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书网 > 灵异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 正文 第四百七十四章 大炮轰兮!
    正所谓看热闹的不嫌事大,尤其是这会儿竟然能够看到有人公然同官家作对,这些海商自然是一个个的兴奋不已,远远的观望着。

    不少人甚至直接将珍贵无比的千里镜拿了出来,然后遥遥观望。

    长平号、镇字四舰到来将日月神教的那一艘商船给包围在其中,这会儿就算是日月神教的商船想要离去也是来不及了。

    当几艘舰船赶到之后,戚景通脸上露出几分郑重之色,至于说站在他身边的俞大猷、翟鸾等人也都是神色凝重的看向那一艘商船。

    到了这个时候,他们都没有弄清楚这一艘商船到底是什么来头,这商船的主人又是何方神圣,竟然连大明官府都敢对抗。

    如果说是以往的话,这种事情或许还有可能出现,但是随着楚毅抄家灭族,加上大明一场场的大胜,可以说大明官府的威望早已经是今非昔比。

    所以说眼下真的想要找出有人敢同官府对抗的话,还真的有些困难。

    只听得戚景通高声喝道:“船上的人听着,速速出来束手就擒,本官或许可以考虑给你们一个痛快的死法。”

    十几名之多的士卒被杀,可以说船上的人不管是什么来历,那么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杀人偿命。

    哪怕是这一艘船的主人是什么王爷、权贵之流,那也不可能改变这一结果。

    日月神教的大船之上,数十道身影一个个的面无惧色的盯着四周渐渐围上来的舰船,当真不愧是日月神教的核心教众弟子。

    戚景通的高呼声传来,舰船之上,原本主事的上官云却是被东方不败给派了出去给楚毅送信去了,所以能够主事的也就剩下了一名坛主。

    坛主朱奇是一个圆滚滚的胖子,一副员外装扮,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富态的员外,却是极少有人知道这朱奇竟然是日月神教的一名坛主。

    上官云不在,朱奇身为坛主,面对这种情况却是不得不站出来。

    只见朱奇走出去船舱,当看到四周那一艘艘的舰船的时候,朱奇不禁神色为之一变。

    以日月神教的消息渠道自然是知晓大明在楚毅的主持下建造了一些新式舰船,这些舰船装配了一门门的火炮,而这会儿这些舰船之上的火炮却是对着他们的舰船。

    朱奇那一副模样怎么看都像是一众人的主人一般,当戚景通看到朱奇的时候,只听得戚景通向着朱奇道:“阁下还不速速束手就擒!”

    朱奇面色虽然说有些难看,对于四周那一门门黑洞洞的大炮,说实话朱奇心中真的是有些紧张,可是他想到了船舱之中的那位存在,一颗心却是落了下来。

    只听得朱奇冲着戚景通冷笑一声道:“真是好笑,我家主上在此,尔等竟然敢惊扰主上之清净,真是死有余辜……”

    “什么?这……这人不是得了失心疯吧!”

    “天啊,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历,竟然还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距离近一些的商船之上,不少人听到了朱奇的言语,自然是一个个的露出惊骇之色。

    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啊,哪怕是被大明官军舰船包围的情况下都还这么的张狂,至少让不少人看的目瞪口呆。

    莫说是这些旁观的人了,即便是戚景通都被朱奇的豪言壮语给吓了一跳。

    不过戚景通却也没有被镇住,带有几分探究的目光扫过朱奇以及那一艘大船,最终确信那一艘大船并没有官船的一些特征,而是真真正正的民间所造大船,显然这些人并没有什么官府背景。

    翟鸾捋着胡须,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前方那一艘商船,长声道:“让你家主上前来见我们,否则的话,今日定叫尔等片甲不存!”

    说话之间,只听得翟鸾一声断喝道:“开炮!”

    随着翟鸾一声令下,顿时就见十几门火炮齐齐开火,就见一道道的水柱轰然升起,数丈高的水花溅起,其中一枚炮弹因为临近商船的缘故,溅起的水花直接浇了朱奇等人一头。

    随着这一同炮轰,原本张狂无比的日月神教教众一个个的如同落汤鸡一般,不少人脸上终于露出了惊惧之色。

    朱奇带着几分后怕冲着翟鸾、戚景通等人吼道:“你们等着,我家主上定然不会饶过你们!”

    船舱之中,当朱奇恭敬的拜倒在东方不败身前的时候,东方不败皱了皱眉头道:“外间何事如此如此之吵闹。”

    朱奇颤声道:“回禀教主,因为上官堂主杀了军中士卒的缘故,对方又调来了足足五艘战舰,这会儿正逼着教主出去呢!”

    东方不败不禁皱了皱眉头,眼中闪过一道精芒道:“本教主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何人要见本教主。”

    方才的炮击之声东方不败自然是听得清清楚楚,如果说对方真的炮击商船的话,说实话东方不败还真的招架不住。

    或许他自己不惧炮击,但是他所呆的这一艘船绝对扛不住啊,至于说朱奇等人的安危,东方不保还真的没有放在心上。

    戚景通看到朱奇进入船舱不见不禁看向俞大猷道:“俞将军,你猜这商船的主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俞大猷闻言不禁摇了摇头,他要是知道的话那就不至于一脸的茫然之色了。

    当一身红衣的东方不败走出来的时候,一袭红衣衬托的东方不败风华绝代,乍一看好似一绝代佳人一般。

    “咦,怎么是一名女子呢?”

    “可惜了,真是可惜了如此佳人,得罪了朝廷,怕是至于死路一条了。”

    当看到东方不败那一副装扮出场的时候差不多所有的人都将东方不败当做了一名风华绝代的女子,甚至有人为东方不败感到惋惜。

    下一刻也没见东方不败有什么异动,似乎是手指微微异动,紧接着就见不远处的一艘商船之上,一道身影身子一僵,下意识的捂住了咽喉,可是此人眨眼之间便倒在了甲板之上。

    不过是一名商贩而已,这会儿似乎是犯了东方不败的忌讳,结果却是被东方不败一击斩杀当场。

    说来那名商贩的死其实注意到的人可谓是寥寥无几,也就是俞大猷注意到了东方不败那不起眼的动作,所以才猜到那人是被东方不败给杀死的。

    只听得戚景通向着东方不败道:“这位姑娘……”

    东方不败闻言不由的眉头一皱,一枚银针激射而出。

    正站在甲板之上的戚景通却是不知道一枚夺命银针正向着他飞了过来。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只听得一声大喊传来:“小心暗器!”

    一道刀光划破虚空向着站在那里的戚景通劈了过去,戚景通下意识的愣了一下,似乎是没想到俞大猷竟然会向他斩出那么一刀。

    下一刻只听得叮当一声,俞大猷竟然一刀将那一枚银针在没入戚景通身体之前生生的劈落。

    当看到地上那一枚银针的时候,首当其冲在鬼门关之前走了一遭的戚景通不禁面露忌惮之色,同时感激的向着俞大猷道谢不已。

    可以说方才他真的是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要不是俞大猷反应及时的话,说不定这会儿自己已经遭了算计了。

    当俞大猷一刀将那银针劈落的时候,原本神色平静浑然没有将戚景通等人放在眼中的东方不败却是露出几分惊讶之色,虽然说那银针乃是他随手所发,可是即便是随手所为,那也是可以夺命的暗器啊。

    东方不败的目光落在了俞大猷的身上,尤其是看到俞大猷其实不过十几岁的时候,东方不败更为惊叹。

    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竟然能够一刀将自己打出的银针给挡下来,这如何不让东方不败为之侧目。

    俞大猷神色凝重的看着东方不败喝道:“尊驾竟然如此下作,竟然暗箭伤人!”

    打量着俞大猷,东方不败淡淡道:“小辈,既然你能够拦下本教主一枚银针,那么今日本教主便饶你一命!”

    “教主?银针?”

    莫名的有人脑海之中生出一个名字来,东方不败,日月神教之主。

    毕竟四周不少人都是大商人,这些人多多少少不可避免的要同江湖众人打交道,所以说这些人当中便还有人听说过东方不败的名头。

    如今这天下间,能够以银针伤人,并且自称教主者,似乎除了日月神教之主之外,就没有其他人了吧。

    “他……他不会就是日月神教之主,东方不败吧!”

    一名海商看着站在那里风华绝代的东方不败不由的惊呼一声,脸上满是震惊之色。

    “东方不败!”

    俞大猷闻言不由的眼睛一眯,东方不败之名可以说江湖之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昔日东方不败被称为江湖第一高手,然而随着东方不败同楚毅一战之后,东方不败那第一的名头也就自然而然的转移到了楚毅的头上来。

    但是即便是如此,一战下来,东方不败虽然说丢了第一的名头,却是名声更盛,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东方不败背着手目光落在了翟鸾身上的时候,东方不败禁不住眼睛一亮,竟然向着翟鸾还有俞大猷等人道:“来者是客,诸位既然来了,那就随本教主登船吧,侯爷好让本教主一尽地主之谊!””

    说话之间,东方不败身形跃起,脚踏虚空,竟然直奔着翟鸾、俞大猷几人而来。

    “不好,大家快走!”

    明白了东方不败的身份,尤其是这会儿东方不败竟然奔着他们而来的时候,俞大猷当先反应过来,几乎是本能的高呼一声。

    翟鸾做为一军之主,虽然说对于东方不败的武力没有多少了解,可是他也是听说过当初楚毅同东方不败一战不分胜负,连楚毅都那么厉害了,想来这位东方不败就算是不如楚毅,想来也差不了多少才是。

    不过面对着东方不败的时候,翟鸾神色平静,丝毫没有惊慌失措的神色。

    翟鸾大手猛地划过虚空口中喝道:“给本帅轰!”

    一直都等着翟鸾的消息的几艘舰船这会儿看到了代表攻击的旗语的同时几乎是将所有的炮弹都向着日月神教的那一艘大船轰了过去。

    这一次炮击可不像先前那般只是一种威慑,而是真的向着大船轰了过去。

    数十发炮弹在如此近的距离的情况下,差不多一半的炮弹都轰在了那一艘大船之上,伴随着轰隆隆的爆炸声,一艘大船就那么的轰然炸开。

    日月神教的这一艘大船之上,数十名日月神教的教众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甚至不少日月神教的教众只看到自家教主出手,正高声欢呼的时候,巨响传来,紧接着就是巨大的爆炸之声以及将他们撕裂的强大的冲击波袭来。

    东方不败身形还没有落在舟船之上就听得身后传来巨响声,心中不由的为之一震,显然是没有想到翟鸾竟然有如此之决绝的心态。

    一抹刀光划过虚空向着他劈了过来,刀光迅捷无比,犹如羚羊挂角,无有痕迹,哪怕是东方不败抬手一指点在刀身之上拦下俞大猷一刀也禁不住为之赞叹。

    俞大猷这一刀可谓是其一身所学之精粹所在,不只是包含了他一身之所学,更重要的是杂糅了许多他自所交手的东瀛武士身上所学到的一些刀法精髓。

    东瀛刀法不同于中原刀法,东瀛刀法重杀伐,简单而又迅捷,可以说另辟蹊径,走向一个极端。

    俞大猷这惊艳一刀可谓是柔和了中原刀法以及东瀛刀法之精髓,也就是俞大猷自身积累不足,若是再给俞大猷几十年,再同东方不败交手的话,只怕强如东方不败在面临俞大猷的时候都要谨慎小心。

    一掌拍飞了俞大猷,东方不败一只手扣住了翟鸾肩膀道:“这位便是翟鸾大将军吧!””

    深吸一口气,翟鸾没有丝毫紧张与担忧之色,神色之间一派平静道:“正是翟某,久仰教主之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俗!然则翟某却不曾想如教主这般人物,却是如此之不智!”

    东方不败何等人物,如何听不出翟鸾的意思,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他之所求无非就是武道前路罢了,至于说日月神教之存亡,早已不被其放在心上。

    日月神教兴盛也罢,破败也罢,与他何干。

    东方不败这一笑却是让翟鸾、俞大猷、戚景通等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瞥了俞大猷、戚景通等人一眼,东方不败背着手,丝毫不担心身旁的翟鸾能够脱身道:“替本教主带话给楚毅,就说本教主在此恭候大驾,若是楚毅不来,那就不要怪本教主大开杀戒了!”( 诸天最强大佬 http://www.kenshuxs.com/4_4598/ 移动版阅读m.kensh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