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书网 > 灵异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 正文 第九百二十九章 比岳鹏举更强的存在
    正低声叙话的岳飞、牛皋几人突然之间感觉到四周气氛有些不大对劲,下意识的向着四周看了过去,一看之下,却是注意到了几道目光。

    毕竟以几人的实力,哪怕是修为最差的王贵也是大宗师级别的存在,若是被人给盯着的话,自身自然是会有所感应。

    如今楚毅、卢俊义几人的目光就放在他们的身上,几人要是感受不到的话那才是怪事呢。

    可是正是因为察觉到了几人的目光落在他们身上,牛皋、岳飞几人才感到心中一震,一股莫名的压力油然而生,心中生出几分紧张来。

    毕竟他们也清楚,若是楚毅、卢俊义他们稍加注意的话,必然能够听到他们方才的对话,虽然说他们方才私下里的议论根本没有什么,可是几人却是有一种背后议论人被人给当场抓住的感觉。

    楚毅目光扫过岳飞几人,眼中闪过一抹精芒。

    以楚毅的眼力自然是一眼便看出了几人的修为,尤其是岳飞,天人之境的强者若是不被楚毅给发现也就罢了,既然发现了,自然再避不开楚毅的查探。

    除了岳飞之外,如牛皋、王贵几人,修为放眼这数万大军的那也足可排进前十的存在了。

    心中一动,楚毅向着岳飞几人所在方向走了过来,而林冲、鲁达等人注意到楚毅的目光,自然是跟着楚毅走了过去。

    而这会儿岳飞几人一颗心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他们又不傻,如何看不出楚毅这是奔着他们而来的。

    无论是岳飞还是牛皋,这些人皆可以称得上是一时之俊杰,未来更是掀起了偌大的风云,绝对算得上是这个时代的风云人物。

    这样的人物自然不是一般人,心性更是不俗,在确定了他们方才的议论可能落入到了楚毅的耳中之后,几人一颗心也就渐渐的放了下来。

    不过是转眼之间,楚毅几人便行到了近前,而岳飞、牛皋几人也起身向着楚毅、林冲几人见礼。

    林冲轻咳一声,看了岳飞一眼道:“鹏举,这是楚毅大总管,还不快拜见大总管。”

    对于自己这位师弟,林冲还是相当的看重的,不然的话也不可能会让岳飞一跃成为一军是副使,哪怕是副使,那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做的,毕竟以岳飞的资历,终究是勉强了一些。

    岳飞看了楚毅一眼,神色一正,冲着楚毅一礼道:“汤阴岳飞,岳鹏举拜见宋王殿下。”

    楚毅方才便在猜测岳飞的身份,毕竟大宋军中有着天人之境修为的青年将领并不多,如今听了林冲的话,楚毅总算是明白了过来,对方竟然是岳飞,那位以精忠报国而传之后世的南宋中兴四将之首的岳飞,岳武穆。

    将岳飞打量了一番,楚毅轻笑道:“若是楚某没有看错的话,你应该是周侗的弟子吧。”

    周侗之名,天下之间鲜少有人不知晓,就如卢俊义、方腊几人,方才还在猜测岳飞的身份来历,这会儿听得楚毅这么一说,一下子反应了过来,脸上露出了然的神色来。

    要知道周侗不单单是自身强大,对于教导弟子方面那同样是令人为之惊叹不已,其他不说,单看周侗所教导的弟子,如卢俊义、武松、林冲几人,无论哪一个都是天人之境的存在,这放眼天下,怕是还真的找不出第二人来。

    如今岳飞既然是周侗的弟子,那么其在这般年岁,能够拥有天人之境的修为,倒也不是不能够接受。

    说实话,楚毅还真的没有想到在这军中竟然会见到岳飞,这还真的有些出乎其意料。

    这军中既然有岳飞、牛皋等人,难说没有藏着其他的强者。

    心念一动,楚毅目光扫过众人,最后看向林冲、鲁达二人道:“你们二人操练大军这么久,想来对军中将士一定是非常的了解吧。”

    虽然说不知道楚毅为何这么询问,但是两人当即点了点头,只听得鲁达道:“洒家这几个月时间,吃住在军营当中,虽然不敢说认得每一位将士,但是对于大半的将士还是有所了解的。”

    林冲在一旁点头道:“不错,我和鲁大师不敢说认得每一个将士,却也能够认出十之七八来。”

    这可是数万大军,而林冲、鲁达二人竟然能够认出这数万人当中的十之七八来,绝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以说如果不是天人之境的实力使得他们记忆力强大无比的话,恐怕他们真的做不到这点。

    楚毅微微颔首道:“既然如此,今日楚某便做主,在这校场当中,摆下一座擂台,三军将士尽展一身所学,也好定下军中将官之职。”

    对于这数万新军的将官职位的任命,说实话楚毅还没有确定下来,毕竟大军尚未练成,官职任命终归是有些早了。

    不过如今一观,新军已然有了几分气象,并且他也答应了林冲还有鲁达二人,到时候会带上新军一同出征,所以说对于新军将领的安排任命自然是要提上日程。

    本来楚毅还考虑着是从其他军中抽调将领而来,还是直接从新军当中选拔任命,现在见到了岳飞几人之后,楚毅心中已然有了决断。

    林冲、鲁达二人闻言先是一愣,目光扫过岳飞等人,眼睛俱是一亮,他们显然是认为这是楚毅在给岳飞等人机会。

    只要岳飞等人能够在接下来的擂台之上当着三军将士的面一展自身所学的话,必然能够赢得三军将士的认可,那个时候军中将领之位还不是掌中之物吗。

    如果再往深里想的话,这似乎是楚毅在给岳飞造势啊,毕竟在林冲、鲁达他们看来,大军之中或许有几人修为不差,但是比起天人之境的岳飞来却是差了一筹,所以说这怎么看都是楚毅因为看重岳飞的缘故,特意设下擂台,要给岳飞崛起的机会。

    细想一下的话,楚毅手下卢俊义、武松、林冲皆是周侗之弟子,也就是说岳飞同卢俊义几人那便是师兄弟的关系,有卢俊义几人罩着,岳飞的前途也就可想而知了。

    想明白这些,林冲同鲁达对视了一眼,就听得林冲抱拳一礼道:“末将这便传诸三军将士,设下擂台。”

    楚毅微微点了点头,目光扫过卢俊义几人道:“你们可有兴趣陪本王在这里一观!”

    方腊笑道:“主上既然有此兴趣,我等自然相陪。”

    一众人纷纷点头,显然他们也想看一看,这新军能够给他们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毕竟一个天人级别的岳飞真的是超出他们的预料,说到底也是林冲、鲁达他们为岳飞保守机密的缘故,不然的话,岳飞的身份肯定已经被他们所知晓了。

    林冲的效率非常之快,不过是盏茶功夫,三军将士便已经全部知晓了这一消息,大总管楚毅亲临,于军中设下擂台,以挑选大将之才,并且林冲毫无隐瞒的告知三军将士,到时候会以擂台之战的结果来任命新军各部将领之职。

    可以说这消息一出,三军将士为之沸腾,不知多少自负实力不弱的士卒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希望能够通过这一次的机会,一举成名。

    靠着资历一点点的熬的话,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够成为军中高层,但是眼下却是有这么一个大好的时机。

    只要能够在擂台之上一展所学,败尽敌手,必然会进入楚毅的视线当中,到了那个时候,平步青云只若等闲。

    很快擂台便被摆下,三军将士以擂台为中心,分部四方,林冲环顾四周,沉声道:“擂台比武,现在开始。”

    话音落下,林冲飞身一跃,出了擂台,落在楚毅身旁。

    三军将士之中,不少人脸上流露出兴奋之色,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好一会儿不见有人登上擂台。

    不过很快就有人忍耐不住,就见一名如同铁塔一般的汉子撞开身旁几名同伴,大步奔着那擂台而来,然后纵身一跃,翻身上了擂台,吼了一声道:“河东陈贺在此,谁敢与某一战。”

    陈贺上场,坐在不远处的卢俊义几人微微颔首,显然是对于陈贺颇为满意。

    毕竟陈贺修为却也不差,一身的横炼功夫,竟然可以媲美宗师之境的强者,这在军中的话,至少可以成为统率上千兵马的将领了。

    鲁达看到陈贺登场的时候脸上露出几分笑意道:“这是河东陈贺,修炼一身的横炼外家功夫,已然小成之境,在军中也是数得着的好手了。”

    就在陈贺话音落下不过几个呼吸,大军之中,一道身影冲天而起,正落在了那擂台之上。

    这是一名青年,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奇异之处,但是鲁达、林冲看到那人的时候皆是微微点了点头,显然是对于这青年并不陌生。

    只听得那青年冲着陈贺拱手一礼道:“严成方特来领教阁下高招。”

    看到那青年的时候,卢俊义几人不禁讶异的向着鲁达还有林冲道:“咦,此人是何来历,一身修为却是不差,竟然达到了大宗师之境。”

    林冲微微一笑道:“此人出身农家,少时得奇人传授功法,习得一身强横的武艺,在三军当中也是一员好手。”

    说话之间,陈贺冲着严成方道:“我道是何人,原来是你,素日里尝闻你之名,却没有机会交手,今日你我便分一个高低便是。”

    说话之间,陈贺一步跨出,再简单不过的一个冲拳向着严成方轰出,虽然说招式简单,可是威力却是不容小觑,只打的虚空爆鸣之声响起,这要是轰在人身的话,怕是当场就能够将一个活人给打爆。

    严成方神色一正,同样是一拳打出,竟然是要硬桥硬马的同陈贺硬拼。

    轰的一声,二人拳头碰撞在一起,就见严成方身形不动,而陈贺身形暴退,退了好几步方才稳住身形,面色泛起嫣红之色。

    如果说不是陈贺修炼横炼功法防御力惊人的话,可能这会儿陈贺已经被严成方所伤了。

    陈贺深吸一口气,哪怕是一击之下已经意识到对方的强大,但是在楚毅等人注视下,陈贺显然不可能就这么认输,一声低喝,身形如同一头蛮牛一般向着严成方扑了过来。

    捋着胡须的吕师囊看了一眼道:“蛮力终究改变不了结果,陈贺若是同严成方一般修为的话,恐怕就是另外一个结果了。”

    这边话音落下,严成方一掌拍在陈贺身上,只将陈贺震飞了出去,跌落于擂台之上。

    陈贺身形一跃,翻身而起,倒是没有受伤,显然是严成方以巧劲将其震落擂台,没有伤他的意思。

    看了严成方一眼,陈贺抱拳一礼道:“严兄高义,陈某败的心服口服。”

    严成方同样向着陈贺一礼。

    下方的三军士卒看到这般情形不由的为之欢声高呼起来,气氛一下子就变得热烈了许多。

    一道身影冲出,落在了擂台之上,赫然是同岳飞一道入京的牛皋。

    牛皋哈哈大笑一声,冲着严成方道:“严成方,你的名头老牛我也听过,只要你能够在我手下走过三招,便算你赢了。”

    当看到牛皋的时候,严成方不由的眸光一凝,神色变得凝重了几分,显然是对于牛皋之名有所耳闻。

    严成方盯着牛皋,拱手道:“既如此,那就请牛兄弟小心了。”

    说话之间,严成方身形消失,下一刻出现在牛皋面前,握拳如一柄巨锤向着牛皋砸下,显然严成方这是将锤法以拳头施展了出来。

    “咦!”

    牛皋赞赏的看了严成方一眼,身形一晃,避开严成方一击,顺势在严成方背后一推,严成方身形便飞了出去,不由自主的飞下了擂台。

    等到落地的时候,严成方这才回神过来,脸上满是钦佩之色的向着牛皋一礼道:“严某输了,心服口服。”

    说话之间,严成方身形消失,下一刻出现在牛皋面前,握拳如一柄巨锤向着牛皋砸下,显然严成方这是将锤法以拳头施展了出来。

    “咦!”

    牛皋赞赏的看了严成方一眼,身形一晃,避开严成方一击,顺势在严成方背后一推,严成方身形便飞了出去,不由自主的飞下了擂台。

    等到落地的时候,严成方这才回神过来,脸上满是钦佩之色的向着牛皋一礼道:“严某输了,心服口服。”说话之间,严成方身形消失,下一刻出现在牛皋面前,握拳如一柄巨锤向着牛皋砸下,显然严成方这是将锤法以拳头施展了出来。

    “咦!”

    牛皋赞赏的看了严成方一眼,身形一晃,避开严成方一击,顺势在严成方背后一推,严成方身形便飞了出去,不由自主的飞下了擂台。

    等到落地的时候,严成方这才回神过来,脸上满是钦佩之色的向着牛皋一礼道:“严某输了,心服口服。”说话之间,严成方身形消失,下一刻出现在牛皋面前,握拳如一柄巨锤向着牛皋砸下,显然严成方这是将锤法以拳头施展了出来。

    “咦!”

    牛皋赞赏的看了严成方一眼,身形一晃,避开严成方一击,顺势在严成方背后一推,严成方身形便飞了出去,不由自主的飞下了擂台。

    等到落地的时候,严成方这才回神过来( 诸天最强大佬 http://www.kenshuxs.com/4_4598/ 移动版阅读m.kensh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