

    楚毅满意的看着王政道:“哪怕是别人愿意教你,那也要你自己足够努力,你没有让本督失望。”

    听得楚毅如此赞赏,王政顿时脸上露出几分兴奋的神色,这会儿楚毅沉吟一番道:“准备一下,三日后带上这些船只模型,随我前去面见天子,到时候关于这些船只的性能,就需要你来向陛下一一解释了!”

    看到楚毅用一种郑重的目光看着自己,王政这会儿迷迷糊糊,耳边还回响着楚毅的话,面见天子,甚至还要给天子讲解这些船只的功用,王政只觉得一颗心砰砰直跳。

    这是何等的看重啊,只要能够抓住机会的话,自己一定能够在天子心目当中留下深刻的印象,有楚毅的看重,将来肯定能够青云直上。

    深吸一口气,王政恭恭敬敬的向着楚毅一礼拜了下去道:“定不让督主失望!”

    目送楚毅离去,王政脸上这才禁不住流露出兴奋之色,看了看那些大匠,王政深吸一口气,带着几分尊敬,前去请教这些大匠去了。

    楚毅回到书房当中,桌案之上摆放着许多的卷宗,这些卷宗显然是才送过来没有多久,涉及方方面面,而他这位身兼东厂督主,又执掌司礼监、御马监的总管大人每天所要关注、处理的事情自然要比以往多了许多。

    也亏得楚毅足够放权,将许多事情都交给内阁以及司礼监乃至东厂的一些心腹处理,否则的话,他只怕是天天呆在书房当中都处理不完的事情。

    随手翻阅这些卷宗,这些都是司礼监、东厂处理过的卷宗,只需要他过目一下便是。

    很快楚毅便翻阅了大半,突然之间楚毅目光一凝,在这一个卷宗当中,一个熟悉的名字映入眼帘。

    华山派,岳不群。

    自当初南京一别之后,距今已经有一段时日,岳不群显然已经是回返了华山派。

    而这卷宗之上则是关于岳不群调用华阴县东厂情报的记录。

    当然这一卷宗的消息也没有详细说明什么,只不过是因为其中涉及到楚毅赠出的代表其身份的玉佩,这才被华阴县的东厂据点负责人将之上报了上来,否则的话,这等微不足道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送到楚毅这里来。

    楚毅看着那卷宗,嘴角禁不住露出一丝笑意,轻声道:“真是有趣,这才多久啊,岳不群便已然动用了那一枚玉佩。”

    那一枚玉佩代表着楚毅的身份,足可以调动华阴县的东厂据点上下之人为其所用,甚至通过东厂的人,还可以调动当地的卫所,所以说那玉佩的用途可大可小。

    具体情况如何,楚毅不清楚,但是岳不群既然已经动用了那一枚玉佩,这便意味着岳不群已经同东厂有了瓜葛,再想摆脱,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随手将那卷宗放在一旁,楚毅随手批示了一番,只需要重点关注便是了,若是有什么大事的话,下面的人自然会上报。

    没有多大一会儿功夫,楚毅看着又一份卷宗,略显惊讶,这一份卷宗则是关于杨廷和。

    杨廷和虽然说明面上是被吕文阳所胁迫,不得不同其一同打出旗号清君侧,但是天子同样是为之震怒,派了锦衣卫锁拿杨廷和之亲眷。

    杨廷和之亲眷倒也不多,楚毅也不怎么熟悉,不过对于杨慎,楚毅当初可是对其印象相当不差的。

    很明显,回京之后为下次秋闱科考做准备的杨慎因为杨廷和的缘故,莫名其妙的便被下到了大牢当中。

    因为杨廷和消失无踪的缘故,天子寻不到杨廷和,自然牵连到了杨廷和的亲眷,被天子下旨同吕文阳等人一同三司审理。

    或许杨慎等人不清楚杨廷和的做为,但是对于如今这个时代,家族,家族,一人犯罪,全家受牵连,这便是这个时代的铁则。

    即受其福荫,那么便要承受其恶果,这案宗之上便是关于对杨廷和之亲眷的一些处置意见。

    楚毅目光扫过,发现杨慎竟然被关押在东厂秘狱当中,虽然说有些惊讶,不过想到刑部、锦衣卫、东厂最近皆是人满为患,锦衣卫抓来的人投入东厂秘狱当中倒也不奇怪。

    这要是以往的话,锦衣卫与东厂不对付,相互敌视,自然不可能发生这等事情,但是现在无论是锦衣卫还是东厂尽皆为楚毅所用,所以两者之间关系自然是缓和了许多。

    将卷宗放下,正沉吟之间,就见曹少钦走了进来向着楚毅一礼,在曹少钦的手中,一方锦盒托在手中,放在桌案之上道:“督主,这是奴婢在先前抄家的时候自那些文官家中所抄没出来的一些先贤之亲笔手书典籍,督主一向喜好这些典籍,奴婢便搜集了一些,特来献给督主。”

    楚毅微微一笑,将锦盒打开,目光扫过,锦盒当中厚厚的十几册的典籍,楚毅脸上露出几分满意之色向着曹少钦道:“你倒是有心了!没有用什么手段强取豪夺吧!”

    曹少钦连忙道:“解释抄家所得,奴婢如何敢违背督主的规矩去做那等强取豪夺之事。”

    楚毅点了点头道:“很好!”

    看了曹少钦一眼,楚毅微微沉吟了一番看着曹少钦道:“曹少钦,本督决定过一段时间便将这东厂交给你来掌管,不知你可有什么想法?”

    噗通一声,曹少钦既是惊讶又是欢喜的跪倒在楚毅面前,无比恭敬的道:“奴婢何德何能,一切皆听督主吩咐,誓死效忠督主!”

    曹少钦倒是不担心楚毅是不是在试探他,毕竟谁都知道以楚毅如今的权势,执掌司礼监、御马监,这东厂督主已然不是其重点关注的所在,早晚都会选择心腹将东厂交给对方。

    显然如曹少钦、楚方、王政这些人当中,最适合接替楚毅执掌东厂的便是曹少钦了。

    曹少钦一直以来所表现出来的能力丝毫不差,加之又对楚毅忠心耿耿,所以不出意外,楚毅定然会将东厂交到曹少钦的手中。

    当然楚毅如果不主动提出来的话,其他任何人都不会提,包括天子都不会提及。

    现在楚毅这么一说,显然是已经有了考量,这如何不让曹少钦心中为之激动。

    摆了摆手,楚毅起身冲着曹少钦道:“行了,等时机合适了,本督自会禀明天子,介时这东厂便由你来统领!”

    恭恭敬敬的冲着楚毅叩首,曹少钦向着楚毅道:“奴婢多谢督主!”

    楚毅行至曹少钦身旁道:“且随本督去见一见杨慎。”

    对于杨慎,曹少钦当然不陌生,当初在嵩阳书院,唯有杨慎能够让他高看一眼,后来一路同行前往江南之地,曹少钦如何不知道自家督主对于杨慎还是颇为看重的。

    正因为这一点,在杨慎被关入秘狱的时候,曹少钦特意吩咐了一番,对杨慎格外照顾了一些,如今果不其然,自家督主还真的是要去见杨慎。

    “督主且随我来!”

    对于曹少钦知晓杨慎被关押在何处,楚毅一点都不奇怪,如今他已经对东厂逐渐放手,其实东厂大部分的事情如今都是由曹少钦处理,要是曹少钦连杨慎这么一个明显为他所看重的人都记不住的话,那么曹少钦怕是也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了。

    阴暗的大牢之中,只是走入秘狱,四周便传来一股阴森森的感觉。

    当然一方面是因为秘狱处在地下,一方面则是氛围、心理上的暗示,所以才会觉得秘狱非常的阴森可怖。

    隐约之间可以听到哭泣、哀嚎,求饶之声传来,在这地下几乎密封的空间当中回荡,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走进了地狱一般。

    哪怕是楚毅对东厂有所约束,可是说到底暴力情报机构终究是暴力情报机构,总不可能将东厂改成善堂吧。

    刑讯逼供、屈打成招这等事情根本就不稀奇,哪怕是楚毅想管都管不了,总不能他这么一位身兼各种重要职位的堂堂大明无冕之王没事盯着东厂如何审讯吧,那才是真的丢了西瓜捡了芝麻呢。

    水至清则无鱼这一点放在任何地方都一样,无论是官场还是东厂这等暴力机构,楚毅说到底只是一个人,而非是无所不能的神,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约束东厂不去祸害百姓,那已经是不错了。

    至于说那些豪绅、权贵落到东厂手中是不是冤屈之类的,楚毅倒也管不了那么多。

    一间明显干净了许多的牢房出现在楚毅面前,四周倒也清净了许多,一道身影正盘膝坐在牢房内的稻草之上,整个人看上去清瘦了许多。

    似乎是注意到了脚步声,坐在那里的杨慎缓缓抬起头来,当看到楚毅的时候,杨慎眼中闪过一道亮光,随即一抹苦笑自脸上弥漫开来,就听得杨慎声音嘶哑看着楚毅道:“不曾想再见之日,竟然是在这等情况之下!”

    曹少钦示意了一下,狱卒连忙上前将牢门打开,曹少钦将一张椅子搬进牢房当中,楚毅走进牢房当中将身上的大氅褪下递给曹少钦。

    曹少钦接过大氅退到一旁,将空间留给楚毅还有杨慎二人。

    【上个月我们拿到了新书月票第一,这个月继续冲击分类月票榜,兄弟姐妹们,月票拜托了,何以报答,唯有码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搜狗:( 诸天最强大佬 http://www.kenshuxs.com/4_4598/ 移动版阅读m.kensh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