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书网 > 灵异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 正文 第二百一十四章 随我去抄家!【求月票】
    ?

    沉吟一番,朱厚照看着楚毅道:“如此说来,大伴要推行新税至少需要半年时光来做筹备!”

    楚毅微微点了点头道:“不错,京营重整至少需要半年时间才能够初步形成战力,也只有等到那个时候,臣才会准备推行新税。”

    朱厚照长出一口气道:“好,大伴既然心如明镜一般,那么朕便不再多言,只要大伴心中有数就好。”

    如果说楚毅什么准备都没有便要立刻推行新税,哪怕是为了楚毅的安危考虑,朱厚照也不会答应下来。

    现在看楚毅心中条理分明,显然不是贸然行事之人,自然也就不在担心什么。

    正如楚毅所说的那般,只要数十万精锐大军再说,哪怕是真的因为推行新税而出了什么乱子,京城也可以稳如泰山一般。

    楚毅将朱厚照的神色反应看在眼中,冲着朱厚照拱手一礼道:“不过陛下,臣却是肯定陛下允准臣出京。”

    “什么,大伴何故如此,要去往何处!”

    显然楚毅突然之间搞这么一遭却是出乎了朱厚照的预料,尤其是楚毅这会儿竟然提出要出京,一下就让朱厚照有些慌了起来。

    这段时日以来,京中局势纷乱,可是因为楚毅坐镇,所以一切皆是被压了下去,甚至就是朱厚照都从豹房之中搬回了紫禁城。

    在朱厚照的眼中,楚毅就如同定海神针一般,只要楚毅在京城之中,哪怕是天大的乱子,朱厚照都不会有丝毫慌乱。

    可是现在楚毅竟然要离京,如何不让朱厚照为之一惊。

    就算是一旁的谷大用也不由得向着楚毅看了过来,在谷大用看来,如今正是楚毅权势鼎盛之时,楚毅应该留在京中巩固自身权势才对,结果楚毅竟然突然之间提出要离京,这如何不让人心中费解。

    楚毅一点都不奇怪朱厚照如此大的反应,上前冲着朱厚照一礼道“陛下且听臣将话说完。”

    深吸一口气,朱厚照看着楚毅道:“大伴请说,若是大伴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让朕信服的话,朕是不会允准大伴出京的。”

    楚毅看着朱厚照道:“陛下可还记得先前擒拿的那两名刺客?”

    朱厚照眉头一挑道:“朕自然记得,当时朕已经派了人送往东厂去了,难道说大伴已经查明了他们的身份不成?”

    隐约之间,朱厚照觉得楚毅此番要离京很有可能就同那两名刺客有什么关系,否则的话,楚毅也不可能会突然提及那两名刺客。

    果不其然,只听得楚毅道:“不瞒陛下,不久之前臣便已经查清了那两名刺客的来历。”

    朱厚照闻言眼中闪过一道凶戾之色道:“不知这二人有何来历,竟然胆大包天,胆敢行刺于朕,当朕不敢诛其九族吗?”

    楚毅淡淡道:“陛下还真的未必能诛了他们九族。”

    朱厚照盯着楚毅道:“告诉朕,他们究竟是什么来历。”

    能够让楚毅这么说,朱厚照隐约猜测朱瀚二人的身份,这天下间还真的有他不能够随意诛杀的人。

    楚毅拱手一礼道:“其中一人名唤朱瀚,乃是朱熹之后人,另一人名唤宋玉,乃是曲阜孔门弟子。”

    “什么!”

    朱厚照眼中闪过一道惊色道:“竟然是他们!”

    楚毅微微一笑道:“这两人背后所站着的可是天下文人,无论是孔家还是理学一脉,陛下除非是想要同天下文人作对,否则的话……”

    眼中满是犹豫之色,不过朱厚照咬牙道:“朕若是要杀他们的话,难道他们还敢反了不成!”

    楚毅不屑道:“他们还真不敢,不过陛下只怕是要青史留名,遗臭万年了。”

    朱厚照不由的脸一黑,就如楚毅所言,如果说真的杀戮朱熹一脉,对付孔家,那么必然会得罪天下文人,要是不被那些人的如椽大笔钉死在历史的耻辱架上才怪。

    朱厚照只感觉心中憋屈,抬头看到楚毅那一副淡然的模样,猛然之间心中一动,看着楚毅道:“大伴你不会是……”

    楚毅轻笑道:“陛下,有些事情为君者不可为,但是臣可没有什么可顾忌的啊!”

    朱厚照这会儿哪里还不明白楚毅的意思,楚毅这分明就是要前去帮他对付那两个刺客背后的那些人。

    脸上露出几分忧色,朱厚照看着楚毅道:“大伴,你要是真的这么做的话,定然会恶了这天下文人,到时候,一样会……”

    不等朱厚照将话说完,楚毅不由的哈哈大笑起来,一边大笑,楚毅一边向着朱厚照道:“陛下,自臣在嵩阳书院杀了陈琦那些人,臣早已经被那些读书人恨之入骨,后来臣又在江南杀了那么多的文人士子,京师之中同样也斩杀了那么多的士子,真要说的话,臣早已经成了那些文人士子的眼中钉肉中刺,所谓的名声,怕是早就没了。”

    楚毅所言就是事实,楚毅得罪了天下大半的文人士子,那些人拿楚毅没有什么办法,可是并不妨碍他们言词如刀剑一般,拜这些人所赐,楚毅在民间那就是千古第一大奸贼的代表。

    看着朱厚照,楚毅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道:“反正臣也没有什么好名声,既然如此,就让臣去替陛下出一口恶气。”

    朱厚照闻言心中自是感动莫名,看着楚毅道:“大伴此去必然凶险,朕不能让大伴冒险,朕便下一道圣旨,派人前去拿了那朱熹后人,再传旨孔家给朕一个交代……”

    楚毅摇了摇头道:“陛下不可,圣旨若下,必然天然为之哗然,就让臣出京走上一遭吧。”

    说着楚毅一礼拜下,摆出一副朱厚照若然不答应便不起身的架势。

    朱厚照看着楚毅不禁一脸犹豫,良久上前将楚毅扶起身来,看着楚毅道:“大伴真的要离京?”

    抬头看着朱厚照,楚毅缓缓道:“陛下当知晓臣的秉性如何,臣既然提了出来,自然已经考虑好了,所以臣恳请陛下允准臣出京。”

    朱厚照点了点头道:“罢了,既然大伴执意出京,朕便允了!”

    楚毅轻笑道:“陛下其实大可不必担心,臣此去只为抄家灭族,除非是他们要造反,否则的话,就凭那些人,还掀不起什么风浪。”

    朱厚照道:“朕自会坐镇京师,为大伴之后盾!”

    拜别了天子,楚毅离了紫禁城,回到东厂之后第一时间便将曹少钦、齐琥等人召了过来。

    书房之中,几名楚毅的得力手下如曹少钦、齐琥、方立几人一个个立在那里。

    楚毅扫了几人一眼缓缓道:“曹少钦,立刻抽调一批东厂精锐,带上朱瀚、宋玉他们,随本督出京。”

    微微一愣,曹少钦立刻领命道:“奴婢这便去办。”

    楚毅看了齐琥还有方立二人一眼道:“你们二人此番便随同本督一起出京吧。”

    方立看了楚毅一眼,拱手一礼道:“督主,属下冒昧,不知我们此去要前往何处?”

    楚毅只说离京,却是没有道明要前往何处。

    淡淡的看了方立一眼,楚毅道:“福建建阳!”

    “福建建阳!”

    方立口中呢喃一声,联想到楚毅让曹少钦带上朱瀚、宋玉两名行刺天子的刺客,方立猛然之间睁大了眼睛,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看着楚毅,颤声道:“督主……您……您不会是要去抄了朱熹圣人的家吧!”

    方立身为读书人,自然知晓朱熹出生于福建,晚年藏于福建建阳,可以说福建建阳就是朱熹一脉的祖地。

    如今楚毅一方面带着行刺天子的朱瀚、宋玉一方面又是奔着福建建阳而去,方立又不是傻子,立刻就明白过来楚毅想要做什么。

    正是猜测到楚毅的目的,方立才这么大的反应,那可是圣贤朱熹的后人啊,哪怕是不如孔氏一族在曲阜的莫大的影响力,但是其血脉后人在建阳一地,那也未必就比孔氏在曲阜差多少。

    最关键的是如今理学一脉乃是儒家显学,天下文人十之七八皆出自理学一脉,尊朱熹为先圣。

    如此一来就可以想象得出朱熹后人在福建建阳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力了。

    如今楚毅摆明了是要去抄家灭族,只是想一想,方立就有一种要昏过去的感觉。

    敲了敲手中典籍,楚毅将方立的神色反应看在眼中,嘴角微微一翘道:“哦,难道说本督主不是去抄家灭族,还要前去向他们赔罪不成?”

    方立长吸一口气,神色变幻,冲着楚毅一礼道:“督主当知晓朱熹在天下文人心目当中的地位,若是督主真的对其后人不利的话,只怕会为天下文人所唾骂……”

    方立有这般的反应倒也正常,不过楚毅眼中闪过一道凌厉之色看着方立道:“如果说本督执意要这么做呢?方立,你可有什么教我?”

    方立身子微微一颤,眼中闪过一道凌厉无比的神色,抬头看着楚毅道:“督主如果说执意如此的话,那么属下恳请督主务必要斩草除根,九族尽诛,绝对不要留下任何后患!”

    前一刻方立还在劝说楚毅三思,结果在确定了楚毅的态度之后,方立立刻就为楚毅考虑,甚至建议楚毅斩尽杀绝,不留一丝隐患。

    站在一旁一直都没有说话的齐琥不禁下意识的离开方立一些,实在是同方立站在一起,齐琥心中感觉有些莫名的寒意。

    赞赏的看了方立一眼,楚毅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你们且下去准备吧!”

    内阁之中有焦芳主导大局,军中有韩坤、石魁等人,再加上天子稳居中宫,除非是有人能够在京城造反,否则的话,以楚毅的安排,哪怕是他离京而去,这京中也翻不起丝毫风浪。

    第二天一早,楚毅便前往紫禁城拜别了天子,而不少京城百姓则是发现一队东厂番子簇拥着两辆马车疾驰出了京城而去。

    楚毅离京本身就没有张扬,知晓这件事情的也只有朱厚照寥寥几人,所以哪怕是楚毅离去,京城之中也没有谁察觉到平日里令百官深深为之敬畏的楚毅已然不在京师之中。

    自京城前往福建,可谓是千里迢迢,楚毅此番出京,绝非只是为了抄没朱熹一脉,更重要的是通过这种办法来削弱理学的影响力。

    这件事情换做其他人来做的话,未必有人敢那么做,就算是敢,也绝对没有那个威慑力。

    就好比方立,楚毅敢保证,如果说自己将这件事情交给方立去办,那么方立绝对会倾尽全力,但是楚毅相信方立十有八九办不了朱熹后人。

    就如那曲阜孔氏一族,在曲阜,天子的命令都不如孔氏的话好使,同样在福建建阳,朱熹后人的影响力也不会差,方立真的敢对付朱熹后人,搞不好方立等人就有可能会为山贼所劫杀。

    天子脚下都有人敢私自调动兵马,更不要说是天高皇帝远的福建之地了,这等所在,远离京师皇权中心,怕是百姓都未必知晓当今天子是哪一位,当地豪绅登高一呼都能够聚集一群百姓,给你上演一出良民变山匪的把戏。

    千里迢迢,一路跋涉,从京师前往福建哪怕是再怎么急赶那也至少需要一两个月的时间。

    华山

    奇骏山岭之间,一片建筑群落在山间隐现,正是江湖之上颇有名气的华山派之所在。

    数十年前,提及华山派,哪怕是少林、武当乃至日月神教都要生出几分敬意。

    实在是当时华山派兴盛到了极致,门中高手辈出,然而盛极而衰,先是剑气之争使得华山派内部生出龌龊,紧接着就是魔教来袭,华山派高手同魔教强者同归于尽。

    自此偌大的华山派只剩下大小猫三两只,江湖地位一落千丈。

    昔日江湖一流好手十几二十名的华山派如今也就只靠着岳不群以及宁中则二人勉强支撑着,下一代弟子当中,也就只有一个令狐冲勉强算得上二流顶尖好手。

    自江南归来,令狐冲便被岳不群打发前去后山思过崖闭门思过,却是令宁中则很是不解。

    【有事情耽搁了,继续码字,大章送上求月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搜狗手机版网址:( 诸天最强大佬 http://www.kenshuxs.com/4_4598/ 移动版阅读m.kensh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