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书网 > 灵异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五章 剑圣之殇【1更】
    ?

    林平之睁大了眼睛站在齐琥身旁,一脸的惊色道:“师傅,这风清扬竟然如此厉害,大总管他能将风清扬给斩了吗?”

    一直以来在林平之眼中,自己的师傅便是天下间数得着的强者了,至于所楚毅,那自然是天下第一人。

    可是先前齐琥同风清扬一战却是让林平之意识到风清扬的强悍之处,这会儿眼见风清扬同楚毅更是战了个旗鼓相当,这便让林平之生出几分担忧来。

    万一楚毅败在对方手中的话,对于朝廷来说影响可是非常之大的。

    齐琥眼睛一眯,目光紧紧的盯着正在交手当中的楚毅还有风清扬,缓缓道:“风清扬的确很强,只可惜他比起督主来还是要差了一筹。”

    从楚毅接手东厂以来,齐琥便跟在楚毅身边,可以说亲眼见证了楚毅由弱到强,从刚刚接手东厂之时,楚毅一身修为甚至比他还差几分。

    可是这才几年过去,楚毅一身修为已经是站在了整个天下的巅峰,至少在齐琥印象当中,他所知晓的先天强者中,根本就没有几个人能够同楚毅相比。

    或许风清扬很强,但是在齐琥看来,楚毅比风清扬更强。

    一声金铁交击之上传来,就见风清扬闷哼一声,身子一个踉跄,一抹嫣红自风清扬肩膀之上洇染开来。

    正所谓久守必失,哪怕是风清扬一身独孤九剑的剑术出神入化,可是楚毅那如同鬼魅一般的身形也是达到了极致。

    凭借着一身出神入化的剑术,风清扬的确可以称得上一声剑圣,真的比试剑法的话,就算是楚毅也不可能在这方面保证自己能够超越风清扬。

    但是方孝玉并不需要同风清扬比试剑术啊,他只需要想方设法的斩了风清扬便是。

    其实楚毅早就在心中模拟过同风清扬这等剑道强者交手的过程。

    以风清扬的剑道修为,真的同其比试剑术,那根本就是拿自己的短处于对方的长处相比。

    而独孤九剑号称破尽天下武功招数,这一点的确是令人惊叹,但是破尽天下武功招数不假,但是独孤九剑却也有破不了的地方。

    譬如强大的力量,恐怖的速度,这些可不是什么招数,如果力量强大到一定的程度,就算是独孤九剑能够破去天下武功招数又能如何,只需要一招简简单单的力劈华山,独孤九剑自然可破,关键那雄浑大力总要有人来承接吧。

    在么就是如同楚毅这般快到了极致的速度,风清扬虽强,可是其速度必然有一定的极限,只要楚毅出招的速度超过了风清扬破招的速度,那么就算是有天下第一剑法在手,心念跟不上出招速度,岂不是一样无用吗?

    方才楚毅同风清扬交手有一部分却是好奇那独孤九剑究竟有何精妙之处,所以出招之间收敛了几分。

    不得不说独孤九剑真的很强,破尽天下武功招式也并非是虚妄,同时楚毅也看出,独孤九剑对于用剑之人剑道天赋要求实在是太高了。

    这一点从独孤九剑的传承之人就能够看得出,独孤求败做为独孤九剑的开创者,一生难逢敌手,求一败而不可得。更是自创独孤九剑,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千古罕见的剑道奇才。

    及至后来,独孤九剑传至风清扬手中,倒也在风清扬手中大放异彩,只可惜风清扬虽强,却也只是师法前人罢了,于独孤求败相比根本就没有什么可比性。就算是如此,凭借着独孤九剑,风清扬依然是博得了剑圣的名号。

    再后来,独孤九剑传与了令狐冲,相比风清扬,令狐冲就更差了一筹,相对来说,风清扬选择令狐冲做为独孤九剑的传人,一方面是令狐冲乃是华山弟子,另外一方面也是不想独孤九剑在他手中断了传承。

    也就是说其实在风清扬心中,令狐冲并非是独孤九剑的完美传人,但是也能够看出,独孤九剑的传人一代比一代弱。

    如果说于楚毅交手之人是独孤求败的话,楚毅断然不可能那么轻易的便伤了对方,甚至可以说都未必是其对手。

    奈何风清扬天资所限,能够将独孤九剑修行的出神入化已经是其极限了,至于说想要踏出独孤九剑的限制,真正走出自己的路子来却是差了一筹。

    因此当楚毅陡然之间爆发出惊人的速度的时候,风清扬一下子就乱了阵脚。

    明明他看到楚毅出招心中也闪过破招之法,关键心念所动,手中长剑却是慢了一步。

    等到他出招试图去破解楚毅的招式的时候,楚毅却是凭借着惊人的速度已经变换成了另外一招。

    如此一来,不过是转眼功夫,风清扬身上便几处地方飚出了血花。

    原本看着风清扬大战楚毅同楚毅战了个旗鼓相当的令狐冲脸上满是兴奋之色,就差没有直接高呼替风清扬加油了。

    结果一转眼的功夫,局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风清扬竟然在楚毅手中连连败退,身上也多了几处伤口。

    在令狐冲心目当中,风清扬绝对是无敌的存在,在他看来,凭借着独孤九剑,风清扬绝对能够斩了楚毅。

    但是现实却是给了他当头一棒,本该无敌的风清扬这会儿竟然被楚毅压制住,只能靠着连连后退来缓一口气,就算是如此仍然是难以避免的被楚毅所伤。

    风清扬脸色苍白,眼中满是惊骇之色,显然是意识到了自己同楚毅之间的差距所在。

    他同楚毅差了不是内力修为,也不是武道见识,而是楚毅在速度方面超出了他。

    下一刻一抹璀璨的剑光划过,风清扬身子一僵,整个人递出去的一剑颓然无力的跌落在地,整个人跌坐于地,目光平静的看着收剑而立的楚毅,脸上露出几分苦涩缓缓道:“我败了!”

    楚毅神色平静的看着跌坐于地的风清扬道:“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惨然一笑,如同回光返照一般,风清扬笑道:“非独孤九剑不如你,而是风清扬不如你……”

    说话之间,就见一股鲜血自风清扬咽喉之间激射而出,竟然是被楚毅以极快的速度划过了咽喉。

    哪怕风清扬竭力闪避,可是咽喉这等要害部位,差之毫厘,谬之千里,只是一缕剑锋划过,若是身体其他部位可为皮肉伤,但是在咽喉部位,那就是致命一击。

    随着鲜血激射,风清扬脸上面无血色,原本炯炯有神的双目也黯淡了下去,努力平时楚毅的头颅也一下子低了下去。

    名动江湖的一代剑圣风清扬就这般陨落。

    “啊!师祖……”

    直到这个时候,令狐冲方才反应过来,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风清扬竟然会死在楚毅手中。

    看傻了的李贞这会儿哪里还管的了扑向风清扬的令狐冲啊,猛地一拍身下马匹口中吼道:“走,快走啊!”

    顿时李贞在一众亲卫的护持下转身就向着己方大军逃了回去。

    相隔数十丈远,楚毅看着李贞身影被一群亲兵所遮蔽不禁皱了皱眉头,如果李贞慢了那么一些的话,他倒是可以趁机斩了李贞,只是李贞反应太快了,见到风清扬身死便逃,根本就不给他出手的机会。

    令狐冲扑到风清扬身旁,脸上满是悲伤之色。

    自从岳不群被逼离华山之后,宁中则几乎不问世事,至于说昔日同他感情甚好的小师妹也对其冷淡了许多。

    纵然是成了华山派掌门,可是令狐冲却陡然之间感觉自己像是突然被抛弃了一般,也只有从风清扬这里,他才能够寻会几分昔日被师傅、师母呵护的那种感觉。

    加之风清扬教导其独孤九剑,待其犹如师长一般,所以令狐冲对风清扬感情还是相当深的。

    如今眼见风清扬身死当场,令狐冲自然是悲伤不已。

    几道身影落在楚毅的身旁,目光落在令狐冲身上。

    齐琥看着令狐冲,皱了皱眉头道:“督主,这人……”

    楚毅淡淡道:“先拿下了再说!”

    齐琥上前,大手向着令狐冲肩膀抓了过去,令狐冲到底是习武之人,虽然说心神悲痛,但是身为习武之人的警觉还是有的。

    感觉到有人向着自己抓了过来,几乎是本能的抓起地上跌落的宝剑随手便是一式独孤九剑向着齐琥刺了过来。

    剑法精妙绝伦,正奔着齐琥的破绽而来。

    “咦!”

    齐琥身形一晃,避开令狐冲一剑,眼中流露出几分惊讶之色道:“你这小子倒是有几分天份,竟然这么快便掌握了独孤九剑!”

    当然话中虽然称赞,可是齐琥却是没有将令狐冲放在心上。如果说是风清扬的话,他自然不是对手,但是令狐冲比之风清扬却是差了太多。

    纵然是有独孤九剑在手,令狐冲也断然不是齐琥对手。

    只见齐琥翻手便是一拳轰在了令狐冲那剑身之上,一股雄浑的内力激荡之下,刹那之间便震得令狐冲虎口剧痛,随之齐琥两指夹住剑身就那么一扯,令狐冲内力不够,根本就把持不住手中宝剑,顿时手中长剑便脱手而飞,落入了齐琥手中。

    本身令狐冲一身修为也就是江湖二流巅峰罢了,仗着独孤九剑倒是可以同一流好手一战,现在失了宝剑,一身剑术自然也就无从施展,转眼功夫便被齐琥封住了周身穴位。

    齐琥冲着楚毅拱了拱手道:“督主,令狐冲在此!”

    楚毅看了一脸不服之色的令狐冲,微微摇了摇头道:“押下去吧!”

    齐琥冲着林平之道:“平之,你且将令狐冲带走,记得好生看管!”

    林平之颇为兴奋的上前,推了令狐冲一把道:“令狐掌门,请吧!”

    看着林平之押走令狐冲,楚毅颇有几分古怪之感。

    齐琥看着跌坐于地的风清扬轻叹一声道:“真是可惜了,堂堂一代剑圣,却是识人不明,以至于晚节不保!”

    楚毅看了齐琥一眼道:“齐琥,你且寻一处地方将其安葬了吧!”

    虽然说风清扬可以说得上是一个反贼,但是对方既然已经伏诛,楚毅却也不至于那么不近人情让其曝尸荒野。

    齐琥深吸一口气向着楚毅一礼道:“属下代风清扬谢过督主宽宏大量!”

    抛开各自的立场,齐琥对于风清扬自然是极为欣赏与钦佩的,就算是楚毅不开口,他也要开口求楚毅允他为风清扬收尸。

    目光扫了远处颇为混乱的大军,楚毅眼中流露出几分不屑之色,转身回了大营。

    日落西山,军中大帐当中,十几名军中将领一个个神色肃然的立于帐中,楚毅坐在那里,目光扫过一众人道:“诸位,宁王叛军的军容大家也都看到了,不知道大家可有什么破敌之策?”

    京营经过一番重组之后,尤其是楚毅更是一番大开杀戒,可以说整个京营将领层面上被楚毅大肆清洗了一番。

    不敢说军中没有尸位素餐的将领,但是较之先前至少一下子少了七八成之多,一大部分颇为才华的军中将领被楚毅提拔了起来。

    所以说在场十几名军中将领,真正出身于勋贵之家的也就那么三四人罢了,就算是这三四人,那也没有一个是酒囊饭袋之辈,真正在军中混日子的勋贵子弟不是被楚毅斩了就是被吓得自己辞去了军中职务,真正能够留下来的军中将领,至少都有几分能力。

    徐天佐乃是定国公一脉,只不过徐天佐差了定国公徐光柞一辈,可以说是旁支中的旁支。

    年不过三十的徐天佐绝对是一员将才,否则的话,以楚毅对勋贵将领要求之苛刻,对方也不可能执掌一营上万兵马。

    只听得徐天佐抱拳开口道:“大总管,依末将之见,宁王叛军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末将愿率麾下精兵做为先锋冲阵,待到叛军阵势大乱,我军便可以大军冲杀,一战可定矣!”

    Ps:推一本正在限免中的书,《一起扛过枪》,简介:抓过间谍打过熊,见过神九上过天,朱日和抓满广志,机步学院曾称王……一个90后小兵的军旅生涯,一段许三多似的无悔人生。正在限免中,已有90多万字,值得一宰!

    【最后25个小时了,月票不砸会过期作废滴,翻翻票夹吧,跳蚤拜求。】( 诸天最强大佬 http://www.kenshuxs.com/4_4598/ 移动版阅读m.kensh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