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书网 > 灵异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 正文 第一千零二章 凭能力上位
    当然,袁绍看向曹操的目光当中蕴含着几分怪异之色,倒不是同淳于琼一样怀疑曹操,只是暗暗感叹曹操竟然运气这么好,被蹇硕当做离间他们的工具了,算是白捡了便宜。

    曹操坐在那里,气定神闲,至于说淳于琼,夏牟几人的古怪目光,曹操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以曹操的智慧如何看不出,之所以他同楚毅一样,能够统领三千人马,说到底就是因为他同宦官之间的确是有着扯不清道不明的牵连,所以才会被蹇硕拿来当做离间众人的工具。

    当然有好处,曹操自然不会推拒,而是欣然向着蹇硕拱了拱手,领了命令。

    蹇硕坐在那里,含笑看着一众人道:“诸位对于本官的分派可有什么意见吗?”

    正因为蹇硕的分派而憋了一肚子火气的淳于琼此刻眼见蹇硕开口,豁然起身,盯着蹇硕,就要开口的时候,只见袁绍缓缓起身,冲着蹇硕拱手一礼道:“蹇校尉如此分配,实为合理,袁某自无异议……”

    “什么……”

    夏牟几人本来还想着联合袁绍同蹇硕理论一番呢,结果可倒好,袁绍竟然认可了蹇硕的分配,一下子让几人坐蜡了。

    看看袁绍,再看看蹇硕,怒气冲冲的淳于琼只能咆哮一声道:“此事我定会禀明大将军。”

    蹇硕闻言不禁冷哼一声道:“西园八校由蹇某统帅,就算是他何进亲至,蹇某也是这般分配。”

    可以说这个时候,因为天子刘宏对何进的忌惮,生生的将蹇硕的地位拔高到了极高的地步,就算是何进见了蹇硕都要低上一头。

    长袖一挥,蹇硕看了一众人一眼道:“若是大家没有什么意义的话,那么以后便按此章程办事,我希望一个月之内,八校兵马能够满员,若是有所做不到的话,到时候就不要怪蹇某不讲情面了。”

    当蹇硕同楚毅一起离开之后,大帐之中淳于琼一脚将身前的桌案踹倒在地,气的哇哇大叫道:“气煞我也,真是气煞我也,他蹇硕竟然如此欺辱我等,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说着淳于琼向着袁绍看了过去道:“本初,蹇硕他这根本就没有没有将我们放在心上啊,如此欺凌我等,若是不给他一点颜色的话……”

    淡淡的看了淳于琼一眼,袁绍道:“哦,不知淳于将军要如何还以颜色呢?莫要忘了,蹇硕身后站着的是天子,他的一举一动皆代表着天子意志,我敢说今日之事若然传到天子耳中,天子只会心中大悦,丝毫不会觉得蹇硕的安排有什么不公之处。”

    一脸不甘之色的淳于琼看着袁绍道:“难道说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吗?”

    袁绍似笑非笑道:“呵呵,真当统军打仗乃是儿戏吗?你们不会以为他蹇硕还有楚毅两个宦官,还有什么统兵的能力吧,到时候他们能够凑齐人数便已经不错而来,更不要说还要训练兵马了。”

    原本气呼呼的夏牟几人听袁绍这么一说顿时眼睛一亮,他们倒是忽略了这点,下意识的以为蹇硕、楚毅他们与其一般有着统兵练兵之能,现在想一想,蹇硕、楚毅二人又怎么可能同他们相比。

    虽然说经历了黄巾之乱,大汉军中一些将领统兵之能有所展现,可是长久以来,就算是京师之地都不过常驻几万兵马罢了,那些将领甚至连统兵的机会都没有,所以说这一时期,想要找统军,练兵的良将都没有那么容易。

    或许这世间真的有天生的将种,但是九成九的将领都是在一场场的血战厮杀当中慢慢积累经验成长起来的。

    就如汉末三国之所以涌现出那么一批令人惊艳的将帅之才,说到底一定程度上是时势造英雄。当然不排除这些人天生便有这方面的资质,恰逢乱世,一身才学得以施展。

    就像淳于琼,淳于琼自问自己统兵能力尚可,可是真的要让他去训练数千兵马的话,他还真的没有几分把握。

    以己度人,连自己可以称得上精通兵事的人都不敢保证自己可以操练数千新兵,那么宦官出身的蹇硕、楚毅要是能够带领好数千兵马,那才是怪事呢。

    安抚了淳于琼几人,袁绍一屁股坐在曹操的身旁,搂着曹操的肩膀笑道:“阿满,这次你可是沾了我们的光,你说说要怎么感谢我们吧。”

    曹操苦笑一声道:“诸位若是不嫌弃的话,卿玉楼,曹某做东。”

    神清气爽的蹇硕同楚毅离开了大帐,直奔着皇宫而去。

    皇宫之中,天子刘宏此刻正在御花园之中嬉戏。

    在张让、赵忠几位常侍的陪同之下,刘宏化身为一介商贾,正在那里做买卖,而买卖的对象赫然是一个个官位。

    不得不说,身为天子,几乎将卖官鬻爵明面化,合法化,刘宏也算得上是开了一大先河了。

    不过想一想的话,刘宏既然卖官鬻爵,那么既然卖出去的是合法的官位,价格自然就不会太低,如此一来,一般人家出身的人就算是想要买官,恐怕也拿不出那么多的银钱出来。

    所以最终那官位所交易的对象无非就是一些大商贾以及那些掌握着话语权的世家。

    大汉一朝可没有什么科举制,所行的乃是举荐、孝廉制度,也就是说想要做官的话,必须要有权势人物举荐才有希望。

    可想而知这种情况下,能顾被举荐者几乎所有皆是出身世家大族,至于说普通百姓想要被举荐做官,简直就是一个近乎不可能的事情。

    本来通过举荐便能够获得的官位,结果到了刘宏手中,竟然要拿出大把的金银财货来购买,同样的官位,本来可以不付出什么代价便能够的到手,现在却是要花费大量的财富。

    从这点来看的话,其实刘宏卖官鬻爵,未尝不是在针对这些占据朝堂话语权的世家大族。

    当楚毅同蹇硕走过来的时候,远远的就见刘宏身旁一名名的小黄门将一车车的金银财货运走,而刘宏则是似模似样的将一张张任命书盖上了天子印玺。

    张让、赵忠等几位常侍通过这种方式将他们所卖出去的官职同天子完成交易,也就是刘宏了,这要是换做其他人的话,还真的未必能够做出这般的事情来。

    伸了一下懒腰,刘宏看到而来楚毅以及蹇硕二人,喝了一口茶水,示意二人坐下。

    刘宏向着健硕道:“蹇硕,西园那里的情况如何,朕怎么听说西园八校要分开招募士卒啊?”

    别看刘宏常居宫中,但是对于宫外的事情却是知晓的一清二楚,显然刘宏看似昏庸,实则心中犹如明镜一般。

    本以为蹇硕是来向自己诉说委屈,希望自己能够为其做主呢,结果蹇硕却是轻笑道:“陛下明鉴万里,此事的确属实,淳于琼他们既然提出八校各自招募士卒,那么蹇某便如他们所愿便是。”

    看蹇硕那一副自信满满的模样,刘宏不禁讶异的看了蹇硕一眼。

    蹇硕当即便将楚毅给他所提的建议一五一十的讲给刘宏听,并且还添油加醋的描述了一下当时袁绍、淳于琼等人听到他所分配的各校兵马名额之时那些人的神色,只听得刘宏忍不住击掌赞叹道:“哈哈哈,朕可以想象袁绍、淳于琼他们当时的神色表情。”

    似乎是没有想到蹇硕竟然能够摆了袁绍、淳于琼这些人一道,刘宏看向蹇硕的时候,眼中流露出几分满意之色。

    刘宏的神色变化自然是看在蹇硕的眼中,蹇硕不禁想起楚毅先前同他所说的那些话来。

    果然如楚毅所料,如果说他先前便跑来向刘宏哭诉的话,只会让刘宏对他的能力产生怀疑,哪里会像现在这般啊。

    深吸一口气,蹇硕看着刘宏道:“陛下,此番能够顺利的给袁绍等人一个教训,却是多亏了楚毅,如果说不是楚毅提议的话,老奴怕是也想不到这些。”

    蹇硕跟在刘宏身边这些年,君臣之间其实还是相当的了解的,说实话,刘宏方才还在疑惑蹇硕怎么突然之间变得聪明了许多,竟然能够反手摆了袁绍这些人一道。

    现在听蹇硕这么一说,刘宏的目光不禁向着楚毅看了过去。

    刘宏身边的小黄门太多,能够给刘宏留下印象的并不多,况且有十常侍在,如果说不是被十常侍所看好并且庇护的话,一些小黄门非但是不可能出头,反而可能会因为自身太优秀而丢了性命。

    显然楚毅应该就是蹇硕所照拂的,这会儿刘宏看向楚毅,目光之中带着几分欣赏之色道:“不错,你能够想到这些,却是不容易,以后好好的辅助蹇硕掌管好西园八校,朕自有重赏。”

    楚毅谢过刘宏,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而楚毅的神色看在刘宏的眼中,看得出这会儿刘宏的心情还是相当的好的,所以笑着道:“怎么,你莫非是有什么话要说吗?”

    楚毅忙道:“楚毅斗胆!”

    刘宏笑着摆手道:“有什么话尽管直说便是,朕恕你无罪。”

    这会儿蹇硕在一旁开口道:“陛下金口一开,你小子还有什么好担心的,有什么话直说就是。”

    楚毅向着刘宏拱手一礼道:“陛下,此番虽然说顺利的摆了袁绍几人一道,通过控制各校人数打压袁绍几人,但是有一点却是不得不考虑,那就是臣同蹇校尉手下并无可用之人,想要练兵却是没那么简单……”

    刘宏闻言禁不住皱了皱眉头,他就算是再昏庸,可是做了这么些年帝王,自然也知晓十常侍都是什么样的能力,蹇硕的确勇武健壮,但是并不意味着蹇硕真的有将帅之才啊。

    想要蹇硕去练军说实话,就是刘宏都不报什么希望。

    看了楚毅一眼,刘宏正色道:“你可有什么建议吗?”

    说实话这会儿刘宏对于楚毅颇有些另眼相看了,楚毅能够想到这些,显然不一般,而且刘宏也好奇,楚毅既然提出了问题,想必心中已然有了解决之法,他倒是要看看,楚毅有什么办法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蹇硕这会儿也是一脸期待的看着楚毅,他没想到打压了袁绍等人之后,竟然还有这般的难题等着他,要是早知道统帅西园八校会遇到这么多的难题的话,他当初可能就不会自告奋勇的请命为天子分忧了。

    这会儿蹇硕看着在刘宏面前侃侃而谈的楚毅,心中非但是没有嫉妒,反而是隐隐的有些庆幸,幸好自己提拔了楚毅,不然的话,自己办不好天子交代的差事,只会降低自己在天子心目当中的地位。

    “……因此,臣恳请陛下允准蹇校尉可以从天下各州地方兵马当中拔选一批将领、士卒进入西园八校。”

    刘宏捋着胡须,眼中尽是满意之色,击掌赞叹道:“好,此法甚好,黄巾初定,朕已下旨各州郡裁撤当初所扩招之兵马,如今各州郡所呈上的军中士卒名册应当已经到了,介时你二人便行挑选一批人选进入西园八校便是。”

    楚毅冲着刘宏恭敬一礼道:“陛下圣明。”

    刘宏轻笑看了楚毅一眼,冲着一旁满脸笑意的蹇硕道:“你倒是运气不差,有楚毅相助,西园八校当无忧矣!”

    蹇硕忙道:“楚毅本就是陛下之内侍,一切皆是陛下慧眼识人,蹇硕岂敢!”

    看了蹇硕一眼,刘宏沉吟一番道:“西园八校朕有大用,所以尔等务必要将之掌控在手,朕会为你们拨付银钱,希望你们不会令朕失望。”

    蹇硕同楚毅齐齐拜下道:“定不负陛下。”

    一场黄巾之乱,对于大汉造成的影响以及伤害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大,地方上州郡权势大涨,甚至一些州郡养兵数万之众,一些将领更是拥兵众多,对于这些隐患,身为天子的刘宏不可能看不到,所以才会在黄巾刚刚平定没有多久便下旨严令地方控制地方州郡兵马数量。

    尽管说随着州牧制度的施行,地方上隐隐有失控的迹象,但是大汉天威尚未坠落,刘宏即便昏庸,可是大汉天威尚在,面对天子之严令,各州郡不管心中怎么想,至少明面上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的。

    大量的军伍士卒名册被各州郡送往京师,尽管说刘宏很难约束地方,但是不得不说此举的确是对地方有极大的威慑作用。

    而如今这被收入宫中便被刘宏弃在一旁不予理会的军伍名册却是成了楚毅还有蹇硕的宝贝,准确的说应该是楚毅的宝贝才是。

    如今已然是中平五年,距离刘宏崩殂,董卓入京,天下大乱已然不足两年时光,可以说相当一批在接下来数十年间名动天下的文臣武将如群星一般,已然开始崭露头角。( 诸天最强大佬 http://www.kenshuxs.com/4_4598/ 移动版阅读m.kensh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