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书网 > 灵异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 正文 第一千章 深藏不露楚校尉
    虽然说在场的一众人,哪一个背后都有势力支撑,而对于楚毅的消息,他们背后的势力自然是早就已经打探的清清楚楚,所以说这些人对于楚毅的了解还是相当的详尽的。

    在他们得到的消息当中,楚毅就是一个侥幸走运被蹇硕所看重的小黄门罢了,侍奉刘宏的小黄门那么多,除了十常侍之外,可是鲜少有人能够被刘宏所在意。

    此番楚毅之所以能够进入刘宏的视线,很明显是蹇硕的举荐,所以说众人找不到楚毅背后的支持者来,自然是将楚毅看做蹇硕的人。

    蹇硕一人想要掌控西园八校自然是不大可能,那么安排一个自己人进入其中,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因此大家在楚毅介绍自己的时候,其实根本就没有将楚毅放在心上。

    如果说是十常侍当中的一位的话,他们倒是会提高警惕严阵以待,但是楚毅根本就是一个小黄门罢了,素日里只要他们略施手段那还不是轻易的就能够让楚毅做人吗。

    楚毅之后,淳于琼几人各自介绍了自己。

    居于上首的蹇硕见状这才开口道:“诸位,陛下命我等组建西园八校,如今百废待兴,不知大家可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隐隐为众人之首的袁绍这会儿脸上挂着几分自信的神色向着蹇硕道:“蹇校尉,按照惯例,自当是贴出募兵告示,挑选京畿之地良家子。”

    蹇硕微微点了点头,袁绍所提乃是常例,再看其他人,包括曹操在内都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蹇硕深吸一口气道:“既然如此,那么此事便劳烦诸位费心,务必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所缺之士卒名额募集齐整。”

    随着蹇硕离去,众人自是说笑起来,这会儿一派世家子风范,气宇非凡的袁绍行至楚毅近前,冲着楚毅微微一笑道:“楚校尉,大家即为同僚,今日袁某于春月楼摆下宴席宴请诸位,不知楚校尉可愿赏脸?”

    淳于琼几人此刻立于袁绍身旁,似笑非笑的看着楚毅,如果说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几人眼底之中看向楚毅的时候隐隐流露出几分不屑。

    倒是曹操捋着胡须哈哈大笑一声,走上前来,在楚毅肩膀之上拍了一下道:“楚校尉,本初兄素来豪爽,最喜结交朋友,今日赴宴,当不醉不归才是啊!”

    楚毅微微一笑,冲着袁绍拱了拱手道:“既如此,楚毅敢不从命!”

    本来还担心楚毅会回绝于他,毕竟楚毅乃是阉宦一党,他袁绍同十常侍的关系可是不怎么样,楚毅要是回绝于他的话,他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如今眼见楚毅如此识趣,袁绍心中自是颇为得意,如果说他能够拉拢楚毅的话,那么岂不是更加显得他袁绍人格魅力惊人呢。

    春月楼做为京师数一数二的青楼,能够进入春月楼的自然也非是一般人物,至少都可以称得上是达官贵人方才有资格进入其中。

    以袁绍的身份,想要在春月楼之中摆宴自然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这会儿,春月楼一间厅堂之中,莺莺燕燕,热闹非凡,几道身影正在厅堂之中饮酒,不是袁绍、曹操一行人又是何人啊。

    此刻无论是袁绍还是曹操,又或者是淳于琼几人,皆是一副放浪形骸的模样,尤其是曹操,别看身材不高,皮肤发黑,但是这会儿却是兴致极高的拥着两名貌美歌姬,很难想象这位在将来能够横扫北方数州之地,成为天下数一数二的枭雄人物。

    相比曹操来,袁绍放浪之中带着几分矜持,却是被曹操嘲笑不已。

    楚毅在一众人当中,倒是显得有些突兀。

    刚从一名歌姬怀中抬起头来的淳于琼目光扫过端坐在那里,品着酒水,一脸淡然之色的楚毅,淳于琼眼中闪过一抹异样的神色,大笑一声,端着酒杯,拥着坏账歌姬大步向着楚毅走了过来。

    别看曹操、袁绍他们饮酒作乐,可是这对于他们来说却是再平常不过,并不意味着他们就没有关注场中的情形,尤其是对于楚毅,袁绍他们可都是暗暗的观察楚毅的举动。

    甚至可以说,此番袁绍设宴,真正的目标就是楚毅,毕竟这般的宴席,对于袁绍、曹操他们来说,简直是再平常不过,但是这对于楚毅来说却是第一遭。

    因此摆下了这宴席,袁绍的用意便是想要在宴席之间观察一下楚毅,通过楚毅在宴席之间的反应来判断楚毅到底是什么样的性情。

    只是自入场之后,楚毅便显得很是平静,甚至对于边上的歌姬都没有丝毫的兴趣,这让袁绍他们很难通过楚毅的一些举动来判断楚毅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

    眼见淳于琼起身向着楚毅走了过去,袁绍同曹操不禁对视一眼,眼中流露出期待之色。

    淳于琼是什么性子,他们再了解不过,颇具武力,但是对于宦官却是瞧不上眼,可以说从一开始,淳于琼便流露出自己对楚毅的不屑。

    不用说,淳于琼起身,十之八九是要刁难楚毅,当然如果袁绍开口的话,必然能够阻止淳于琼,但是他们想要了解楚毅,若是早早的阻止了淳于琼的话,岂不是没有办法去了解楚毅了吗?

    淳于琼大步行至楚毅近前,就见淳于琼举起手中酒杯冲着楚毅道:“楚校尉,来,琼且敬你一杯!”

    说话之间,淳于琼手中酒杯脱手而飞,直奔着楚毅而来。

    淳于琼一身修为在一众人当中,几乎可入前三之列,如今略施手段自然是想要让楚毅难看。

    那酒杯破空而来,酒杯之中的酒水却是纹丝不动,蕴含着可怕的力量,若然楚毅接不下的话,那么丢人现眼是肯定的。

    楚毅抬头看了淳于琼一眼,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缓缓探手向着破空而来的酒杯伸了过去,就那么轻飘飘的将酒杯接住在淳于琼惊讶的目光当中一饮而尽道:“楚毅多谢淳于将军了!”

    眼见楚毅轻飘飘的接过那一杯酒,无论是袁绍还是曹操皆是心中生出讶异来,虽然说淳于琼出手并非是倾尽全力,在一定程度上有所收敛,毕竟楚毅所流露出的气息乃是天人巅峰之境罢了,若是施展的力量太强,伤了楚毅的话自然是不太好,因此淳于琼那酒杯所蕴含的力量有所收敛,但也不是那么好接下的。

    淳于琼回神过来,哈哈大笑,看着楚毅,猛地将怀中的歌姬向着楚毅推了过去道:“痛快,有美酒怎么能够少了佳人呢,还请楚校尉笑纳!”

    被淳于琼推向楚毅的那名歌姬狠狠地向着楚毅撞了过来,楚毅若然坐视不管的话,只怕这名歌姬一条性命怕是不保了。

    楚毅眼睛一眯,冷冷的看了淳于琼一眼,显然是没有想到淳于琼行事竟然如此之狠辣,要知道淳于琼推了那歌姬一把,却没有那么简单,已经是借着那歌姬的身体蕴含了一股大力,若然他不将歌姬接住并且卸去那一股大力的话,一旦那一股被打入其体内的力量宣泄开来,那名歌姬只怕当场便要化作一滩血泥。

    就见楚毅豁然起身,一只手向着那扑过来的歌姬轻飘飘的一抓,随之将其送到身旁一角,同时心念一动,一股水箭飞出,落入楚毅手中酒杯当中,就听得楚毅将手中酒杯向着淳于琼掷出道:“淳于将军美意,楚某无以为报,水酒一杯,还请淳于将军莫要嫌弃才是。”

    似乎没想到楚毅竟然敢还击,淳于琼先是一愣,紧接着大手探出,一把抓住那酒杯,本以为很是轻松,却是不料一股阴寒彻骨的气息顺着酒杯瞬间涌入其体内。

    阴寒气息入体的一刹那,淳于琼禁不住打了个寒颤,整个人只觉得自己像是瞬间坠入了冰窟之中一般。

    察觉到不对等的淳于琼面色微微一变,本能的运转体内气血,驱散那一股涌入体内的寒意,可是这么一失神,手中茶杯却是瞬间崩碎开来,酒水洒了一身。

    当酒水洒了一身,回神过来的淳于琼脸色变得相当难看起来,傻子都能够看出,他方才同楚毅的暗中较量,竟然是以他落于下风结尾。

    一旁的袁绍、曹操几人显然也是被这般的变故给搞得懵了,要知道在他们当中,真的要说起来的话,淳于琼的修为或许算不得最强,但是也没有谁敢说自己能够强的过淳于琼。

    现在淳于琼竟然在楚毅手中吃了亏,这可是相当的了不得啊。

    这一时期,虽然说因为黄巾之乱,一些将领渐渐的崭露头角,但是要说同将来将星如雨的时代相比,自然是差了不少。

    而淳于琼便是以武力而著称,可想而知,淳于琼一身武力其实并不差,否则的话,也不可能被何进举荐为西园八校。

    如今淳于琼竟然会一时疏忽大意,在楚毅手中吃了点亏,如何不让袁绍、曹操几人对楚毅另眼相看。

    一股煞气自淳于琼身上弥漫开来,眼看着淳于琼两眼泛红,隐隐有扑向楚毅的架势,就在这会儿,就听得曹操笑呵呵的上前,一个闪身便出现在了楚毅同淳于琼二人之间,拦下了淳于琼,怀中一名歌姬跌入淳于琼的怀中,只听得曹操笑道:“淳于将军却是醉了啊!”

    同曹操配合默契的袁绍这会儿也起身笑着道:“淳于将军的确是有些醉了,佳人、美酒,便是英雄至此,也要沉醉此间啊。”

    袁绍、曹操出面,即便是淳于琼恨不得上前将楚毅暴揍一番,却也不得不暂时咽下这一口气,一声轻哼深深的看了楚毅一眼,阴阳怪气的道:“不曾想楚校尉竟然还有这般的身手,他日淳于定要向楚校尉讨教一二!”

    楚毅微微一笑道:“淳于将军却是谬赞了,楚某如何是淳于将军对手。”

    说话之间,楚毅起身向着曹操、袁绍几人拱了拱手道:“诸位,楚某不胜酒力,再饮下去,只怕是要失态了,请恕楚某先行告退!”

    目送楚毅身影离去,原本一副放浪形骸模样的曹操、袁绍神色一正,顿时气质为之一变,令人很难同前一刻那一副放浪形骸的模样相比。

    捋着胡须的曹操目光自楚毅离去方向收回,嘴角微微一翘道:“不曾想这位竟然深藏不露,有趣,有趣!”

    袁绍却是轻笑道:“阿满,以你之见,此人与十常侍可是一条心吗?”

    曹操眼睛一眯,似笑非笑道:“人心隔肚皮,谁又能知晓呢!”

    西园八校募兵告示一出,京畿之地自然是广为人知,许多良家子闻讯自是直奔着京师而来。

    汉家素来施行精兵制,即便是京师之地,常驻兵马也不过数万罢了,甚至堪称国家级精锐的北军加起来也不过是一万多人罢了。

    要知道这可是一个王朝常备的精锐兵马数量,可以想象这种精兵制度下,汉军战力绝对爆表。

    边境之地,汉家与胡族交战,素来便有一汉抵五胡之说,由此便可见汉家兵马之强悍,更何况是京畿重地驻扎的兵马。

    等闲之辈想要

    要知道这可是一个王朝常备的精锐兵马数量,可以想象这种精兵制度下,汉军战力绝对爆表。

    边境之地,汉家与胡族交战,素来便有一汉抵五胡之说,由此便可见汉家兵马之强悍,更何况是京畿重地驻扎的兵马。

    等闲之辈想要要知道这可是一个王朝常备的精锐兵马数量,可以想象这种精兵制度下,汉军战力绝对爆表。

    边境之地,汉家与胡族交战,素来便有一汉抵五胡之说,由此便可见汉家兵马之强悍,更何况是京畿重地驻扎的兵马。

    等闲之辈想要要知道这可是一个王朝常备的精锐兵马数量,可以想象这种精兵制度下,汉军战力绝对爆表。

    边境之地,汉家与胡族交战,素来便有一汉抵五胡之说,由此便可见汉家兵马之强悍,更何况是京畿重地驻扎的兵马。

    等闲之辈想要

    【如有重复,稍后刷新一下】( 诸天最强大佬 http://www.kenshuxs.com/4_4598/ 移动版阅读m.kensh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