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书网 > 灵异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一章 掘地三尺也要找出来!【八千求票】
    “末将等拜谢大总管!”

    众将领闪身让开路来,很快楚毅一行人便抵达到了太原城知府衙门之所在。

    知府衙门这会儿已经是清理一空,原本被鞑靼人所占据,经过一番修缮,倒也恢复了几分旧观,做为楚毅的休憩落脚之地却也合适。

    府衙之中,楚毅落座,一众将领也都各自落座。

    楚毅目光落在徐天佐、孙秋几人的身上,端起边上的茶水,缓缓的喝了一口茶水这才道:“说一说这一战的损失如何吧!”

    徐天佐、孙秋对视一眼,就听得徐天佐开口道:“回大总管,此番末将攻城,共计斩杀鞑靼士卒千余人,自身死伤数百人。”

    孙秋深吸一口气道:“末将分守三门,却是拦下了仓皇而逃的鞑靼头领胡里木,一场激战下来,共计斩杀鞑靼士卒近两千人,自身伤亡……自身伤亡达两千人之多!”

    方才徐天佐言及斩杀鞑靼人上千人,自身伤亡只有数百,不少将领脸上露出振奋之色。

    要知道徐天佐他们可是做为攻城的一方,历来攻城一方死伤都是守城一方的数倍还多,结果徐天佐攻破了太原城,自身死伤尽然都没有鞑靼人多,这自然是令人惊讶不已。

    而孙秋拦截胡里木逃窜,竟然付出了近两千人的伤亡,对比徐天佐的伤亡,自然也是令人为之心惊。

    不过只要冷静下来想一想,大家对于孙秋手下的兵马死伤人数倒也能够接受。

    有一句话说得好,穷寇勿追,面对亡命逃窜的穷寇,追杀都不怎么好,更不要说是直接堵住对方的逃亡之路了。

    想一想孙秋所斩杀的鞑靼人士卒数量吧,双方差不多是一比一,这根本就是大功一件啊。

    别看孙秋手下死伤众多,可是在场任何一位将领,哪怕是徐天佐也不敢保证自己处在孙秋的位置就能够比孙秋做的更好,搞不好由他们来统帅兵马的话,死伤会更多。

    楚毅微微颔首赞赏道:“不错,能够在鞑靼人拼命的情况下还拦下了鞑靼人,此战能够如此完美收官,孙秋功莫大焉。”

    听得楚毅赞赏孙秋,徐天佐倒也不嫉妒,孙秋之所以被楚毅所称赞,却是孙秋自身应得的,他先前在南城门处见到那些战死的士卒的凄惨模样,自然是能够想象得出面对鞑靼骑兵的冲锋,孙秋堵住城门口那是何等的凶险,一个不小心便有可能会被鞑靼骑兵破阵而出。

    甚至如果鞑靼真的冲破了孙秋手下军阵的话,鞑靼人更狠辣一些,反过来未必不可以马踏孙秋手下的人马。

    孙秋恭敬道:“大总管,胡里木投降,如今正在厅外,末将不知如何处置是好,还请督主明示。”

    楚毅沉吟一番道:“带胡里木!”

    “带胡里木!”

    很快被五花大绑的胡里木便被两名士卒给带了过来,进入大厅之中,胡里木脸上低着几分桀骜之色。

    虽然说落败投降,但是自胡里木心底,他其实是瞧不上大明一众将领的。

    而且此番胡里木也不认为他战败是因为鞑靼不如大明,而是他疏忽大意,加上手下人马不足,如果给他一万铁骑的话,他绝对能够杀出城去,甚至给大明以重击。

    这会儿进入到大厅当中,胡里木目光扫过大厅当中一众大明将领,最后自然是落在了居于正中的楚毅的身上。

    当看到楚毅的时候,胡里木眼中不禁流露出几分惊愕之色,实在是楚毅太过年轻了。

    楚毅从面相上看就像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尤其是坐在那里,身上的威势自然而然流露,所以说看到楚毅的瞬间,胡里木几乎不敢相信他所看到的便是传言当中那位权倾天下的权阉楚毅。

    胡里木打量楚毅的同时,楚毅也是打量了胡里木一番。

    胡里木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就是一个普通的鞑靼人头领罢了,无论是实力还是其他都不足以让楚毅另眼相看。

    只看了一眼,楚毅便对胡里木没有什么兴趣了。

    反倒是胡里木盯着楚毅道:“你便是那大阉贼楚毅不成?”

    身为俘虏,竟然一开口便称楚毅为阉贼,可见在胡里木的心中,他根本就没有当自己是俘虏,或者说在他的心理上,他就没有认为自己输了。

    不过话一出口,胡里木心中便隐隐的有些后悔。

    虽然说心中不认为自己输了,但是他也知道自己已经沦为了阶下囚,他如果真的有那种视死如归的勇气的话,怕是先前也不会在身陷重围的时候选择了投降了。

    不过话既然已经出口,想要胡里木收回明显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只能硬撑着。

    “大胆,竟然敢对大总管无礼!”

    刹那之间,就见一声冷哼传来,紧接着胡里木双腿膝盖处传来剧痛,整个人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剧烈的疼痛让胡里木差点昏死过去,可是被两名士卒给架着就连倒地都不能。

    膝盖碎了!

    齐琥一出手便凌空击碎了胡里木的膝盖,废去了胡里木双腿,算得上是对胡里木无礼之举的惩处。

    楚毅神色不变,只是淡然无比的看着胡里木道:“你便是巴尔斯博罗特留在太原城的胡里木吧,本督看你似乎心有不服?”

    胡里木咬着牙,忍着剧痛道:“老子不服,有本事我们战场上一对一的厮杀,我鞑靼铁骑怕过谁?”

    微微摇了摇头,楚毅神色平静道:“不过一莽夫尔,剁了他的脑袋,给巴尔斯博罗特送去吧!”

    楚毅一言便决定了胡里木的生死,别看胡里木是鞑靼人一名部落头领,同样也是一名万夫长,在鞑靼人那里也算的上是高层了,可是在楚毅眼中,胡里木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陡然之间听到楚毅的话,胡里木几乎是本能的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脸上露出惊骇之色吼道:“你……你竟然要杀我!”

    楚毅淡淡摆了摆手道:“怎么,难道本督还不能杀你了?”

    胡里木眼看着身后的两名士卒竟然将自己架着向厅外而去,顿时尖叫道:“你们不能杀我,我可以告诉你们巴尔斯他们的消息,我可以……”

    胡里木一下子慌了,实在是楚毅的态度太过平静了,尤其是他看到楚毅看他的目光当中不带丝毫的起伏,就像是看着不相干之人一般,这就更加的让胡里木心中慌乱了。

    楚毅这是眼中真的没有他啊,完全无视于他,也就意味着楚毅杀他不是在恐吓于他,那是真的要斩了他啊。

    要知道他先前选择投降不就是为了活命吗,结果这会儿竟然要被砍掉脑袋,他怎么甘心。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投降,我愿意归顺大明,永远效忠于大明……”

    楚毅只是淡淡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历来中原王朝对待异族大多以王道对待,只要异族愿意臣服,中原王朝往往会既往不咎,非但是不咎过往,更是对其加以封赏,却不知一旦中原式微,这些昔日收敛起爪牙,默默舔舐伤口,恢复元气的异族会再出露出獠牙,狠狠的咬上一口。

    大明号称万邦来朝,太祖朱元璋更是钦定了十五个不征之国,可见大多数时候中原王朝对待异族的态度。

    当然,如果中原强盛,那么以王道教化异族那倒也罢了,兼容并蓄厉害都是中原的优势。

    关键如今大明国力却是衰落,却不是讲究什么仁慈的时候,甚至在楚毅看来,对待异族,能以杀伐解决问题就不用考虑其他的怀柔之策。

    对于楚毅下令斩杀胡里木,在场的一众将领一个个神色平静,丝毫没有露出惊讶之色。

    在他们看来,楚毅杀了胡里木那是再正常不过了,反正楚毅杀了那么多人,多一个胡里木也不多。

    不过是一转眼功夫,就见一名士卒捧着一个托盘,托盘之上,一颗狰狞而又血淋淋的脑袋,不是胡里木又是何人。

    楚毅摆手道:“派人给巴尔斯博罗特送去!”

    说话之间,楚毅看向徐天佐、孙秋二人道:“太原城已经重回朝廷治下,自是需要官员治理,城中官员徐仔细甄别,但凡是主动投靠鞑靼之人者,一律斩之。”

    言语一顿,楚毅眼中闪过一道厉色道:“据锦衣卫消息,先前太原城之所以那么轻易的被鞑靼人所破,却是有城中几大家族勾结鞑靼人,私下开启城门,方使得太原城陷落,此事你们可曾查探清楚?”

    锦衣卫消息最为灵通不过了,太原城为什么会那么快陷落,只要不是傻子肯定会查探个清楚。

    毕竟太原城如果有所防备的话,以鞑靼人的攻城之能,即便是人多势众,在上万士卒的防守之下,也不至于会一日之间便被攻破。

    徐天佐深吸一口气道:“回大总管,末将已经亲自调查清楚,太原城之所以陷落,却是源自于城中苗氏、卢氏几家勾结鞑靼人,暗中开启城门,尤其是胡里木坐镇太原城期间,苗氏、卢氏几家助纣为虐,帮助鞑靼人筹集粮草,在太原城中制造血腥杀戮……”

    当徐天佐将苗氏、卢氏等家族这些时日在太原城当中是如何帮助鞑靼人助纣为虐,凌虐城中百姓的行为道出,大厅之中,一众将领一个个的露出气急之色,脸上满是怒容。

    一名将领更是忍不住一拍桌案怒吼道:“该杀,如此数典忘祖之辈,真真该杀啊!”

    “数典忘祖,真是数典忘祖啊,便是屠了其九族也难赎其罪!”

    楚毅神色平静,但是一只手却是摩挲着手指尖的玉扳指,可见楚毅心中杀机沸腾。

    早先便已经知晓苗氏、卢氏几家勾结鞑靼,不曾想苗氏几家将太原城献给鞑靼也就罢了,竟然还在太原城中助纣为虐。

    只听得楚毅缓缓道:“苗氏、卢氏几家如今何在?”

    孙秋拱手道:“回督主,几家心知太原城破难逃朝廷惩治,先前曾随同鞑靼人一起试图出城,不过被末将一通箭雨射回去,自此再没他们的踪影,不过末将可以保证,他们几家绝对藏身在城中。”

    一名将领道:“掘地三尺也要将他们给找出来,然后凌迟处死,以儆效尤!”

    楚毅看着孙秋,只听孙秋道:“末将已经派出几队人马在城中搜寻苗氏、卢氏几家的踪迹。”

    楚毅微微颔首道:“加派人手,哪怕是其狡兔三窟,上天入地,也要将他们给本督一个个的找出来!”

    孙秋立刻肃声道:“末将遵命!”

    却说苗氏、卢氏几家在城门口处被孙秋部一通箭雨吓破了胆,逃回城中。

    他们自然是息了同鞑靼人出城的念头,城外明显有朝廷大军埋伏,鞑靼人怕是自身都难保,他们跟着鞑靼人,只怕会死的非常之惨。

    先前鞑靼人命他们先行出城探路,就表明鞑靼人根本就没有将他们的生死放在心上,从那个时候,苗远等人便知道想要靠鞑靼人是没指望了。

    所以苗远等人直接躲进了太原城中。

    太原城那么大,他们几家在太原城中哪怕是扎根的时间最短的也有数十年之久。

    正所谓狡兔三窟,做为大家族,他们在太原城中自然不止有一处藏身之所在。

    先前之所以想要同鞑靼人一同逃出去,那是因为他们眼见城破,生怕到时候会被清算。

    毕竟他们勾结鞑靼人,这等重罪一旦被抓到,怕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但是如今他们根本就出不了城,所以只好选择躲起来。

    苗远亲自将苗家嫡系几房分散开来,然后让他们装作平民百姓,以求能够逃过一劫。

    他苗家共计嫡系四支,只要有一支活下去,那么他们苗家就不算绝灭。

    不只是苗家,就算是卢氏等其他几家也都做出了同样的安排,毕竟到了这个时候,他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尽可能的保全家族传承不灭。

    否则的一旦被全部抓到的话,那就真的是要家族绝灭了。

    当然苗远等人虽然做出了这般的安排,他们自身也是不想被朝廷给抓到,毕竟一旦被抓到,等着他们的会是什么下场,他们自己心中也都清楚。

    只要不是想死,肯定会想尽办法的藏匿起来。

    苗远还有几名亲信仆从所躲藏的正是一间不起眼的民宅,这一处民宅平日里自是有人打理。

    虽然说苗远不可能早早的便预料到苗家会有今日之大劫,但是素日里的小心谨慎,让苗远早些年便在太原城中选了几处地方做为家族危机时刻的藏身避难之所。

    在明面上,这一处民宅是属于一户平民之家的,甚至那一户平民之家在这里也居住了达数十年之久。

    只不过这民宅于那一户平民之家来说只有居住权,并没有所有权,这里的一切都是属于苗家的。

    陈家民宅本身就是苗远选定的一处藏身之所,当年他将之托付给忠仆陈钟,甚至还出银子帮陈钟娶了媳妇。

    一晃便是二十多年过去,陈钟都有些老态了,本以为这一辈子家主都不会来他们家,不曾想风云变幻,苗家落难,苗远躲进了陈家地窖之中。

    陈钟大约知道苗家乃是因为勾结鞑靼人而落难,尤其是这会儿朝廷兵马正满城的敲锣打鼓的悬赏苗远等几家族人的消息。

    不敢说全城所有人都知晓吧,至少大多数人都知道朝廷向正在悬赏捉拿苗远等人。

    陈钟自厨房取了饭食小心翼翼的避开家人奔着地窖所在而去却是没有注意到在其身后,其子陈坎正悄悄的跟在其后。

    陈钟进入地窖之中,将饭食放好,一脸恭敬的向着苗远道:“老爷,老奴方才出去打听了一下,这会儿官军正满城悬赏捉拿老爷等人……”

    苗远不禁皱了皱眉头,向着陈钟道:“以后不要去打探什么消息,否则一旦露出什么马脚,极有可能会暴露了老爷我的行踪!”

    陈钟连忙道:“老奴晓得了,一定不会泄露了老爷的踪迹的。”

    苗远微微点了点头道:“如此甚好,你能有如此忠心,不枉老夫当年对你信重有加,如果能够逃过此劫的话,那么此处宅院,老夫会使之真正属于你们陈家。”

    陈钟闻言拜倒于地道:“多谢老爷,多谢老爷!”

    原本紧跟陈钟来到地窖外的陈坎清楚的听到了地窖当中的对话声。

    陈坎听着自己父亲同苗远之间的对话,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是苗家的仆从,甚至就连他们的家宅都是属于苗家的,而不是属于他们陈家。

    尤其是他们陈家窝藏苗远,这可是属于十恶不赦之大罪啊。

    心中慌乱之下,陈坎不小心踩断了一根树枝,咔嚓一声。

    地窖之中,苗远闻言不由的神色大变低呼一声道:“谁!”

    就见两名身手矫健的忠仆一跃而出,眨眼之间出了地窖,一把将转身欲逃的陈坎当场打昏,然后拖进地窖当中丢在了地上。

    【第二更送上,八千字,求票,打赏吧。】( 诸天最强大佬 http://www.kenshuxs.com/4_4598/ 移动版阅读m.kensh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