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书网 > 灵异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 正文 第八百八十三章 北伐
    王正礼等人此时也是向着下方看了过去,那传令之人的呼喊之声他们可是听得清清楚楚,虽然说先前他们就已经知晓了朝廷派来了援军,可是到底是派来了什么人,说实话他们还真的不清楚。

    如今听了那传令之人的话,众人方才知晓,原来被天子派来的援军竟然是由名动天下的楚毅所率领的。

    对于楚毅,王正礼等人了解并不算太多,可也不少,至少随着楚毅打着清君侧的旗号进入京师并且幽禁了徽宗赵佶,扶保新君赵构登临帝位,楚毅之名便传遍了天下,而关于楚毅的许多事迹也逐渐流传开来。

    做为官场中人要说对于楚毅一点都不了解的话,那肯定是骗人的,但是坊间所流传的关于楚毅的传言显然许多都不过是谣传罢了,所以说王正礼等人对于楚毅了解并不算太多。

    王正礼、陈密等人对视了一眼,他们先前做过什么,他们心中再清楚不过了,此番能不能够瞒天过海顺利过关就要看楚毅这一关好不好过了。

    王禀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身旁王正礼等人的神色变化,他完全沉浸在欢喜当中,王禀只觉得这一夜就像是在做梦一般,先是做为宣抚使的张孝纯竟然想要将太原城献给金人甚是还算计了他将其擒下,就在他以为太原城要落入到金人手中的时候,峰回路转,王正礼等人竟然拨乱反正,斩杀了张孝纯,将他给放了出来。如今就连朝廷的援军都赶到了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深吸一口气,王禀沉声喝道:“可有宋王之信物。”

    到底是保持着几分警惕,王禀敢肯定城外之人至少有八成是宋王的使者,但是他总要确定一下,万一对方是金人前来诈城呢,若是一不小心上了金人的当以至于让金人入了城,那他王禀岂不是要成为千古罪人吗?

    那传令兵似乎是对此早有预料,高声呼喝道:“殿下印信在此,还请查验。”

    说话之间,就见一枚令牌自下风飞了过来,王禀伸手一抓,就见一块沉甸甸的令牌落入手中。

    目光一扫,看清楚那令牌之后,王禀神色一正,当即恭声道:“末将王禀领命,这便开启城门,恭迎殿下入城。”

    与此同时城外的大军也到了城下,很快王禀亲自下了城楼,只听得一阵吱吱呀呀的响声传来,就见那紧闭的城门缓缓开启,同时天边一轮红日跃出了地平线,洒下一缕光辉。

    沐浴着天边的第一缕光辉,大军浩浩荡荡的进入了太原城。

    太原府知府衙门之中,此刻太原城的大小官员尽皆汇聚在此地拜见楚毅。

    大厅当中,楚毅端坐于正中,目光落在下方十几名官员身上,这十几名官员正是太原城的高层。

    目光一扫,楚毅皱眉道:“宣抚使兼知太原府张孝纯何在?”

    做为一城之最高首脑的张孝纯竟然没有出现在这里,当然是引来了楚毅的注意,眼见楚毅询问张孝纯的情况,王禀、王正礼几人对此早有预料,对视了一眼就见王正礼上前一步道:“启禀殿下,张宣抚使之事颇为复杂,涉及到一件谋逆之大案,还请属下细细道来。”

    楚毅淡淡的看了王正礼一眼,虽然说没有开口说什么,但是意思却是很清楚,就是让王正礼继续说。

    王正礼正了正衣冠,然后将经由他们所加工过后的张孝纯投降金人以至于被他们所斩杀的事情细细道来。

    王禀在一旁拱手道:“殿下,事实就是如此,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若非是王正礼等人拨乱反正的话,只怕这会儿末将已经被张孝纯给害死,就连太原城都要落入金人之手了。”

    楚毅听了王正礼的一番话脸上露出几分似笑非笑的笑意,而这会儿一道身影走了过来,行至楚毅近前,低声传音,楚毅神色不变,只是冲着杨志微微点了点头。

    杨志退到了一旁,目光扫过王正礼等人,眼眸深处带着几分不屑。

    大厅之中静悄悄的,十几个呼吸过后,就算是傻子都能够感受到大厅当中那令人感到极度压抑的氛围。

    陡然之间,楚毅开口道:“王正礼、陈密,尔等可知罪吗?”

    王正礼、陈密心中一突,几乎是本能一般噗通跪倒在地,脸上带着几分惶恐之色高呼道:“殿下啊,属下等有何罪责,我等不知啊!”

    虽然说心中隐隐猜测极有可能是他们同张孝纯一起投降金人的事情泄露了,但是能顽抗到底自然是要顽抗到底啊,至少在没有确凿的证据面前,他们是不打算承认的。

    楚毅轻轻的叩击桌案,淡淡的看了几人一眼道:“看来几位是真的不见棺材不掉泪了。”

    王正礼一副饱受委屈的模样道:“殿下,我等对大宋忠心耿耿,实在是不知殿下为何要诬陷我等……”

    一旁的王禀一脸诧异的看了看楚毅,再看看王正礼等人那一副委屈的模样,张了张嘴道:“殿下,王正礼他们先前受张孝纯所威胁,所以才不得不假意相从,然后得到机会便斩杀了张孝纯拨乱反正,此举当禀明陛下,请陛下嘉奖才是啊!”

    此时立于一旁的杨志有些看不下去跳了出来,一脸鄙夷的看着王正礼等人道:“诸位还真的是墙头草随风倒啊,若是杨某没有记错的话,不久之前就是在这大厅当中,诸位是如何同张孝纯决定投降金人,又是如何在此谋划算计王禀将军的,然后又如何逼死张孝纯,将一切罪责都推到张孝纯一人身上,这些种种,难道诸位都忘了不成?”

    王正礼几人神色微微一变盯着杨志,就听得王正礼咬牙道:“血口喷人,此乃欲加之罪,我等不服,我们要面见陛下……”

    楚毅轻叹一声,看着王正礼几人道:“尔等所为实在是令人所不耻,就连那张孝纯都比你们要强出不少,至少他敢作敢为,可是尔等这般小人行径,真真是枉为大宋官员。”

    说话之间,楚毅向着杨志道:“将完颜银术可带上来,本王倒是要让他们心服口服。”

    听到楚毅的话,王正礼几人顿时如遭雷击一般,十几人就像是丢了魂魄一番,突然之间其中一人哀嚎着爬了出来,趴在地上向着楚毅不停的磕头道:“殿下恕罪,殿下恕罪啊,我等错了,我等错了,还请念在我等没有铸成大错的份上,饶恕我等一遭……”

    这一下还想强撑的王正礼、陈密几人一下子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瘫软在地。

    就连一旁的王禀都看傻了眼,看看软瘫在地的王正礼几人,再看看那趴在地上哀嚎不已的那位官员,王禀不禁下意识的指着王正礼等人,然而一时之间他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吕师囊上前一步,冷笑一声,目光从几人身上收回然后冲着楚毅道:“殿下,以吕某之见,这些寡廉鲜耻之辈当杀之以儆效尤,否则不足以震慑天下。”

    在场一众人说实话还真的是对王正礼等人很是瞧不上眼,实在是这些人的所作所为太过小人,要是他们一条道走到黑的话,那倒也罢了,然而这些人杀了张孝纯,将一切罪责推在张孝纯身上,自己却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似得,只是想一想便让人唾弃不已。

    尤其是如鲁达、武松这些人的性子,要不是强压着心中的火气的话,可能他们一巴掌都将这些人给拍死了。

    楚毅挥了挥手淡淡道:“带下去,审讯一番,案卷呈入京师,择日处斩。”

    噗通一声,王正礼等人一个个的眼睛一翻,竟然吓得昏了过去。

    待到这些人被带走,那些在大厅之外的院子当中等候的下层官员看到王正礼等人被士卒给架了出去一个个的面面相觑,不过消息很快就传了出来,这些官员听了皆是大为震撼,显然是没有想到短短的一夜之间竟然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

    不过是短短的一天的时间,金人大营被破,张孝纯等人欲投降大金而被拿下的事情便传遍了太原府,百姓为之沸腾,尤其是得知当今宋王楚毅亲率大军前来,原本因为金人到来而变得惶惶不安的百姓倒是一下子安心了不少。

    此刻楚毅正同一人对弈,若是有人看到的话定然会非常的惊讶,因为此人不是别人,赫然是被擒下的金人西路军统帅,完颜宗翰。

    一辆宽敞无比的马车之上,楚毅同完颜宗翰相对而坐,在二人面前则是一张棋盘,二人缓缓落子。

    楚毅一子落下淡淡道:“粘罕,你的心乱了!”

    完颜宗翰也就是粘罕闻言深吸一口气,将一枚棋子落下,抬头看着坐在他面前气息沉稳,气质不俗的楚毅缓缓道:“你当真不怕此一去再无回头之路吗?”

    楚毅轻笑道:“阁下不会以为凭借大金的实力能够留下楚某所部人马吧。”

    粘罕盯着楚毅道:“虽然说宋王殿下麾下强者如云,可是如果我大金倾尽全力的话,未尝不能够给予殿下以重创,正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殿下若然损失惨重的话,怕是回返宋国之时,便是身陷牢笼之时。”

    面对粘罕的恐吓,楚毅只是笑着道:“若然楚某果真损失惨重的话,赵构的确会对楚某下手,只是区区大金,还不至于让楚某伤筋动骨……”

    “你……实在是太自大了!”

    粘罕显然是没有想到楚毅竟然如此之自信,说实话粘罕本以为楚毅会拿他们几人去同大金谈判,最大的可能就是双方言和,然后换回燕云十六州,如此一来,楚毅即得了实惠,又得了偌大的名声,携此大盛回返京师,便是楚毅想要行那改朝换代之举,怕是都不会遭受太大的抵制。

    以粘罕的才智,自认为若是他处在楚毅的位子上,就算是没有那谋朝篡位的野心,不打算拿他们几人同大金进行交换,那也会在太原城休整一番,然后征集人马,携大军北上才是。

    可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楚毅不过是在太原府停留了一日而已,补充了粮秣,数万大军竟然誓师北伐,要知道粘罕当时得知楚毅誓师北伐的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呆住了。

    大宋北伐燕云之地可不是一次两次了,每一次都是倾尽全国之力,动用的兵马以十万计,单单是筹备的时间都不是一年两年,这么一比较,似乎楚毅这所谓的北伐是那么的草率,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在过家家一般。

    看着坐在对面的楚毅,不知道为什么粘罕心中突然生出一种看不透楚毅的感觉,实在是楚毅的所作所为皆是出人意料。

    没有理会完颜宗翰看他的那种诡异的目光,楚毅一子落下道:“阁下”( 诸天最强大佬 http://www.kenshuxs.com/4_4598/ 移动版阅读m.kensh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