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书网 > 灵异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 正文 第八百八十四章 黄袍加身亦从之
    金国国都,自金太祖完颜阿骨打逝去,金国便由完颜晟所掌控,完颜晟乃是其汉名,女真名又为吴乞买,为大金第二位皇帝,金太宗。

    此番大金兵分两路南下正是在金太宗吴乞买的推动之下所进行的,可以说吴乞买便是大金南下的最大支持者。

    无论是完颜宗翰还是完颜不离干,皆是吴乞买所倚重的军中大将,对于二人的能力,吴乞买倒是一点都不怀疑,毕竟大金宗室之中能够叫的出名号的,哪一个不是在一场场的血战当中厮杀成长起来的。

    自两路大军南下之后,吴乞买便没有再怎么关注,注意力反而是放在了收拢北地辽人以及汉人之心上面,毕竟如今大金虽然说覆灭了大辽,可是大辽却是有耶律大石在外,加上辽地多为辽人、汉人,大战过后自然是一片混乱,想要彻底的占据这一片土地还真的要花费一番心思。

    吴乞买这一日处理政务到夜幕时分,大殿之中静悄悄的,哪怕是侍奉在一旁的侍从也不敢惊扰了吴乞买。

    这会儿一阵脚步声传来,就见一道身影身着盔甲大步而来,赫然是金人宗室之中的一员大将之才,完颜宗望。

    完颜宗望乃是吴乞买的侄子,位高而权重,自然可以不经通报前来面见吴乞买。

    微微皱了皱眉头,吴乞买抬起头来看向完颜宗望,心中的不快倒是没有发泄出来,这要是其他人的话,搞不好就被吴乞买给呵斥一通了。

    将手中御笔放下,吴乞买看着完颜宗望道:“贤侄此刻起来,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完颜宗望却是冲着吴乞买一礼道:“宗望见过陛下,宗望此来却是有紧急军情要禀明陛下。”

    吴乞买讶异的道:“哦?莫非是耶律大石率领辽国余孽又杀了回来不成,或者说又有哪一处辽人叛乱?”

    别看金国占据了辽国,可是正因为新占领没有多久,所以各处地方时有动乱,不过这些动乱有大有小,大多都被各地的金军所镇压了下去,一般是不会惊动身为天子的吴乞买的。

    如今完颜宗望亲自前来,显然是事情不小,吴乞买颇为好奇,这次又是哪一处出了乱子。

    完颜宗望摇了摇头道:“回禀陛下,此番并非是其他地方出了乱子,而是宗翰兄长那里出了问题。”

    吴乞买闻言不由的眉头一皱,略带诧异的道:“什么?你说粘罕南下遇到了什么麻烦不成?”

    别看吴乞买对于南下大宋的两路大军不管不问,可是吴乞买却是很清楚那两路大军的实力如何。

    正是因为了解那两路大军的实力有多么强,所以吴乞买才会那么的放心,不管不问。

    结果现在完颜宗望却是告诉他,在他看来根本就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的完颜宗翰一路却是出了乱子。

    完颜宗望点了点头道:“根据快马来报,宗翰兄长于太原城下同大宋权臣楚毅相遇,结果一战而大败,仅有娄室见机不妙带领一部分人马逃离,其余人等尽皆落入宋人之手。”

    噗通一声,吴乞买在听了完颜宗望的一番话之后豁然起身,以至于身前的桌案都被其给撞倒在地。

    吴乞买脸上满是震惊之色,就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这也怪不得吴乞买,要知道完颜宗翰那一路足足有四五尊的天人强者啊,这等实力就算是在覆灭大辽的战斗当中都没有出什么乱子。

    可是这会儿竟然栽在了大宋的国土之上,难道说这么多年来大宋虚弱的表象都是假的不成,不然的话为什么大辽可以压着大宋可劲的欺负,换了他们大金却是另外一个结果了呢。

    没有理会那翻了一地的奏章,吴乞买看着完颜宗望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给我细细道来。”

    完颜宗望便将完颜娄室派人送来的消息相信的给吴乞买说了一遍,这会儿吴乞买已经渐渐地冷静了下来。

    他们大金崛起之路何等艰辛,什么样的困境没有遇到过,虽然说这一次完颜宗翰大败非常的令人震惊,但是吴乞买仍然是没有惊慌失措。

    能够成为君王者显然都不是一般人,更何况是在大金这等大环境当中,吴乞买若是一般人的话,怕是也不可能在那么多的人杰当中成功上位成为继完颜阿骨打之后的大金第二位皇帝。

    吴乞买深吸一口气看着完颜宗望道:“立刻派遣使者前往大宋,我要知晓大宋天子到底是什么意思,如果可以的话,务必要想尽一切办法将完颜宗翰他们给我交换回来。”

    不过很快吴乞买又道:“除此之外,另外加派使者去见那宋王楚毅,依我看,如今大宋真正掌握实权者非是天子赵构,而是这位宋王,粘罕他们的生死只怕是掌握在楚毅之手。总之不管如何,楚毅、赵构二人处,皆派遣使者前去,我大金不怕付出代价,前提是要将粘罕他们给我平安带回来。”

    对于吴乞买的决定,完颜宗望并不觉得奇怪,甚至可以说如果吴乞买不这么做决定的话,那才是怪事呢。

    完颜宗望向着吴乞买拱手施礼道:“我这便下去安排。”

    没有多久,两队使者便自金国国都之中而出,南下而去。

    不过是三日之后,一队快马冲进了国都之中,正在大殿之中召集群臣议政的吴乞买就见一名内侍匆匆而来在其耳边低语了几句。

    吴乞买脸上露出了几分愕然之色,显然是那内侍所传达的消息令其很是惊讶。

    殿中的一众文武自然直注意到了吴乞买的神色变化,这会儿完颜宗望等人对视了一眼,就见完颜宗望上前一步道:“陛下,不知发生了何事?”

    吴乞买并没有隐瞒众人的意思,微微一笑道:“不过是八百里加急军报罢了,那位宋国宋王竟然狂妄至极,率领大军欲收服燕云之地。”

    在场一众人闻言皆是露出惊讶之色,因为数百年来,燕云之地一直都在辽人之手,后来辽人被灭,自然而然燕云之地便落入了他们金人的手中。

    对于燕云之地,金人也颇为重视,更是派遣了宗室名将完颜习不失督管燕云之地军政。

    为了防止燕云之地有失,金人在燕云之地更是驻扎了五万精锐大军,这这其中足足有上万金人精锐士卒,可以说有这么多人马在,纵然是大宋出兵十万也未必能够拿下燕云之地。

    不过对于楚毅之名,如果说先前金国高层并不是太放在心上,只是将其当做一位大权臣的话,那么有了完颜宗翰等人被楚毅所败的先例在,众人却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完颜宗望脸上露出几分忧色道:“陛下,如果说那楚毅果真北上燕云之地的话,我们当谨慎应对才是,否则的话,燕云之地真的会有可能被那楚毅给夺回。”

    这会儿一位宗室上前道:“陛下,宗望太过杞人忧天了,那楚毅又有何能力,竟然能够夺回燕云之地,不要忘了,有完颜习不失坐镇燕云,再加上我大金百战之精锐之师,区区宋人,怕是连燕云之地都进不了吧。”

    没有理会这位族人,完颜宗望只是看着吴乞买,吴乞买脸上带着几分凝重之色,摆了摆手示意那名宗室闭嘴,然后开口道:“即刻派人传讯于娄室,命其率军前往燕云之地,同习不失合兵一处,共同镇守燕云之地。”

    似乎是对于完颜娄室以及完颜习不失两部人马坐镇燕云仍然是不放心,吴乞买目光在一众文武当中扫了一遍,最后目光落在了完颜宗望的身上道:“宗望,你再督兵五万,前往燕云之地,务必给朕守住燕云之地。”

    燕云之地不只是对于大宋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同样对于大金也是有着极大的意义,要知道在后来,大金迁都北平,而北平正位于燕云之地,也就是说大金未来的国都就在燕云之地,所以说金人也不可能随随便便的舍弃燕云之地。

    尽管说如今金人尚未生出迁都之念,可是但凡是有远见之人,皆能看出燕云之地的价值,所以说,但凡是有可能,金人当然不愿意让燕云之地重回大宋怀抱。

    完颜宗望问颜色肃声道:“臣领命。”

    不少人脸上都露出了凝重之色,如果说完颜宗望此番再抽调走五万精兵强将的话,那么大金便一下子陷入到兵员紧张的境地当中。

    算一算的话,此番南下,两路大军加起来足足十万之众,再加上燕云之地驻扎的五万,以及分散各地,镇压地方叛乱的十万大军,这便是二十多万大军了。

    以至于国都之地竟然只剩下了不到十万的兵马,如果说完颜宗望再带走无完人的话,到时候国都之地便只剩下了不到五万兵马,哪怕是这其中纯粹的金人有两万余,那也让许多金人高层心中生出不安来。

    如今大金立国已经有十多年,不少高层早已经没有了当年提着脑袋打天下时候的血性,早已经为荣华富贵所侵蚀。

    当年他们追随太祖完颜阿骨打起兵之时也不过只有数百人马罢了,可是如今足足数万兵马在侧,竟然还会生出不安之感来。

    一人脸上带着忧色道:“陛下不可啊……”

    吴乞买只是看了那人一眼,目光之中闪过的冷色一下子让那人闭上了嘴巴,就听得吴乞买沉声道:“朕意已决,尔等莫非有什么不同的意见吗?”

    傻子都能够听得出吴乞买的怒意,这会儿谁要是再上前相劝的话,怕是讨不了好,于是一个个的闭上了嘴巴,低着头。

    吴乞买没有理会这些人,而是向着完颜宗望道:“宗望,此去当以你为主帅,万望你能够同习不失、娄室他们一起为我大金守住燕云之地。”

    完颜宗望道:“陛下尽管放心,除非是臣死了,否则的话,臣在一日,定保燕云不失。”

    目送完颜宗望离去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吴乞买心中却生出一种不安来。

    自太原北上,数百里之外便是燕云十六州之地,而大宋与燕云十六州交界之处便是大宋与大辽历来交战之地,此地大宋建了一处关口,唤作雁门关。

    雁门关之外便是燕云十六州,而雁门关之内便是大宋之境地,这一座关口内外不知道埋葬了几多大辽、大宋战死沙场的士卒。

    这一日,雁门关守将,吴仪远远的便看到了漫天烟尘滚滚而来,早已经收到了消息的一众雁门关守军看到那滚滚烟尘脸上皆是露出了兴奋之色。

    这些驻守在雁门关的守将、士卒可不像大宋境内的那些禁军、厢军一般早已经腐朽不堪,这些驻守边镇之地的将领、士卒可谓是大宋最后的精锐了。

    这些士卒常年驻守在雁门关,尽管说这些年鲜少爆发大战,但是小规模的冲突还是时有发生,所以说这些驻守在雁门关的士卒皆是经历过一场场厮杀的百战之士。

    而且这些士卒对于光复雁门关之外的燕云十六州的热情也是最为高涨的,本以为他们这一生也没有什么机会踏入燕云之地,可是没想到的却是,他们收到的消息却是宋王楚毅将率军北伐,光复燕云之地。

    要知道他们刚刚接到军报的时候首先的反应就是有人在假传军令,大宋已经有多少年没有出兵燕云之地了,就算是他们这些镇守雁门关的兵马也被严令不许踏入燕云十六州之地,以免引发两国冲突。

    一名亲兵看着那滚滚烟尘之中隐约可见的旗帜,带着几分兴奋向着吴仪道:“将军,是朝廷大军啊,不曾想收服燕云竟然会在我们这一代实现。”

    吴仪压抑着内心的惊喜,深吸一口气向着身旁副将道:“你且留在城墙之上主持大局,我率领人马前去迎接大总管。”

    很快就见那雁门关城门大开,一队人马自城中而出,与此同时楚毅所部先锋已然抵达雁门关之外。

    做为先锋的鲁达、徐宁几人同吴仪相见,吴仪得知楚毅车架随后便到,心中自是颇为期待。

    差不多半个时辰左右,就见大军簇拥之中,一辆醒目的马车出现在了吴仪的视线当中。

    马车在城门前停了下来,一道身影自马车当中走出,只看的吴仪一愣,吴仪从没有见过楚毅,所以当他见到楚毅的时候,首先生出的想法就是这人怎么可能是那位权倾天下的兵马大总管呢?

    在吴仪愣神的功夫,先一步地大的徐宁对于吴仪颇有几分欣赏,眼见吴仪愣神于是在一旁提醒道:“吴仪将军,大总管在此,还不上前拜见。”

    得了徐宁提醒,吴仪这才算是回神过来,也意识到了自己方才的失态,连忙向着楚毅施以大礼参拜道:“末将雁门关守将,吴仪拜见大总管,还请大总管恕罪。”

    楚毅微微一笑道:“将军快快请起,何罪之有。”

    松了一口气的吴仪缓缓起身,忙将楚毅迎进了雁门关之中,跟随在楚毅身旁,吴仪低声介绍着雁门关如今的情况。

    做为大宋北方一道屏障,雁门关素来被朝廷所重视,可以说常年驻扎着近万精锐之师。

    按照吴仪所讲,雁门关之中,兵马差不多有一万余人,刨除老弱病残,堪称精锐者足足有七八千人之多。

    尽管说乍一看这比例不高,甚至还有老弱病残,但是如果比较一下大宋禁军或者地方守军的话,雁门关守军真的可以说得上是精锐当中的精锐了。

    像大宋地方守城兵马,可堪一战者能够占两三成已经是万幸了,至于说如雁门关守军一般,精锐士卒足有七八成,这怕是也只能在边关重地方才能够看到了。

    从这一点也能够看出吴仪绝对可以算得上是一员良将了,而且吴仪一身修为也是不弱,一只脚已然踏入了天人之境,在楚毅看来,若然机缘来临的话,吴仪随时都有可能会成为天人强者。

    也就是这一两年雁门关并没有爆发什么大战,不然的话,可能吴仪早已经在大战当中突破,成为了天人强者。

    登上雁门关城墙,放眼望去,整个关城险峻无比,不愧是有着中华第一关之称的所在,天下九塞,雁门为首,如今看来,却是名副其实。

    大宋便是仗着雁门关之险峻,在此打退了辽人一次次的入侵,不知几多汉家儿郎埋骨于此。

    雁门关外便是燕云十六州之一的朔州,出了雁门关便进入了燕云十六州之地,关外一片苍茫。

    大军于雁门关休整三日,随即大军开拔,出雁门直入燕云十六州,漫天烟尘之中,立于雁门关城墙之上的吴仪等将士看着这一幕不禁双目通红,上百年了,汉家大军终于再次踏入了这一片汉家故地。

    看着那大军之前的那一辆马车,吴仪深吸一口气低声呢喃:“若能兴复燕云,便是大总管欲黄袍加身,我辈亦欣然从之!”

    【五千字大章,求支持。】( 诸天最强大佬 http://www.kenshuxs.com/4_4598/ 移动版阅读m.kensh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