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书网 > 灵异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 正文 第一千零五章 他肯定是装的!
    跟随在吕布身后的高顺等人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出手就见前方数百名胡人便一个个的化作了地上的残尸。

    不过众人对于这般的情形早已经是司空见惯,丝毫没有露出惊讶之色,要知道他们可是一路跟随吕布纵横草原,不知道斩杀了几多草原胡人。

    更是亲眼看着吕布那一身修为是如何以令人震惊的速度飙升,从天师到天王之境,吕布竟然只花费了短短的数年时间而已。

    一支千余人的小部落甚至都没有能够坚持盏茶的功夫,在吕布的冲击之下,除了牛羊马匹之外,无一生还。

    浑身煞气弥漫的吕布收敛了一身煞气,高顺等人这才敢接近吕布,不然的话,单单是那一股子煞气他们之中大半都未必扛得住。

    扫视了四周一眼,吕布一副不尽兴的模样道:“真是扫兴,这些胡人越发的狡猾了,深入草原百余里都寻不到一处大部落。”

    听到吕布的感叹,高顺等人不禁心中苦笑不已,这些胡人也真是倒霉,从数年之前吕布参军开始,这些草原上的胡人就算是被这么一尊杀星给盯上了。

    从起初县城之位十几里内便可以看到胡人踪迹到现在几乎县城周遭百余里都难以寻到胡人的踪迹,可见这数年之间,吕布给这些草原胡人带来了什么样的心理阴影。

    这也就是吕布一身武力惊人,然而性情却是太过孤傲,得罪了上官,不然的话,单凭吕布这些年的功绩,怕是也不可能只是区区一介屯长,统兵百余人,至少也是一县之都尉,甚至更高。

    轻咳一声,高顺向着吕布道:“屯长,我们接下来是继续深入草原还是……”

    吕布眼睛一瞪,看了高顺等人一眼道:“这才离开县城多久啊,况且我们都还没遇到几波胡人呢,这就回去,岂不是又白跑了一趟吗?”

    数日之后,以吕布为首,一队百余人的骑兵自草原之上呼啸而归,身后则是成百上千的缴获的牛羊、马匹。

    哪怕是深处边境之地,毗邻草原,牛羊马匹不少,可是像吕布这般一次缴获如此之多的战利品还是相当的惊人的。

    当然九原县的人对于这般的情形早就是见怪不怪了,可以说这差不多是吕布每一次深入草原归来之时的标配了,如果说哪次吕布归来没有带回这么多的战利品的话,怕是他们才会露出奇怪的神色。

    摆了摆手,示意高顺等人将那些战利品处理了,而吕布则是直奔着住处而去。

    吕布正值新婚不久,娶妻严氏,正是你侬我侬之时。

    远远的看到自家宅院,吕布心中一松,就连身上的煞气都似乎消散了许多,不过很快吕布脚步便是一顿,眉头一皱,眼中流露出几分煞气来。

    都尉陈益协同一名气息阴柔,面白无须男子正向着他看过来。

    对于都尉陈益,吕布自然是没有多少好感,像陈益这般无论是能力还是修为都比他差了太多的存在,吕布根本就没有放在眼中,要不是对方乃是其上司的话,吕布连搭理对方的耐心都没有。

    不过此时对方出现在自家府门之前,就算是吕布反应再如何的迟钝也清楚对方怕是有事来寻自己。

    尽管说对于对方很是不耐烦,可是吕布除非是想要造反,不然的话,他还真的不能将陈益这位上官如何,要知道在大汉,杀官可是等同于造反的,一旦被定性为反贼,那可就真的一辈子都别想翻身了。

    强自压抑着内心的不喜,吕布大步走了过来。

    而九原县都尉陈益看到吕布的时候,心中自然是不平静,说实话对于吕布,陈益是即畏惧又是不喜,按说有这么一位强横的手下,陈益应该非常的欢喜才对,但是吕布那么孤傲的人,两人之间要是不闹矛盾才怪。

    但是这会儿陈益却是看着走过来的吕布,心中感慨万分,他没想到吕布竟然会入了京中贵人之眼,要招吕布入京。

    楚毅、蹇硕这样的天子近侍,在陈益这些边地官员的眼中,那自然是高高在上的贵人,对于吕布得到这样的贵人看重,自然是无比的羡慕乃至极度。

    当吕布走近之时,陈益上前脸上努力的挤出几分笑容向着吕布道:“奉先,快来见过天使。”

    吕布不由的呆了一下,他虽然说孤傲,但是并不傻啊,好歹也知道天使是天子使者的意思,目光自然落在了陈益边上的那名面白无须,气息阴柔的男子。

    小黄门顾康打量着吕布,眼中满是好奇之色,他奉了楚毅的命令,一路快马加鞭而来,总算是在日前赶到了九原县,只是当时吕布深入草原未归,所以顾康便没有寻到吕布,如今看到吕布的时候,顾康一颗心放了下来,只要将自家大人的命令传下,他便算是完成了任务了。

    冲着吕布微微点了点头,顾康笑着道:“黄门顾康奉陛下旨意,征调九原吕布入京,入西园八校,楚毅校尉麾下,封曲长。”

    看着吕布在那里发愣,陈益在一旁向着吕布拱手道:“奉先,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谢过陛下恩典,得楚校尉看重,你这是要飞黄腾达了啊。”

    总算是回神过来,吕布看了陈益一眼,禁不住带着几分不耐,摆了摆手道:“待我细细思量。”

    说着吕布虎目一瞪,盯着黄门顾康道:“你说究竟是天子还是那楚校尉要征调吕某入西园八校?”

    顾康没想到吕布关注的竟然是这些,微微沉吟一番解释道:“楚校尉得了陛下允准,可以其名字征调天下各郡县之将领士卒入京听用,所以可以说是天子,也可以说是校尉的意思。”

    说着顾康看着吕布道:“不知吕曲长何时启程入京?”

    吕布眼中闪过一道精芒,对于京城,说实话吕布自然是心生向往,毕竟那可是天下之中心所在,达官贵人无数,他心中自有一股子蠢蠢欲动的野心,让他呆在这贫瘠的边境之地,吕布心中自是不甘,如今通天之梯从天而降,只要吕布不傻便知道如何选择。

    不过是稍作沉吟,吕布便冲着顾康拱手道:“且待吕布收拾一番,明日便可上路。”

    顾康脸上顿时绽放出笑容,冲着吕布道:“如此甚好,既如此,顾某便等吕曲长一同上路。”

    这边吕布准备进京,而楚毅所派出的一队队的使者却是奔赴天下个郡县之地。

    南阳郡为天下第一大郡,不负帝乡之名,可谓繁华。

    南阳郡城高大无比,哪怕是在天下间诸多城池当中,那也是数得着的城高河深,可谓是易守难攻。

    黄家在南阳郡也算是小有名气,毕竟黄忠老来得子,加之妻子早逝,独留下黄忠同年弱多病的独子,黄忠贼军中不过是一曲长罢了,甚至如果说没有必要的话,他甚至都很少会前往军中,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四处奔走,为独子寻医问药。

    这一日黄忠携子归来,脸上满是风尘之色,使得这年约三十许的中年汉子给人一种沧桑之感。

    又一次满怀希望而去,失望而归,尽管说自踏上寻医问病之路,这般的事情已经不止遭遇了一次,一次次的打击下来,要是换做一般人,怕是早就已经放弃了,但是黄忠却是从来都没有想过放弃,一边想尽一切办法于山林之中寻找灵药为黄叙压制病情,一边四下打听何处有名医,一晃就是十多年。

    行至自家门前,黄忠不禁脚步一顿,跟随在黄忠身后的一名看上去身材瘦弱,面色发黄,不停的发出咳嗽声的少年下意识的向着黄忠看了过去道:“父亲,家中莫非是进贼了吗?”

    原来黄叙看到自家大门敞开,并且感受到院子当中有几股气息,首先想到的便是自家是不是遭了贼了。

    眉头一挑,黄忠尚未开口,就听得院子当中传来爽朗的笑声道:“可是汉升贤弟归来了吗?”

    就见一名身着官府的大汉走了过来,一脸笑意的看向黄忠父子二人,黄忠见到来人连忙上前一礼道:“黄忠见过都尉大人,不知都尉大人驾临,还请多多见谅。”

    原来这人竟然是南阳郡一郡之都尉,这可算得上是一郡之地军事方面的最高官员了,一郡都尉专司一郡之军事,可谓是黄忠的顶头上司。

    王立捋着后续大笑道:“汉升不必拘礼,王某今日前来却是有大喜事告知。”

    进入庭院当中,黄忠招呼几人落座,闻言不禁露出几分讶异之色,长久以来黄忠对于外界之事素来是没有什么关注,唯一让他关注的就是哪里有什么名医。

    看得出王立对于黄忠还是颇有几分了解的,这会儿为黄忠介绍道:“汉升,快来见过京中天使。”

    小黄门连忙冲着黄忠道:“黄门陆平见过黄曲长,陆平特奉楚校尉之命,征调黄曲长入京,并有楚校尉书信奉上。”

    黄忠一副迷惑不解的神色,他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楚校尉,更是对京中之事没有什么关注,自然是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王立在一旁将黄忠的神色反应看在眼中,笑着在一旁解释道:“汉升,你却是得了贵人看重,此番入京,料想自此便可飞黄腾达,平步青云矣。”

    对于官位、权势、富贵什么的,黄忠并没有什么奢求,他所关注的是如何才能够让自己独子少受病痛折磨,可以如同正常同龄人一般享受生活。

    下意识的黄忠便想要拒绝,因为按照王立介绍,招自己入京的乃是一位宦官,虽然说他对宦官没有什么成见,可是谁让宦官的名声不是那么好呢,能不沾惹得话,黄忠还是不想沾惹的。

    注意到黄忠的神色,黄门陆平连忙将楚毅所书竹简奉上道:“此乃校尉大人所书,曾言还请黄曲长看了此信,在做决断。”

    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竹简,黄忠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却是不得不咽下去,在王立的示意下,黄忠接过竹简,目光漫不经意的一扫,突然之间黄忠就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手一抖差点将手中竹简丢出去,一把抓住陆平,死死的盯着陆平颤声道:“这……楚校尉信中所言可是真的吗,他真的有办法可以彻底治好我儿之顽疾?”

    竹简当中到底是什么内容,陆平还真的不清楚,这会儿整个人感觉自己就像是落入到了极其可怖的凶兽手中一般,那一瞬间所流露出来得气息让陆平觉得自己要死了。

    不过那一股可怖的气息来的快,去的也快,足可见黄忠一身修为究竟有多么的高深、掌控力有多么的强悍。

    感觉就像是在鬼门关之前走了一遭的陆平艰难的冲着黄忠苦笑道:“信函乃是楚校尉所书,具体什么内容,在下还真不知晓,不过楚校尉曾嘱咐于我,说是如果黄曲长肯信他,他定不负黄曲长。”

    话音落下,黄忠气息勃发,眼中闪烁着异样的精芒,咬牙道:“黄某答应了,这便入京。”

    说着黄忠向着一旁的王立拱手一礼,带着几分正色向着王立道:“黄忠多谢都尉大人这些年的爱护之情,此去黄忠定不忘都尉之情。”

    王立闻言哈哈大笑,冲着黄忠道:“王某便祝汉升贤弟此去得偿所愿吧。”

    京师西园八校

    差不多近一个月时间过去,曹操、袁绍、淳于琼等人早已经募齐了各校兵员,动作快的如曹操都已经操练兵马大半月之久了,可是到现在,楚毅、蹇硕二人加起来七千人马都还没有招齐,几乎沦为朝中诸多大臣议论的笑柄了。

    甚至就连天子刘宏都忍不住召见了楚毅还有蹇硕二人,给二人下令,务必要在一个月之内将人马凑齐,否则的话,定要问罪于二人。

    当然真正问罪是不大可能的,毕竟刘宏还指望蹇硕、楚毅二人替其把控西园八校呢,况且蹇硕、楚毅二人为什么连人马都招不齐,这其中到底是什么人在推波助澜,身为天子的刘宏心中还是有数的。

    只是谁都知道蹇硕。、楚毅是他推出来的代表,几乎是代表着他这位天子的颜面,二人久久招不齐人马,便是他这位天子也深感尴尬,脸上无光啊。

    自宫中归来,蹇硕一脸苦笑的看着楚毅道:“楚毅,到底行不行啊,你派人去招的那些人到底会不会来呢,如果实在不行的话,便降低一些门槛,哪怕是拉一些市井之徒来,也要先将人数凑齐啊。”

    楚毅一听就知道蹇硕这是急了,毕竟天子都下了严令了,蹇硕不急那才是怪事呢。

    轻咳一声,楚毅脸上带着自信向着蹇硕道:“老哥就把一颗心放进肚子里吧,要不了三两日,你便知晓我为何不急了。”

    正说话之间,就见一名传令兵匆匆而来向着楚毅一礼道:“校尉,营外有一小吏,自称来自河东之地,持帖特来求见校尉。”

    楚毅闻言眉头一挑,眼中闪过一丝精芒笑道:“来了!”

    蹇硕却是一脸的淡然之色,区区一小吏而已,有什么值得期待的,看着楚毅竟然亲自出去相迎,蹇硕不禁摇了摇头,认为楚毅方才的淡定肯定是装出来的,不然的话,不可能会得知一名小吏前来相投都亲自楚毅迎接了。这不是心中慌了,又是什么。

    自认为看穿了楚毅的蹇硕心中盘算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做两手准备,而楚毅却是不知道自己的举动竟然会让蹇硕生出那般的误会来。

    实在是这位自河东而来的小吏非但武力惊人,更是有统帅之才,绝对是难得一见的人才,他亲自出迎,方才好收拢对方之心啊。

    营门外,一道身影身着小吏服饰,直直的立在那里,却如同傲然青松一般,微微眯着的双目正审视一般打量着四周的军营。( 诸天最强大佬 http://www.kenshuxs.com/4_4598/ 移动版阅读m.kenshuxs.com )