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书网 > 灵异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 正文 第一千零三章 悄悄的作弊中
    身为三公之一的袁槐府邸可谓是车水马龙,袁家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布天下,可以说是天下间数一数二的顶级世家,能够与之相媲美的,也就只有杨家了,一个是四世三公,一个是五世三公,两家在大汉一朝绝对属于那种顶尖的豪门世家。

    袁氏的根基在汝南,可以说汝南乃是袁家的宗族聚集之地,而袁槐则是袁家在朝中的代表性人物。

    袁槐贵为三公,在朝堂之上影响力非常之大,平日里不知几多故旧官员前来拜访,使得袁槐府上,门庭若市,尽显世家豪门之风范。

    此时偏厅之中,袁槐一身华服坐在那里,轻轻地品着茶水,而袁绍则是躬身立在袁槐身旁。

    袁绍在袁槐面前还是显得非常的恭谨的,一五一十的将今日蹇硕在大营之中摆了他们一道的事情给袁槐说了一遍。

    捋着胡须的袁槐眉头一挑,手中茶杯缓缓放下道:“哦,以老夫对蹇硕的了解,他绝对没有这般的急智,若是他果真有这般的智谋的话,恐怕你们在他手下也翻不起什么风浪。”

    袁绍脸上一派平静之色,袁槐能够看出这点,袁绍同样也能够看出,只是袁绍倒是有些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人在给蹇硕出谋划策。

    毕竟能够在短时间内便给蹇硕想出了打压他们几人的主意来,此人不单单是有急智,更是有大才啊。

    素来喜欢同有才之士结交的袁绍首先想到的并非是寻对方的麻烦,而是想着如何才能够找出蹇硕背后这人,然后前去与之结交。

    一直以来背靠袁家,袁绍但凡是与人结交,只要打出了袁家的招牌,就没有几个人不对他亲近有加的。

    袁绍当然知晓这些人是奔着他们袁家四世三公的名号而来,可是袁绍还真的不在乎,他在意的只是这些人到底有没有真学实才。

    眼看袁绍在自己面前走神,袁槐微微摇了摇头,袁绍是什么性情,他如何不知,甚至都不用去想便知道袁绍这会儿心中的想法。

    不过袁槐却是正色看着袁绍道:“本初,如果说真的有人在蹇硕背后为其指点的话,那么此人只怕非是我们一路人,你想要结交对方,只怕是不大可能啊。”

    袁绍眼睛一眯,继而轻笑着道:“不试一试的话,又怎么知晓呢。”

    只是看了袁绍一眼,袁槐便不再劝说,袁绍已经有了自己的主意,他可以提醒,却是不会为袁绍拿主意。

    这会儿袁槐道:“蹇硕的举动合情合理,纵然是你们再怎么闹腾,怕是也改变不了什么,不过倒也不用太过担心,蹇硕个人武力还不差,但是要让他统军练兵的话,却是万万不能,到时候自有其丢人现眼的时候。”

    无论是袁绍还是曹操又或者是袁槐,几乎没有一个人看好蹇硕同楚毅他们能够练兵。

    这个时代能够练兵,甚至有兵书传家者,几乎都是世家大族,不是世家大族的话,根本就没有这般的底蕴,真当一介普通百姓能够接触到那些珍贵无比的兵法典籍吗?

    而蹇硕、楚毅他们是什么出身,要是接触过兵书那才是怪事呢,况且就算是有条件接触兵书,可是想要学习那也是要有天份的,反正袁槐、袁绍他们绝对不会认为宦官当中,能够有人做那统军之将帅。

    袁绍笑着道:“所以侄儿一点都没在意,便是给蹇硕、楚毅他们再多的兵马,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

    就在袁绍、袁槐二人在府中议论蹇硕、楚毅二人的时候,淳于琼、夏牟几人却是在春香楼宴请诸多好友发泄心中的不忿。

    尽管说经过袁绍的开解,打定了主意要看楚毅同蹇硕的笑话,可是蹇硕摆明了打压他们,这终究是让他们记恨在心,这会儿正同其一众好友诉说着蹇硕、楚毅二人的不是。

    淳于琼、夏牟他们的好友在京师之中那也都是颇有身份之人,自然清楚西园八校当中的派系。

    淳于琼他们要是能够同蹇硕、楚毅和睦相处的话,只怕身为天子的刘宏都要考虑着是不是换掉蹇硕了。

    这些人可没有谁看好蹇硕同楚毅二人能够在军中斗得过袁绍、淳于琼他们,然而这会儿却是听着淳于琼向他们诉苦,傻子都能够意识到,蹇硕他们竟然真的摆了袁绍、淳于琼几人一道。

    一袭青衫的赵荣冲着夏牟举杯笑道:“夏兄又何必同一介阉宦置气呢,等到他们发现自己并非是统兵的材料的时候,定然会苦苦哀求夏兄你们帮他们练兵,到那个时候,自是要他们颜面无存。”

    夏牟笑着道:“不错,西园八校成军之日,便是蹇硕、楚毅他们丢人现眼之际。诸位到时候可不要忘了去看笑话。”

    青楼酒肆本身就是人多口杂之地,而淳于琼他们悬在这等地方,摆明了是想要通过这种办法将消息传出去。

    京师之中关注西园八校的人并不在少数,只不过西园八校新建,这些人就算是再如何的关注,却是没有什么途径,毕竟西园八校如今连人手都没有,想要打探消息都没有目标。

    淳于琼、夏牟几人在春香楼当中的一番话却是让人意识到西园八校内部延续了朝堂之上几大势力之间的明争暗斗。

    皇权、外戚、世家,可以说在小小的西园八校当中展现无遗。

    当然不少人也从淳于琼他们的话中得知了蹇硕如何通过限定兵员的方式来打压淳于琼、袁绍他们,倒是让人禁不住对蹇硕高看一眼,不过高看归高看,却是没有谁看好蹇硕。

    因为蹇硕限定了各校所能够招募的兵员数量,那些自京畿各郡县赶来的良家子大多是自然是直奔着淳于琼、袁绍他们而去,至于说蹇硕以及楚毅他们两校所处之地,可谓是人丁稀落,根本就没有办法同袁绍他们那里人山人海的场面相比。

    蹇硕这会儿坐在那里,看着远处袁绍、淳于琼他们募兵的场景,再看看自己同楚毅二人面前那稀稀疏疏的人,差点气炸了。

    要知道就连曹操那一校所在之地,这会儿奔着他去的人都要比他们二人这里多了许多,这如何不让蹇硕心中憋火啊。

    当然最为重要的是,蹇硕明显注意到四周不少人似乎在冲着他们指指点点,蹇硕又不傻,如何看不出,这些人分明就是京师当中一些权贵、世家的子弟。

    显然西园八校募兵的消息惊动了这些人,以至于这些人都跑了过来看热闹。

    要是他们这里也如袁绍、淳于琼他们那里人潮涌动的话,他蹇硕自然是在这些人面前露了脸面,只可惜这会儿他们这里却是连几个人都没有,岂不是要让人看了笑话吗?

    心中越是这么想,坐在那里的蹇硕越是觉得那一道道看向自己的目光当中充斥着嘲讽的意味。

    一时之间,蹇硕坐立不安,整个人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反倒是楚毅一副老僧入定的模样坐在那里,丝毫不受外界的影响。

    一声轻咳,蹇硕看了楚毅一眼低声道:“真是气煞我也,这些人难道就没有看到我们这里也在募兵吗?”

    楚毅看了蹇硕一眼,轻笑一声道:“这种情形不是意料当中的事情吗?我们在民间就没有什么好名声,能够有人来我们这边那已经是相当的不容易了。”

    蹇硕苦笑一声道:“就算是如此,可是这人数也太少了啊,我看袁绍、淳于琼他们都要招募完了,我们竟然才不过是招募了不过数百人,照这般速度下去的话,恐怕没有个十天半个月的话,我们连手下的人马都招募不齐。”

    楚毅闻言将手中正翻看的名册放下,蹇硕扫了一眼,清楚的看到那名册之上有一些名字有勾画的痕迹。

    注意力转移到楚毅手中的名册之上,蹇硕颇为好奇的向着楚毅道:“楚毅,你还真的打算从地方郡县抽调人马来啊。”

    楚毅微微颔首道:“不如此的话,蹇老哥你以为我们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够凑齐那么多的兵员啊。”

    蹇硕先是一愣,紧接着反应过来,看着楚毅颤声道:“楚毅,你不会早就预料到会有这般的情形了吧,所以才会恳请陛下允准我们自地方郡县抽调人马入京。”

    楚毅只是耸了耸肩膀,虽然说没有正面回答,可是在蹇硕看来,楚毅根本就是承认了,一时之间蹇硕看楚毅的眼神当中都带着几分惊叹之色。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楚毅竟然会有这般的智慧,简直就是走一步看三步。

    深吸一口气,蹇硕脸上难得的露出几分笑容,拍了拍楚毅的肩膀起身道:“这里便交给你来打理了,我算是看出来了,我根本就不是那统兵的料,幸亏有你,不然的话,这西园八校上军校尉之职,恐怕就是一个摆设。”

    此时淳于琼、夏牟几人差不多已经将限定的千余兵马名额招募齐整,不过淳于琼他们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那些被他们所挑选出来的士卒身上,而是远远的看着蹇硕以及楚毅。

    他们最为期待的场景出现了,两方对比,真的就是应了那句话,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哈哈,这下蹇硕怕是要羞惭的无地自容了吧,他还真以为通过这种方式就能够压制我们吗?”

    “哼,若是大半个月的时间,楚毅同蹇硕他们连手下人马都招募不齐的话,到时候他们必然会沦为京师笑柄,真是期待那一日的到来啊。”

    淳于琼眼睛一眯,低声道:“多派一些人私下给我往蹇硕、楚毅他们身上泼脏水,务必要让那些良家子不会选择加入楚毅、蹇硕他们手下。”

    其实正常情况下,蹇硕、楚毅他们那里人数绝对不会这么少才正常,毕竟蹇硕、楚毅他们代表的乃是朝廷,其次才是他们宦官的身份,那些良家子前来是奔着西园八校的名头而来,或许有人会介意楚毅、蹇硕的身份,可是至少大半的人不介意才对。

    显然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形,这背后却是有淳于琼等人在那些入京的良家子当中不停的向楚毅、蹇硕二人身上泼脏水。

    蹇硕起身离去,独留下楚毅在那里支撑场面,只不过在淳于琼他们的努力之下,楚毅他们这边人数始终是稀稀疏疏的,甚至渐渐的连肯过来的人都没了。

    这要是换做蹇硕的话,怕是早就气的暴跳如雷了,可是楚毅坐在那里却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架势,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不过楚毅手中的朱笔却是不停的在手中一卷名册之上划过。

    当楚毅将其中一卷放下,那一卷乃是凉州金城,在那一卷名册当中,楚毅却是勾画了一些士卒以及小将的名字,其中让楚毅颇有印象的便是名唤阎行的一位曲长,楚毅虽然说不敢确定此阎行便是那位几杀马孟起的阎行,但是楚毅却是不信出身凉州金城,并且在这个时候能够坐稳一曲曲长之位的阎行还能是另外一人。一曲二百人,如果说阎行就是哪位阎行的话,那么其直辖的那一曲士卒料想也不会太差,所以楚毅便直接勾画了阎行以及其下辖的那一曲士卒,抽调入京。

    拿起边上的另外一册,楚毅目光一凝,这一册却是五原郡九原县,一名屯将进入到了楚毅的视线当中。

    九原吕布,这会儿竟然在五原郡军中做为一名屯将,同时楚毅也看到了几个熟悉的名字的话,高顺、

    拿起边上的另外一册,楚毅目光一凝,这一册却是五原郡九原县,一名屯将进入到了楚毅的视线当中。

    九原吕布,这会儿竟然在五原郡军中做为一名屯将,同时楚毅也看到了几个熟悉的名字的话,高顺、拿起边上的另外一册,楚毅目光一凝,这一册却是五原郡九原县,一名屯将进入到了楚毅的视线当中。

    九原吕布,这会儿竟然在五原郡军中做为一名屯将,同时楚毅也看到了几个熟悉的名字的话,高顺、( 诸天最强大佬 http://www.kenshuxs.com/4_4598/ 移动版阅读m.kensh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